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臣有张良计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臣有张良计

        王守仁道:“常备军的设立,其根本除了朝廷招募军队,对其进行供养之外,学生以为,还差了那么一些东西。”

        方继藩感觉到手上的茶没那么烫了,轻轻呷了口茶。

        他知道,王守仁瞎琢磨的事比较多,既然提出了想法,那么一定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可是,单凭这个,想要将英才招募入军中,却还是远远不够的,人们都说,好男不当兵,当初的军户,实在太苦太苦了,形同贱民,现在一下子要扭转天下人的观念,何其难也。“

        方继藩认同,点头道:“这是实在话,伯安可有什么办法?“

        ”不是没有。“王守仁道:”寻常人入伍,需解决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于晋升,有了晋升,人就有了盼头,就有了欲望,因此,学生打算,除准许一部分优秀的士兵,立功之后送入讲武堂读书,晋升为武官之外,还打算将这士卒分为三等,根据士卒的资历,军龄,以及立功大小,给与不同的待遇,譬如在薪俸上,予以一些好处,又如在解甲归田需安置时,给一笔银子。“

        ”如此,士卒们未必觉得自己能有机会立大功,成为武官。可至少他们在军中,就更有进取心。“

        方继藩奇怪的看着王守仁,这王守仁,果然冰雪聪明,很像自己啊,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咦?他真是王华的儿子?

        方继藩乐呵呵的道:“此事,我做主啦,明日面圣时,就去和陛下说,陛下保管同意。”

        “还有一个问题。”王守仁似乎觉得惭愧,咳嗽一声:“这个问题,学生思考了很久,哎……说起来,还是事关着扩编的问题,恩师,你也知道,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对武人有所成见,虽然……现在招募的士卒,并非是军户,可是恩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武人的待遇低下,被人轻视,古已有之,现在固然四处招募士卒,若只是招募数千人,倒还罢了,无论怎么说,天下之大,总还能招募许多人,可现在……军中要扩编,这一次,不是数千,而是数万,未来,更可能是数十万,如此大规模的招募兵员,兵部这里,已经感到困难了,好不容易招募来的,也大多是良莠不齐,寻常的良家子,根本对此不屑于顾,若是这个问题不去解决,只怕……这常备军……”

        原来……王守仁也有为难的时候。

        方继藩听到此处,笑了起来,他顿了顿,却是看向欧阳志:“为师来考考你,你是吏部尚书,你来说说看,此事当如何解决为好?”

        欧阳志沉默了很久,道:“给银子。”

        “给多少才够呢?”

        这一下,欧阳志不作声了。

        是啊,要给多少才能保证对良家子们有吸引力呢?

        一年十两不够,那么二十两,三十两,五十两?

        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

        明明朝廷可以花一百万两银子,养十万人,为何就要养五万,养三万?

        大明幅员广大,招募的军队,也不可能是几千,几万,而是数十上百万的规模。

        招募兵马,银子肯定是需给的,可能保障他们一家老小吃喝,便足够,再多,朝廷也负担不起。

        看这对师兄弟都默言无语,方继藩打了个哈哈:“这件事,为师来想办法吧,哎……弟子们不成器,做师父的,难免就要操碎心了,你们不要惭愧,为师说的是徐经。”

        王守仁奇怪的看了恩师一眼。

        他见恩师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这个问题,说穿了乃是数百年的成见。

        从宋朝开始,抑制武人,便成了每一代皇帝的国策,毕竟在宋朝之前,武人们凭借着自己战功,耀武扬威,割据一方,以下犯上。

        整个唐末至宋初的历史,就是一个武人们弑杀自己的皇帝的历史,皇帝者,兵强马壮者为之,这绝不是一句空话,而是最实实在在的历史。

        正因如此,从宋朝开始,对于武人的成见和戒备,从未有过松懈。

        以至于武人的地位,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一个七品的文官,可以当面痛斥三四品的武官。武官尚且如此,那么……寻常的士卒,就更加是猪狗不如了。

        大明的军户,是最惨的,他们的待遇,未必比乞丐要好多少。

        在这种长年累月的习惯之下,正如王守仁所说的,想要招募几千上万人,肯定能招募到,若是再多招几万,虽然是良莠不齐,却也未必不可能,可倘若是大规模的募兵,那么……

        休想!

