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上皇之术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上皇之术

        弘治上皇帝朝萧敬点点头。

        这是陪伴了自己几乎一辈子的老奴,即将远行,也只有将萧敬带在身边,才令他放心。

        此时,他又扫视了众大臣一眼,目光在这奉天殿里流转了一圈,似是下了决心般,突的站了起来,道:“朕且先回宫,这里的事,自是交给皇帝,中原之事,与朕无涉,都交给皇帝处置吧。”

        萧敬连忙搀扶住他。

        所有人都朝弘治上皇帝注目。

        看着这个治理了大明数十年的天子,徐徐走下了金銮。

        这是第一次……他走下来……而在金銮,原本空荡荡的龙椅上,坐着另一个人。

        人们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弘治上皇帝。

        这个天子,曾用登基十二年的时间,创造了一个士大夫们所歌颂的弘治中兴。

        此后,又用了十数年,缔造了一个新学士人们所歌颂的太平盛世。

        无论人们如何的褒贬,可至少……每一人都清楚,作为一个皇帝,他已尽力了,用尽了这几乎大半生的精力,不贪图任何的享乐,殚精竭虑,从未停歇过。

        而现在……他似乎也并没有停下来。

        萧敬的眼眶里,已是泪水涟涟,不知是在哀叹上皇帝,还是在哀叹自己的命运。

        他极清楚,自己和上皇帝是命运相连的,皇帝劳碌,自己便非要劳碌不可。

        弘治皇帝丢下了群臣,摆驾离开了奉天殿,他已决心,此后再也不会来此。

        待走出了奉天殿,萧敬道:“陛下,是否回坤宁宫……”

        “坤宁宫……”弘治皇帝恍然。

        随即,他苦笑道:“过一些日子,这坤宁宫也要腾出来了,可仁寿宫里,太皇太后又在,只怕需委屈片刻新的皇后。不过……此时还早……朕竟也不知该去哪里了。”

        是啊,数十年如一日,往日白日的时候,总是在暖阁,在奉天殿里,现在突然一下子,竟觉得无所适从了。

        顿了一下,弘治皇帝目光一张,突然道:“朕想到了一个好去处,摆驾……去内官监。”

        萧敬明白了。

        大明的宫廷有十二监,除此之外,还有四司、八局,各司其职,用来侍奉皇族。

        不过随着弘治皇帝的内帑颇丰,且随着打理内帑的事务越来越繁杂,因此,弘治皇帝索性让内官监同时来兼顾着内帑股票、宝钞、存银之事,说白了,现在的内官监,就相当于是皇帝的小金库。

        陛下这个时候……还不忘自己的内帑。

        果然……不忘初心啊。

        萧敬忙是应了,侍奉着弘治皇帝至内官监。

        内官监上下万万料不到,在新皇登基的当口,上皇帝居然会来,众人匆匆的出来迎驾。

        弘治上皇帝下了乘舆,步入其中,随即命人取了账目来,这堆砌如山的账目,令人看的眼花缭乱。

        弘治上皇帝却是乐在其中,道:“朕自己都想不到,居然存了这么多的股票和银两,朕所存内帑银钞,胜国朝百三十年历代先皇们的十倍,百倍!”

        萧敬亦忍不住露出笑容道:“上皇……圣明。”

        弘治上皇帝又唏嘘:“这些股票,统统都留给皇帝吧,还有这些皇庄的收益,只是……现银,朕必须带走,存银和宝钞两千三百七十二万两,朕……也就不留给皇帝了。”

        其实这些现银,和股票等有价之物比起来,并不算多,上皇帝要带走的,终究还是小头,可这……依旧是一个天文数目。

        “陛下带去黄金洲?”

        “当然,带去黄金洲。”

        “有了这些银子,陛下去了黄金洲,自然也可享清福了。”萧敬又笑了笑道。

        弘治皇帝却是摇头:“你错了,清福,朕这辈子都怕是享不着了,让子孙后代们去享吧,带着这些银子,对黄金洲有好处,黄金洲乃是不毛之地,有了银子,就可招来更多人进行开垦,将那一片片的荒芜之地,都变成肥沃的土地,算起来……这些银子……是给朕的外孙的,朕前些日子做了一个梦,梦见正卿啦,也不知他在黄金洲,现在过的如何,想到去了黄金洲,能见着他,朕心里总算踏实一些。”

        萧敬一愣,他张口想说什么,随即又缄默起来。

        弘治上皇帝看了他一眼,便道:“你有话要说?”

