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登基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登基

        方继藩震惊了。

        他是一点都不为所谓的立皇帝而欣喜。

        而且……这立皇帝三字出来,简直就是将自己置身于烧烤架上,就如烤鸭一般来回的翻烤。

        太子殿下真的不是故意坑他的?

        在强大的求生欲趋势下,方继藩不敢有半点迟疑,立即肃容道:“殿下,切切不可如此,臣担当不起,臣万万不敢接受。”

        朱厚照则是朝他一乐,道:“你这什么表情,好吧,本宫不过是玩笑而已,你还当真了。”

        听到此处,方继藩的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朱厚照却是一面继续往前走,一面托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口里又道:“要不,安乐公如何?归义王?海昏侯?”

        方继藩绷紧了脸,深吸一口气,心里想,我要冷静,这是太子殿下想要逼我造反,我一定要冷静。

        还好接下来,朱厚照还算安分,在没有语出惊人。

        待朱厚照领着百官进了奉天殿,弘治皇帝已在这里升座。

        他的目光第一个就留在朱厚照的身上,似乎一直都在等着这一日到来,而后目光逡巡着,似乎在观察着每一个大臣的反应。

        萧敬侧立一旁,眼神有点灰暗,面如死灰。

        就在昨日,厂卫便拿着一沓奏疏送到了弘治皇帝的手里。

        这一份名册,决定了无数人的命运。

        他只知道弘治皇帝看过了名册之后,面上一片阴沉。

        弘治皇帝此前不喜欢动用厂卫,这也是为何厂卫不太‘用命’的原因。

        萧敬跟随弘治皇帝多年,可以说是非常清楚弘治皇帝的性子,很多时候,皇帝虽会责备厂卫无能,可萧敬更清楚,一旦厂卫太过用命,能耐太大,自己也就距离死期不太远了。

        正因如此,所以……萧敬一直受着责备,可实际上,这是他的明哲保身之道。

        可现在,陛下对于厂卫开始重视起来,这时候,若是再敷衍了事,那便真的是找死了。

        厂卫在这些日子,竭力发动起来,四处打探,无孔不入,疯了似的将无数私隐呈送到了弘治皇帝的面前,随后再进行归纳总结。

        当弘治皇帝看到案头上,许多大臣背地里说的某些言论时,皇帝所表现出来的寒气,萧敬在数步之外,都可以真切的感受到。

        萧敬更知道,陛下独自一人在奉天殿里呆了足足一夜,这一夜里,萧敬不知道陛下在想什么。

        他只知道……今日的登基大典,绝不寻常。

        百官觐见之后,英国公张懋出班,拜倒:“陛下,臣不辱使命,已代陛下告之列祖列宗。”

        弘治皇帝颔首,看着张懋这老臣,脸上带着欣慰。

        既是要传位给自己的儿子,如此大事,是一定要让祖宗们知道的,所以事先委派张懋前去祭祀,十分必要。

        而张懋总是能出色的完成祭祀的任务,和列祖列宗们沟通良好,你看……列祖列宗们似乎并没有发怒,打个雷,下各雨什么的,天气很晴朗啊!

        弘治皇帝道:“卿家劳苦功高。”

        张懋忙道:“不敢。”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道:“太祖高皇帝打江山不易,为人子孙,守江山也是不易,朕这些年来,回顾起来,只觉得心力交瘁。”

        他突然发出感慨,似乎是对朱厚照说的,将来自己的儿子,也要有此觉悟。

        随即,他朝萧敬使了个眼色,萧敬会意,朗声道:“太子朱厚照接旨!”

        朱厚照便一脸期盼,连忙拜倒道:“儿臣接旨!”

        萧敬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朕承皇天之眷命,列圣之洪休,奉大行皇帝之遗命克承让大统,今朕在位三十三年,仰赖祖宗之德,天下尚安,然朕年事已高,虽废寝忘食…………”

        朱厚照目光炯炯,激动得面上通红,好不容易听了萧敬一番废话,终于进入了正题:“太子聪慧,深肖朕躬,谨于今时祗告天地,敕其即皇帝位。望其深思付托之重,实切兢业之怀……布告中外,咸使闻知,钦哉!”

        朱厚照还未等萧敬念完,便叩首:“儿臣谢恩。”

        那站在班中的礼部郎中,眼睛都直了,自己教授了太子殿下这么多日子,这么多礼仪,事无巨细,半分都不敢马虎,可谁料到……太子殿下,依旧放飞自我了。

        群臣面无表情,似乎对此,早已习惯了。

        萧敬又大呼道:“请新皇登殿!”

