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二龙戏珠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二龙戏珠

        方继藩历来知道朱厚照的脾气,安慰了一番,朱厚照的气方才消了。

        此时,刘瑾匆匆而来,道:”陛下,奥斯曼使节阿卜拉辛,其汉名赵三德,觐见。“

        朱厚照看了方继藩一眼,同时脸拉起来:”叫进来。“

        过不多时,那赵三德便来了。

        赵三德乃是塞尔维亚人,自幼进入了奥斯曼的宫廷,一直都是苏莱曼的侍卫,等到苏莱曼登基继位,推崇汉学,赵三德对于儒学,可谓是如获至宝,汉学的造诣极深,自然而然,也就深受苏莱曼的信任,此次派他为使节,既是交好大明,也是打探大明动静。

        似赵三德这样的人,在奥斯曼有很多。

        他们普遍的特点是,大多属于塞尔维亚,阿尔及利亚亦或者希腊,保加利亚之人,他们原有的宗教,在奥斯曼被抑制,可同时,因为奥斯曼平衡权力的原因,却又往往有机会能够进入奥斯曼的宫廷,得到信任。

        这样一批人,他们在文化和宗教方面,是属于被征服的从属地位,他们往往是痛苦和焦虑的,而儒学的出现,让这些被被征服者们意识到,儒家学说对自己尴尬的出身,有着莫大的好处,大一统的思想,淡化了他们异族的身份,仁爱之学,令他们也可以掌握儒学,从而以官方正统的名义,对以往的征服者们,产生优越感,而建立一个正统的官僚体系,通过科举来选拔官员,可以使他们获得公平的待遇。

        再加上苏莱曼皇帝的鼎力支持,以及儒学在千锤百炼之后,本就有一套足以让人接受的观念,自然而然,赵三德这样的人,可谓是如获至宝,他们痴迷于儒学,每日与儒生们谈古论今,学习汉文字,练习书法。

        人之所以不同,就在于将自己和别人区别开来。

        从前的赵三德是被人区别者,因为……他本身本就是被征服者,征服者们携带着他们原生的宗教和文明,对他们进行蔑视和侮辱。

        可现在……学了汉字,读了四书五经,赵三德这样的人,恰恰在精神上变得高高在上,他们开始蔑视那些不知教化之辈了。

        赵三德来到了大明的京师,也被这里的文明所惊叹,他遇到了更多的大儒,四处拜访求教,同时遍访儒家古籍,命人带回奥斯曼。

        甚至,他还上奏苏莱曼,认为奥斯曼之名,不足以显示奥斯曼崇儒,在中原,这里的儒生们最推崇的便是大宋,奥斯曼理应延续大宋的法统,取国号为宋,如此,方可与大明分庭抗礼。

        当然,这份奏疏……显然还是激进的过了头,随之……石沉大海。

        可赵三德并不灰心丧气,又寻了中原历朝历代的章典制度上奏苏莱曼,认为应全面效仿儒家礼法。

        苏莱曼似乎来了兴趣,这位雄心勃勃的君主,似乎也对内阁制颇有兴致,终于有了回应。

        赵三德备受鼓舞,他对于汉学的学习,就变得更加积极了。

        他进入奉天殿的时候,身穿着儒袍,虽是头发卷曲,却还是将着卷发梳了起来,金黄色的头发,在梳理之后,挽成了发髻,上头戴着方巾。

        见了朱厚照,他拜下:“臣下赵三德,见过大明皇帝,吾皇万岁。”

        朱厚照绷着脸看着他,淡淡道:”卿来京师,已有多久了?”

        ”已有一年三个月。“

        朱厚照又道:“卿家以为我大明如何?”

        ”礼仪之邦,叹为观止!“赵三德的汉话,带着一股子山东味,也不知是跟谁学的,方继藩听着这口音,恨不能将他的舌头捋直。

        朱厚照的脸色却总算温和了许多。

        却又听赵三德道:“新皇登基,作为外臣,理应庆贺,我奥斯曼与大明交好,约为兄弟,吾皇闻陛下克继大统,亦是喜不自胜,传来了贺书。”

        朱厚照一听兄弟之邦,眉便挑了挑。

        不过……他确实让奥斯曼占了一次便宜!

        那苏莱曼此前跟朱厚照以兄弟相称,那时候,大家都还是太子,现在都做了皇帝,这苏莱曼便一直兄弟的叫着,不过……这奥斯曼占据西域以西,占地数千里,虎踞西方,实力雄厚,带甲百万之众,大明也奈他们不得,且丝绸贸易的需要,一时也翻不了脸,朱厚照索性捏着鼻子认了。

        “他还好吗?”

