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千古一帝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千古一帝

        倘若别的天子被人骂做是狗皇帝,少不得要勃然大怒。

        可朱厚照听自己的亲舅舅破口大骂,居然叉手起来,高兴得眉飞色舞,就好似专等着张鹤龄骂自己一般。

        而后,立即大叫道:“反了天啦,本是好心带你财,你竟骂朕是狗,看来你想谋反,真是岂有此理,老方,这谋反当如何?”

        方继藩手掌并拢,做一个切西瓜的动作:“诛灭三族,太后娘娘除外。”

        以为能一下子就吓到这位寿宁侯吗?

        当然不可能!

        张鹤龄还在骂声不绝,他梗着脖子,下巴抬起来:“要银子没有,要杀吧,来呀,有本事统统杀干净,我今日纵死在这里,碎尸万段,万箭穿心,剁碎了喂狗,也绝不皱皱眉头,想要银子,给你一百两,你要不要,不要便一文也没有!”

        张延龄只吓得滔滔大哭,不断的用脑袋磕地。

        朱厚照大乐:“看来不但要杀头,还要抄家了,老方,下旨,命锦衣卫动手。”

        抄……抄家……

        这两个字,显然就意义不一样了。

        张鹤龄脸色骤然一变,突然转变话风道:“我投资,我投资!陛下,我投资,要投多少,陛下说个数。”

        “一千万!少了一文,扒了你们的皮。”

        张鹤龄此时觉得自己很乱,自己聪明的头脑,现在竟是无处脱身。

        他心里惦记着,先稳住陛下再说,回头去给张太后告状。

        朱厚照伸出一根手指头。

        “妈呀!”张延龄高呼一声,快昏厥过去了,有气无力的道:“一百万两这么多?”

        朱厚照笑了笑道:“错了,一千万两!”

        接近昏迷的张延龄听到一千万,居然骤然间又清醒了,重新叫了一次:“天哪,一千万两……”他嗓子破音了。

        张鹤龄已觉得自己的心口疼,特疼。

        朱厚照却是背着手,踌躇满志的道:“朕想好了,要办,就办大事,铁路维系着国计民生,关系重大,不修好,朕一日都寝食难安,所以不但要修,而且还要各地同时开工,张家出了一千万两,西山这里,也出一千万两,除此之外,朕从内帑里,想办法挪腾一些,五百万两,是要有的,还有王不仕,以及其他富商,能拿最好,不能拿,朕也就不计较了,还有各个公府、侯府,这样算下来,筹措个三五千万两,理应不成问题,有了这个数目,前期的资金,也就可以满足了,此后再一些铁路的债券,再筹措数千万两,如此…这天下诸省,都要将铁路修上。你们是朕的亲戚,也就是皇亲,你们不拿银子,谁来拿?这算是你们的入股,将来铁路有了收益,自是少不得你们的好处。除此之外……老方这里已想办法筹谋铁路盈利的事项,譬如将各处车站的土地转为民用和商用,又如……如何增强货运,总而言之……绝不会亏的,亏了,你们找老方。”

        方继藩就立即道:“放心吧,这事儿,乃是我的得意门生,工程院的常威亲自主持,此人在工程院里脱颖而出,建新城的时候,他就曾历练过,此后保定的铁路就是他主持,有他在,断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去寻他,倘若是亏了本,预算出了问题,也去寻他,你们打断他的腿,我绝不皱一皱眉头。”

        张鹤龄和张延龄随即又开始哭天抢地,总觉得似乎人生之中突然少了点儿重要的东西。

        张鹤龄已经哭破了嗓子:“陛下,这是臣的根哪,是根哪。”

        朱厚照一挥手:“别哭了,别哭了,这是做买卖,怎么到了这里,就像是朕抢你们的银子似得,再哭,就真抢了!”

        这话显然是极具威力的。

        殿中的哭声,噶然而止。

        朱厚照这才觉得不吵闹了,吁了口气,和方继藩对视一眼,道:“老方,医学院那边怎么说?”