        萧敬摇头:“奴婢不敢说。”

        “说罢。”弘治上皇帝道:“无论说什么,朕都不会怪罪。”

        上皇帝的人品还是很可信的,于是萧敬大起了胆子:“上皇,奴婢……还以为……还以为上皇巡游黄金洲,既是将一批老臣带走,还因为……上皇欲加强对黄金洲的控制,奴婢听说,黄金洲之中,方家的封国,实力最强,上皇……此去,是为了……为了……”

        “是为了提防方家?”

        萧敬连忙拜下,道:“奴婢万死之罪。”

        “又是帝王权术!”弘治皇帝叹口气道:“自幼,他们便让朕读资治通鉴,读史,这历朝历代的史书,都是帝王将相之事,师傅们传授的学问,也都隐晦的提及为君者当如何如何制衡,如何防范。”

        萧敬道:“这叫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弘治上皇帝摇头:“你这奴婢,也跟着鹦鹉学舌了吗?”

        弘治上皇帝站起来,背着手踱步,口里继续道:“可偏偏,你猜错了。朕为何要防范方家,方家为我大明效的命还少吗?没有他们的功劳,何来今日的气象,又何来的黄金洲,交趾,吕宋,何来的乌拉尔?天下太大太大了,大到自京师出发,向四方骑马、行船,以至一年都未必能走到尽头,这天下,万国林立,难道土地还不够多,山林和汪洋,还嫌不足吗?大明基业未成,便想着如何相互提防,如何猜忌,如何防范,这所谓的帝王权术,真是可笑,现在就已开始起了这般的心思,美其名曰‘心术’,那么,不过是让人笑话而已。朕要做的是,我大明慈则恩泽八方,怒则鞭挞四海,四海之内,定于一尊,这……也是皇帝的心思,他是朕的儿子,朕最清楚他,他的心,比朕要大。朕希望的是……皇帝与继藩,能够齐心合力,而非是彼此猜忌,否则……权术是有了,臣子也都已降服了,大明的宏图,却是毁于一旦。”

        弘治上皇帝的脸色温和了许多,随即道:“况且,朕只一子一女,岂可厚此薄彼呢,方家的子孙,都是朕的外孙,也是朕的骨肉,他们流淌的也是朕的骨血啊,朕此去,不是为了提防和防范,是去帮衬的,朕将天下给了皇帝,朕这多余的银子,还有这有用之身,索性就统统留给正卿他们吧。”

        萧敬忙道:“奴婢真是万死,妄测天机,还请上皇恕罪。”

        弘治上皇帝挑眉,道:“天下已经变了,许多事,你这奴婢看不清,其实……朕许多时候也会犯糊涂,也瞧不清楚,可朕尝试着,慢慢去学,去理解皇帝和继藩他们的心思,朕天生不是什么聪明的人,朕老啦,时日无多了,能学多少是多少吧。你……也老了,看不清,无法领会,这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可责备的。”

        萧敬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才好,显然……他也不打算让自己过于聪明起来。

        做奴婢的,要这么聪明做什么?聪明的过了头,反而是祸事,是以他也不打算去学什么新鲜的事物了,上皇怎么说,自己怎么做便是了。

        弘治皇帝挥挥手:“好啦,朕继续看看账,你去歇一歇。”

        萧敬道:“奴婢遵旨。”

        …………

        奉天殿里。

        朱厚照已有些乏了,狠狠的训斥了群臣一通,百官们心思复杂,个个低着头,不语。

        这个时候,谁还管这个,大家心里想的是,自己是不是要被送去黄金洲了?

        朱厚照见大家反响并不热烈,居然没有人跳出来和自己抬杠,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这和他所期待的太不一样,太没劲了。

        索性,便宣布罢朝。

        众臣慌忙退散。

        方继藩也急着要走。

        朱厚照想留住方继藩,见方继藩一脸焦急的样子:“老方,你急着走什么?”

        方继藩道:“臣想去看看名册,说不定臣也被送去黄金洲呢。”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谁晓得上皇是不是觉得沿途寂寞,把他也一并打包带走?

        朱厚照瞪他一眼:“上皇有旨意,朕也有旨意,朕乃皇帝,朕留下你了,你这家伙,是不是又想去躲懒睡觉?不许走,朕有事要吩咐。”

        他敲了敲御案,沉浸在登基为皇帝的喜悦之中,就道:“朕思来想去,现在我们要办的,乃是两件事,其一,是要将这铁路和道路,统统都修起来,路通了,财富也就来了。这其次……。”

        朱厚照看着方继藩越加无精打采的样子,忍不住皱着眉头道:“你细细听啊,不要心不在焉。”

        方继藩觉得自己头昏脑涨,不提还好,一提,自己竟真的有了困意。

        在朱厚照的瞪视下,方继藩只好勉强的打起精神:“臣谨遵皇上的教诲,请陛下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