        “吾皇自幼便擅骑射,学习强身健体之法,平时也重养身之术,自是龙体安康。”

        朱厚照道:“你来大明一年多,可觉得我大明如何?”

        “一切都好,唯一美中不足……”赵三德说到这里就停下了。

        朱厚照知道他有话要说,便道:“什么美中不足?”

        “臣来此,越来越发现,大明开始丢失了自己的传统,人们对于礼法,已经不甚看重了,陛下登基,宏图大志,可所行的国政,不是练兵,就是修建铁路,可对于礼法与教化,却是只字不提,臣下虽为外使,固然可见陛下大治天之心,却也为之担忧,或许陛下此举,并非国家之福。”

        朱厚照听得有点恼火:“怎么,练兵不好吗?”

        赵三德却是凛然正气,振振有词的回答道:“臣下观史,略有心得,历来大治天下,其立国之道,尚礼义不尚权谋;根本之图,在人心不在技艺。臣又窃闻,大国者,当以礼义为干橹,以忠信为甲胄,以孝为根本,以德而远播天下,如此,四方自当宾服,天下归心。臣不曾听说过,凭操练士兵和技艺,便可谋万世基业的,哪怕强其一时,也终不能守,这是臣下的一些浅见,还请陛下察之!”

        朱厚照:“……”

        方继藩站在一旁,也震惊了。

        他看着这个金发碧眼的塞尔维亚人,用方继藩所熟悉的口吻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几乎下巴都要掉下来。

        朱厚照气咻咻的道:“此朕之国政,非外臣可以妄言。”

        赵三德似乎也觉得自己说话过了头,忙道:”臣万死。“

        朱厚照一挥袖:”好啦,朕今日已受了奥斯曼的庆贺,卿且退下。“

        赵三德则郑重其事的三拜九叩,才告辞而去。

        朱厚照背着手,来回踱步,一脸的怒色,最后还是忍不住的怒气冲冲的道:”一个奥斯曼人,竟也敢如此妄言,简直就是胆大包天,那苏莱曼,是看轻朕吗?“

        朱厚照却久久得不到回应,这才忙抬头看向方继藩,只见方继藩微微拧着眉心,若有所思。

        ”老方,老方……你说话呀,你为何一句话也不说?”

        方继藩这才回过神,道:“陛下,臣震惊了。”

        朱厚照:“……”

        方继藩看着朱厚照气恼不已的样子,便道:“陛下,我们做自己的事,何须听别人说什么。”

        朱厚照气愤难平,终还是觉得这样生气似乎没什么意义,便转而道:“铁路还未动工,你不是一直在看着?“

        ”即将要动工了,本来是有不少的困难,不过好在常威带着人解决了许多的难题……“

        方继藩话说一半,朱厚照却是叹口气:”花费如此巨大,朕唯一担心的……便是这铁路出什么岔子,京察使们得好好盯着这铁路……“

        ”陛下……不用了。“方继藩露出苦笑。

        朱厚照奇怪的看着方继藩:”这又是何故?“

        ”寿宁侯与建昌伯对铁路的修建,尤其的上心,他们这些日子,已经对照过几次工程的造价,发现出许多的问题,而且……还查出了两个与作坊勾结的采购……铁路要动工了,施工难度最大的,乃是关外段,听说……寿宁侯和建昌伯已收拾了行囊准备出京,到关外去……“

        ”他们到关外去做什么?“朱厚照一脸的惊讶状。

        ”督工!“

        朱厚照:”……“

        方继藩道:”臣原本担心的就是这,这京察使毕竟对铁路一无所知,让他们去查铁路的修建,只怕这外行指手画脚太多了,影响施工,可两位国舅却不一样,臣还怕他们没事找事,结果却发现他们什么都懂,甚至……对着设计的图纸,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臣万万想不到他们竟有这样的才能,实在令臣钦佩!”

        ”是吗?“朱厚照一脸狐疑的样子,显得不信。

        …………

        赵三德出了大明宫。

        如往常一样,他回到了奥斯曼的使节馆。

        以前的时候,所有的使节都在鸿胪寺里。

        可随着派驻来京的各国使者越来越多,而且使者开始常驻,朝廷便下了旨,令各国自行购置土地,修建使节馆所。

        这奥斯曼的使节馆规模是最宏大的,毕竟奥斯曼乃是大国。

        赵三德到了自己的住处,立即关紧了门窗,开始修书。

        作为使节,除了交好,同时也有刺探的任务。

        他提笔,给苏莱曼修了一份奏疏。

        这份奏疏,大抵是自己觐见大明皇帝的对谈经过,最后,他提出自己的建言:臣观大明新皇,其好大喜功,蛮横无理,不通礼仪…远不如弘治上皇与陛下……大明国祚,危如累卵,陛下当宜早作准备,以静待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