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立皇帝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立皇帝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看着这些热情的商贾和百姓。

        此时……心里固然有内帑暴增的喜悦。

        可以此同时,他心里忍不住生出隐忧。

        弘治皇帝默然无语的出了交易所,萧敬追随他的左右。

        待弘治皇帝登上了车,命萧敬登车伴驾。

        萧敬见弘治皇帝忧心忡忡的样子,心里大抵明白:“皇上心里在担心。”

        弘治皇帝看了萧敬一眼,终于开口道:“朕看到的是两个天下、两种人,朕在想,这些暗中在说太子望之不似人君之人,是否……当真对太子心怀着不满,太子登基后,当真能驾驭住他们吗?”

        萧敬道:“陛下,儿孙自有儿孙福。”

        “这等话,是说给想要逍遥自在的人听的,朕不信这句话,朕只知道,父祖的恩荫,才能庇护自己的子孙。朕这些年,见多了有人对新政的排斥,这些商贾,那些大臣,可谓是水火不相容。”弘治皇帝皱眉,他道:“朕不希望自己留给太子的基业有所瑕疵,虽然美玉难免有瑕,可若是朕不知还好,既然知道,却总觉得这心里有一颗刺,朕要将这一颗刺拔了!”

        拔了!

        萧敬心里猛的咯噔一下。

        他很清楚,这轻巧的拔了二字,在这背后意味着什么。

        莫非……陛下是想要效仿太祖高皇帝吗?

        譬如……胡惟庸案。

        这胡惟庸案,可是非同小可,胡惟庸乃是太祖高皇帝时期的宰相,因为这个案子,牵连到的人有数万之多,而且大多都是勋贵官员。

        陛下说要彻底拔掉这些刺,只怕……这个规模,并不会比这要小。

        只是……陛下向来仁厚……这……这……

        弘治皇帝淡淡的道:“厂卫将所有的大臣官吏举止,都要好好的梳理一遍,报到朕的面前来,什么人,平时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这些话,是在明面上说,还是在暗地里说,统统都要归纳,要好生细查,一丁半点都不可疏漏。”

        “陛下……”萧敬吓着了,陛下这吩咐是真的要……

        萧敬并不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人,甚至可以说……他和许多宦官不一样,他并不是一个掌着权柄,便肆意滥杀之人。

        哪怕是他会有自己的小心思,也有刻薄和自私的一面,可一想到陛下居然有这些心思……

        他一时之间,竟是六神无主,在车中,他蜷缩在车厢里,作拜倒状,脸色惨然的道:“陛下历来仁厚,怎可到了今时……而大开杀戒,倘若如此,只怕有违陛下初心,陛下……一旦如此,且不论对错与否,千百年之后……”

        弘治皇帝却是平静的看着他:“朕自有自己的主张,你按吩咐行事即可,你要说什么,朕心里清楚,只是朕办完了此事,便可无忧了。”

        陛下这是下定决心课了?

        萧敬心里生出了恐惧,只是到了这个份上,他再不敢相劝了。

        当今陛下和太子虽是性情迥异,可是却有一样是相同的,他们一旦下定了决心,就不是寻常人可以左右了。

        …………

        镇国府里……

        朱厚照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父皇在密谋什么。

        此时此刻,他正龇牙咧嘴的对着礼部来的官员。

        登基大典,即将要开始,按照规矩,但凡这样的事,礼部不但要确定吉日,而且还需准备一切大典所需要的规章礼仪。

        而太子在那一日,自是万众瞩目。

        到时,大臣们该怎么下跪,如何对上皇行礼,又如何对新皇行礼,新皇先要站在哪里,而后坐在哪里,如何接受百官的礼仪,又该说什么,这里头……是半点马虎不得的。

        这礼部专门派了人来,教授太子如何应对这繁文缛节。

        朱厚照自是不肯,现在……这礼部的郎中,已是鼻青脸肿,可依旧还是伸着脖子,你打啥,有本事再打我的模样。

        方继藩在一旁架着脚,傻笑。

        因为朱厚照碎步而行的样子,像极了一只鸭子。

        方继藩笑一次,朱厚照便恼一次,索性就拿这礼部郎中来出气。

        郎中倒是很硬气,因为典礼出了问题,定是他来背锅的,在生命危险跟前,他必须坚强和有所坚持。

        朱厚照终于不耐烦了:“好啦,好啦,明日再学,明日再学,不是还有三五日吗?”

        “殿下,还有两日了。”这郎中撇撇嘴,他感觉自己要疯了,太子觉得累,他其实更累啊!