        方继藩心领神会的道:“女医们说,太后娘娘因为思念上皇,所以心情抑郁,此时应当好好在后宫调养,这些日子,女医院上下都在侍奉着太后,从今日起,到未来数月,这宫外一人,太后娘娘一个都不见。”

        朱厚照便笑吟吟的看着张家兄弟:“是这样啊,朕也很担心太后,下旨,任何人不得擅入后宫,敢去的,就直接抄家。”

        张鹤龄和张延龄:“……”

        于是……

        张家都出银子了。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

        人们开始啧啧称奇。

        这京里,百官走了大半,迅的便被新提拔上来的官员弥补了空缺。

        毕竟,吏部尚书欧阳志上任许多年,早已对官缺和京官的能力了如指掌,有人填补了空缺,京里也消停了,甚至……有人心怀感激,因为……

        若非是上皇要去黄金洲,不是太子殿下登基,哪里轮得到自己啊。

        可见……某种程度而言,皇上和士大夫们,未必是有深仇大恨的,同行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陛下初登大宝,每一个人都在猜测陛下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因为……这可以判断皇帝的性子,晓得接下来,什么才是朝廷最重要的头等大事。

        可当铁路修建诏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了。

        这新朝的头等大事,便是修铁路。

        一下子,交易所又疯了,所有关系到了铁路的股票嗖搜的上涨。

        铁价,木价,涨的尤其的凶,还有各处的机械作坊,一下子变得热门起来。

        西山建业就更加一骑绝尘。

        这一番境况,倒是将朱厚照吓着了。

        他忍不住龇牙咧嘴,连忙又让人将方继藩招了来:“这是怎么回事,铁价和木价涨了这么多,这工程预算里,没算过价钱涨这么高啊,如此一来……”

        方继藩则是笑呵呵的道:“陛下稍安勿躁,这是正常的,现在高涨,本就无可厚非,原本的生铁和木头供应,并不紧缺,可现在要开工这么多的工程,怎么可能不涨?正因为涨了,才会被商贾们认为是有利可图,他们认为有大利,就会疯了似的寻找铁矿,投入资金,招募人手,购置采掘的工具,进行挖掘,没有这无数的人力物力,投入进生铁生产,还有木头的砍伐和加工之中,这铁路还怎么修?陛下放心,这并不妨事,反而对于未来铁路的修建,有莫大的好处。”

        朱厚照的脸色,才缓和一些。

        “好吧,工程书院之人,都出动了。”

        方继藩就道:“出动了,连刚刚入学才半年不到的学员,现在都赶赴各省开始勘探了,西山学院,打算今年多招募一些工程的学员,员额在此前的基础上再加五千,不然人手实在是紧缺。”

        “那匠人和苦力呢?”朱厚照又问。

        “也在想办法招募,还有王不仕那儿带来了口信,说他愿捐纳一千五百万两纹银,作为修铁路之用。”

        朱厚照眼睛就亮了,面上一喜,乐呵呵的道:“呀,想不到这狗东西有这么多的银子,他到底还有多少银子来着,要不,也封他做立皇帝吧?”

        朱厚照满脸的期待,对着方继藩挤眉弄眼,就像是眼前摆满了金山银山。

        而方继藩,却是心里一寒,卧槽,这操不是搞得人人自危?王不仕要是知道,他的‘善举’,招来的不是天子的赞许,而是天子惦记着他的本金,一定会睡不着吧。

        于是方继藩耐心的道:“陛下,有一句话叫竭泽而渔,这王不仕肯出如此大力,可见他对朝廷,对皇上的忠心,他有银子,是他的事,凡事不可太过,不过他说的是捐纳,臣以为,还是不算捐纳,当他入股好了,陛下不可平白要他的银子。”

        朱厚照想了想,觉得这的确有道理。

        其实朱厚照这个人,是很讲道理的人,当然……前提是你得有道理。

        他便道:“好的很,好的很,就算他入股了,这个王不仕,朕很欣赏,过一些日子寻个由头,给他一个封赏。”

        方继藩终于感觉松了口气,看,他又做了一次好人,为他儿子又积德了一次了。

        方继藩就连忙点头:“陛下赏罚分明,很让臣钦佩啊。”

        朱厚照则是奇怪的看着方继藩:“从前你可是一直都很钦佩父皇的。那你来说说,是朕令你钦佩,还是父皇更令你钦佩。”

        方继藩:“……”

        深吸一口气,方继藩道:“当然是陛下,陛下壮志凌云,乃龙中之龙,龙中极品也。”

        朱厚照便歪着头,朝殿角落进行书记的宦官道:“记下,记下,要修在起居实录里头,等有朝一日,父皇从黄金洲回来,当着面对质。”

        方继藩面上依然带笑,眼里透着一股嫌弃的味道:“臣最钦佩的,恰恰是陛下这等较真的精神,所谓凡事就怕认真,只凭这个,陛下便可直追尧舜,臣更是不客气的说,臣的先祖神农,也及不上陛下万一。陛下有吞噬宇宙之心,有气吞山河之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第三章送到,老虎出来混,讲的就是信用,给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