        朱厚照立马站了起来,也懒得管是迈左脚还是右脚了,径直上了金銮殿,到了弘治皇帝的面前,弘治皇帝已起身,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只是……这眼神之中,似乎别有意味。

        朱厚照不免觉得奇怪……这个其实是有经验的啊,但凡父皇有这样的想法时,他心里便有些打鼓。

        群臣已是心乱如麻,各怀心事。

        一朝天子一朝臣,却不知往后会发生什么。

        随即,朱厚照升座,坐上了御椅,而弘治皇帝微微颤颤的站起来,由萧敬搀扶,在一旁置一椅,父子同坐。

        朱厚照坐在这御椅上,四顾左右,心里已是豪迈万千。

        坐在这金銮之上,作为坐的高,望的远,这殿中群臣,几乎是一览无余,朱厚照顾盼自雄,精神奕奕,似乎心里还忌惮着坐在一旁的父皇,倒也不敢滋生是非。

        方继藩此时道:“臣等恭贺陛下,吾皇万岁!”

        这时,人们才想起,应该歌功颂德了。

        只是……礼节不是这样的啊。

        可齐国公既已先开了口,其他人只好纷纷拜倒,三呼万岁。

        朱厚照自是心情大悦,满面笑容的道:“都平身吧,本宫……朕……有话要训斥你们,你们都给朕站好了。”

        群臣都不禁感到有点心塞,个个心如死灰,可是又不得不起身,勉强的扯出点笑容。

        不过,朱厚照还未开口,坐在一旁的弘治皇帝,却是笑了。

        自己的儿子……果然自己最是清楚啊。

        他对于繁文缛节,一概没有兴趣,行事随心所欲。

        弘治皇帝也不知这是优点还是缺点。

        可到了这个份上,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弘治皇帝朝萧敬又看了一眼。

        萧敬会意,随即咳嗽:“上皇有旨!”

        “啥?”刚刚还心情乐乎的朱厚照,懵了。

        自己才刚要训话,为了接下来的训斥,他可是准备了许多日子。

        根据自己多年的人生经验,他发现了许多的问题,好不容易坐上了这位子,今儿就打算一并说出来,不吐不快啊!

        可哪里想到,这才刚刚起了个头,就被父皇打断了。

        国朝以孝治天下,按理来说,即便是朱厚照做了皇帝,那也是亲爹比较大一些。

        萧敬随即……取出了一份旨意。

        这份旨意,是密封着的,是清早时,弘治皇帝交给他的。

        而现在,他徐徐打开,咳嗽一声,继续道:“上皇敕曰:皇帝尚处盛年,初登大宝,朕心甚忧,国家大事,不可轻废也,朕为上皇,为予儿孙分忧,自当监看皇帝秉政……”

        听到此处……

        殿中顿时哗然。

        有人甚至开始眉飞色舞起来。

        说起来,上皇这些年的作为,许多大臣,也都有所怨言。

        可若是比起新皇,大家却又发现,好像上皇要好的多,上皇在的时候,只是让自己利益蒙受损害,可新皇登基了,还不知会坑成什么样子呢!

        可现在……上皇又发旨意,说是要监督皇帝。

        这么看来……这所谓的传位,不过是个假象了。

        名义上,太子是成了皇帝,可实际上,这大权极有可能还在上皇的手里。

        不过是借名而已。

        倘若如此……大家伙儿……说不准还有好一段时间的好日子过呢。

        诸臣听到此处,整个场面霎时有了朝气,有人眉飞色舞,竟也有人激动得不能自己,就像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失而复得一般。

        不等萧敬念完,便有人激动的道:“上皇圣明,可追尧舜,臣等自当奉旨……”

        “臣等奉旨。”

        只片刻功夫,无数人便跪倒了一大片。

        朱厚照一脸发懵。

        他还能感受到御椅给他带来的炙热。

        可现在……他突然觉得这御椅又变得冰凉了。

        原来……自己才是立皇帝啊,啊,不……是假天子?

        这殿中群臣,已经激动的不得了。

        人们这时才焕发出真心的笑容。

        萧敬咳嗽,示意大家安静。

        弘治皇帝却一直,面无表情。

        等殿中稍稍安静一些,萧敬才道:“朕欲观政,尚需诸臣协力,随时伴驾左右,为朕分忧,为皇帝效劳。”

        “臣等敢不尽力。”这时候,激动的不得了,以至于控制不住自己,高声回复的乃是太常寺卿刘京,刘京颤抖的道:“臣等对上皇,自是言听计从。”

        萧敬面带着冷色,不理会这些杂音,继续道:“朕闻,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朕年事虽高,却岂有偷闲之理,还望诸卿辅佐,朕欲即时起赴黄金洲,为儿孙观黄金洲事!”

        刹那之间……

        奉天殿里安静了,落针可闻。

        去黄金洲观政啊?

        那刘京面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

        ………………

        第一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