        因为,这个世上总有几个昏了头的家伙,走投无路之下投军。也有可能有人中了方继藩的邪,进了军中。

        可方继藩毕竟没有群体降头术,不能让每一个都中邪。

        王守仁想过许多方法,可要改善,太难了。

        这个观念,就如王守仁所提倡的心中贼一样,这便是天下人内心深处的心中之贼,破贼易,破心中贼难!

        可是恩师,似乎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只随口说,这件事他自会料理。

        这令王守仁心里震撼了。

        其实很多时候,王守仁心里总觉得,自己的恩师,好像也没见他读什么书,成日游手好闲,要嘛就是吃喝玩乐。

        他和其他的弟子不一样,其他的弟子,是对恩师永远不会有任何怀疑的。

        可王守仁若也只因方继藩是自己的恩师,便对方继藩绝无任何的怀疑,那他就不是王守仁了。

        王守仁会思考,越思考,越觉得自己好像钻入了死胡同里,因为恩师实在是深不可测,又或者恩师……可能有时候真的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当然,恩师有没有本事,这也改变不了王守仁是方继藩弟子的事实。

        现在……王守仁不禁开始想,恩师……当真可以轻易解决这个问题?若如此,这数百年的成见,千千万万人的心中之贼,到底如何能破?

        方继藩不知道王守仁的脑子又在琢磨什么,却是道:“时候不早啦,伯安,你去洗碗,洗干净,洗碗筷的时候不要瞎琢磨。”

        王守仁起身,收拾碗筷。

        欧阳志后知后觉,等王守仁将碗筷收走了,他才道:“师弟,这样的粗活,我来吧。”

        他是朝着门前一片虚空说的。

        方继藩看的目瞪口呆,欧阳志这到底是智障,还是机灵来着?

        …………

        次日,方继藩入宫,拟了一份王守仁昨日所说的章程。

        刘健和李东阳二人都在。

        所以朱厚照显得还规矩一些,一本正经的道:“将士卒分为三等?朕怎么没有想到呢,哼哼!王伯安太令朕生气了,把他的章程给朕退回去,朕自己总能想出这么个方法。”

        方继藩一脸同情的看着朱厚照:“陛下,你这是作弊啊。”

        朱厚照想说点啥,见刘健和李东阳二人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己,欲言又止,便咳嗽:“朕玩笑而已,你也当真啦?哼,真是……真是……这个章程妙极了,王伯安果然不愧是朕的兵部尚书,此人还是很有才干的,朕要的就是他这份奇思妙想,此事,朕恩准啦,兵部照章执行便是。”

        方继藩心里松口气。

        刘健和李东阳也都不吭声。

        到了他们这年龄,不真惹毛了,是绝不会轻易提出自己的想法的。

        朱厚照随即又道:“老方……方卿家,你似乎还有事。”

        “哎呀。”方继藩道:“陛下真是圣明哪,一眼就看出臣心里还有心事,臣……臣在陛下面前,简直就无所遁形。”

        刘健和李东阳:“……”

        他们根据自己多年的人生经验,现在开始进入了深深的思考。

        若是自己没有智障的话,这一对君臣,简直就是活脱脱的昏君佞臣的典范,横看竖看,怎么看怎么像,可偏他们……为啥还能办出许多实事呢?

        朱厚照却没心思顾着两位师傅,却是一乐,眉开眼笑的道:“说吧,说吧,何事?”

        方继藩就道:“就是募兵之事,还有一些困难,寻常的良家子不肯从军,好说歹说,也不信,陛下……现在常备军预备着要扩编,这是当务之急,陛下历来圣明,想来已经有主意了。”

        朱厚照一脸懵逼。

        他们为啥不当兵?

        当兵不好嘛?

        为啥朕就有主意了?朕有狼牙棒,你信不信,朕要砸了你们的天灵盖。

        “朕……朕……”朱厚照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吞回去,转而道:“朕看哪,他们不肯来,便责令地方,惩处那些不肯入伍的壮力。”

        一直默默听着的刘健一听,差点要吐血,忙道:“不可,不可,若如此,难免怨声载道,陛下,若如此强迫,那么,和从前的军户又有什么分别?”

        朱厚照一时无言,很久之后,便道:“那么刘师傅有主意了?“

        刘健:”……“

        朱厚照又看向李东阳:”李师傅想来已经智珠在握了吧。“

        李东阳:”……“

        朱厚照没好气的看了他们一眼,才道:“老方,你来说。“

        ”臣有!“方继藩气定神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