        朱厚照不以为然的道:“不就是上前先听父皇的旨意,等他册立了本宫为皇帝,到时本宫便上龙椅,称孤道寡。”

        “这不一样。”郎中极认真的道:“太子殿下,虽然说起来简单,可是做起来并不容易,譬如殿下应该请辞几次?此后……陛下该用多少步走上金銮?是先迈左脚还是迈右脚,即皇帝位之后,语速当如何;接受大臣三跪九叩之后,要多久……”

        朱厚照听得头发晕,怒道:“住嘴,再敢多嘴,本宫阉了你,送你入宫。”

        郎中却是面不改色,梗着脖子,一副倔强的样子:“今左是死,右也是死,大典之上出了差错,臣便死无葬身之地,殿下打死臣,也还是死,至少臣这样死,可以显得刚烈一些,臣就索性直说了吧,殿下若是学不会,臣今日就不打算活着出去!”

        他很硬气的拍拍自己的脑门:“殿下若是大怒,就动手吧,就打这里,给臣一个痛快!”

        朱厚照:“……”

        朱厚照沉默了片刻,见方继藩也老实了,随即道:“是先迈左脚还是右脚?”

        “自有夏以来,朝官尊左;燕饮、凶事、兵事尊右。到了春秋时朝官尊左;军中尊右。此后秦人尊左。汉代尊右。六朝朝官尊左,燕饮尊右。登基大典,乃是大典,非兵事,所以尊左,先迈左脚。”

        朱厚照又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本宫随口一问,你为何啰嗦这么多。”

        “凡事都有渊源,没有渊源就是无根浮萍,殿下不知,臣自当告知,臣告知,殿下自知之。”

        朱厚照:“……”

        就这么被折磨了两日,朱厚照已经开始甩袖子,口称不做天子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吉日。

        这一日子时刚过去,朱厚照便已被许多的大臣包围。

        方继藩也被人拎了来。

        他大声抗议,又不是他做天子,起这么早做什么。

        可实际上,没人理会他。

        百官们无论是喜是忧,也早早的在大明门候驾。

        朱厚照穿着蟒袍,穿戴齐了,四处张望,口里唤着:“老方,老方呢?”

        于是宦官们连忙四处去寻找。

        刘瑾找的最积极。

        他奉旨回京,一朝发迹,现在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整个人红光满面的。一听太子要找自己的爷爷,他便兴冲冲的在镇国府里兜了几个圈子,可其他人无论如何都寻不到,都是急得团团转,只有刘瑾大呼一声:“这里哪里可以睡觉?”

        “后头,有一处偏室……”

        “走!”

        刘瑾匆匆至偏室,门一开,果然……

        于是众人又生拉硬拽着方继藩出去,方继藩见着了打着哈欠的朱厚照,君臣二人,都是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可朱厚照见着方继藩,还是乐了:“老方来的好,本宫就怕你睡了,本宫不睡,你也别睡啦,你陪在本宫身边,随本宫入宫,今儿……是本宫大喜的日子,来,笑一个。”

        方继藩就咧嘴一笑,随即脸部的肌肉又绷紧。

        于是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朝大明宫进发。

        此次不是去午门,而是直接去大明门的方向。

        太子殿下将从大明门带着百官们入宫。

        此时,在大明门外,穿戴一新的文武百官,俱都肃穆而立。

        可……许多人面如死灰,没有一丁点喜庆的样子。

        太子的车驾一到,可惜时候还早,大明门还未开门,只好在此耐心的等候。

        无数人见了太子来,纷纷交头接耳。

        见太子迈步的样子,更有不少人心里讥笑。

        这太子……哪里有半分知礼的样子。

        更不像一个皇帝。

        当然,这种场合这种话,大家嘴上自是不敢说的。

        当见到齐国公伴驾在太子左右时,许多人的眼神里,更是透着深深的恨意。

        这一次……有不少的人,如那太常寺卿刘京一般,因为沽空,是以损失惨重。

        很多人……早已感受不到自己是朝廷大臣的威风,只觉得自己是丧家之犬。

        现在……齐国公即将入阁,太子又登基,以后……只怕真正的苦日子,即将要来了。

        这等悲凉的感觉,让人只恨不得索性死了干净。

        朱厚照自然也感受到,对于那些奇怪的眼神,却一点都不在乎,一副大喇喇的样子,甚至喜滋滋的对方继藩道:“老方,本宫马上要做皇帝了,本宫做了皇帝,给你封一个官职如何?”

        方继藩笑吟吟的谦虚道:“殿下太客气了,这个……这个……臣不是沽名钓誉的人,那啥……啥官职?”

        “立皇帝!”朱厚照斩钉截铁的道。

        方继藩顿时两腿发软,眼前竟觉得黑乎乎的一片。

        不得了,脑壳开始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