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好办法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好办法

        朱厚照一愣。

        他万万料不到,方继藩早有‘计划’了。

        ”为何不早说?“

        方继藩谦虚的道:”臣还年轻,虽有个不太好的主意,可想陛下圣明,内阁两位阁老,更是老成谋国,想来心里也都早有定计,臣要谦虚一点嘛。“

        刘健和李东阳都不作声,反正方继藩无论说什么,他们都已不在乎了。

        朱厚照则是心急的道:”快快说来。“

        ”办法只有一个。“方继藩道:”暂时解散第一军。“

        ”什么……“

        一下子,所有人懵了。

        在大家惊得瞪大眼睛看着他的时候,方继藩道:”武官暂时留下,其余的士卒,统统遣散。“

        ”遣散?“朱厚照回过神来,拧着眉头道:“老方,你疯啦?“

        方继藩却尤其的正经起来:”这是见效最快的办法,当然……还有一个更快的办法,就是朝廷拿出更多的银子和待遇来,可是陛下也知道,我们未来要招募的人,是数十上百万,现在的待遇,对于朝廷而言,已是极大的负担,若是再多,只怕朝廷也难以承受了,所以……臣才说,遣散第一军是最好的办法。“

        刘健亦是皱眉:”设常备军,岂可朝令夕改,此乃国家大策,今日招募,明日遣散,这是何意?“

        方继藩自是早有腹稿,道:”我的意思并非是朝令夕改,只是让第一军提早退伍而已,而且骨干统统留下,退伍的只是士卒,所以也算不得朝令夕改。“

        李东阳忍不住问:“齐国公这是何意?”

        方继藩道:“这是为了常备军着想,想要改变人的观念,太难太难了,难如登天……”

        朱厚照气咻咻的道:“不可以,老方,无论你打什么主意,朕也绝不容许你这样做,这都是朕苦心操练出来的将士,是朕的心血。”

        霎时之间,皇帝居然与刘健、李东阳站在了一起,方继藩成了众矢之的。

        现在,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方继藩脑疾犯了。

        方继藩道:“请陛下听臣解释。”

        “不听!”朱厚照道:“无论你说出一朵花来,朕也不容许你胡闹。”

        方继藩咬牙:“陛下,那常备军的人手如何招募?兵部那边,已经急得如热锅蚂蚁了。”

        朱厚照只好道:“朕再想想。“

        方继藩却道:”时间耽误不得啊。要不打个赌?“

        朱厚照厉声道:“耽误不得,也不容你将……赌什么?”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嗯,还是他了解朱厚照的德行呀!

        刘健和李东阳万万没有想到,国家大事,最后会以儿戏的方式……

        方继藩道:“三个月,给臣三个月时间,遣散这数千人,臣给陛下带来十万良家子!不只如此,这此前遣散的将士,若是他们愿意回来,依旧可以让他们归队。陛下是不是不敢赌,不敢就算了。”

        “有什么不敢。”朱厚照瞪着他道:“你输了呢?”

        “西山愿支付军费三百万两。”方继藩说的一点也不心虚。

        这一下子……便连刘健和李东阳都怦然心动起来。

        朱厚照乐了:“朕怎么好要你的银子。”

        方继藩轻飘飘的道:“那算了。”

        朱厚照一挥手,立马道:“说好了赌的,怎么能说算就算,君子无戏言,大丈夫一口吐沫一根钉。”

        “陛下若是输了呢?”方继藩气定神闲的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道:“这么多年来,武人确实是被打压的过了,我大明岂可既想着开疆拓土,恩威并施于四海之内,又岂可让将士们被视为贱民呢?他们可是要为大明,为朝廷流血的啊,流血之人,尚且被如此轻贱,莫说这说不过去,便是对于国家,也没有任何的好处。倘若能让人将进入军中,成为荣耀的事,那么……将士们的境遇,便可得到极大的改善,这是大功一件,朕若是不赏,如何说的过去,若成,朕破天荒,自给你封官赐爵,绝不吝啬。”

        方继藩算了算,三百万两银子,换一个乌纱帽和爵位,怎么看,都好像不太划算呀!

        不过……他却是稳操胜卷的样子:“既如此,三个月之内,陛下不得染指,都得听臣的。”

        “依你。”朱厚照打了个哈哈。

        怎么算,他也不亏的吧!

        …………

        很快,一道旨意自宫中出来,随即到了第一军。

        旨意一下,军中上下俱都错愕了。

        他们万万料不到,好端端的第一军,突然就要遣散。

        消息一出,军中上下竟是一片哀鸿。

        起初入营的时候,每一个人都觉得苦,人人都想赶紧走。

        可现在……渐渐在这里习惯,每日能吃饱喝足,操练在他们眼里,也渐渐变成了等闲之事,在这军中,和袍泽们相处的久了,便如亲人一般相互扶持,现在突然要走,所有人即将回到自己的乡中去,这……不但来的突然,而且……几乎所有人都恋恋不舍。

        按照旨意,他们只能在此留一夜,第二日便发放遣散的费用,立即出发。

        周毅觉得自己的脑海一片空白,竟是痴了,跟所有人一样,都沉默着不说话,每一个人都低着头,收拾着自己的行囊。

        傍晚吃饭的时候,有人一面吃着饭菜,一面低声抽泣。

        一夜过去,所有人的内心复杂,等到即将出营离别时,这压抑在内心里的情感,却在即将天各一方的情绪下猛地爆发出来。

        周毅突然在营门口就失声痛哭起来,一些日夜朝夕相伴的袍泽,亦是抱头哭泣。

        军中和同窗的关系略有一些不同,尤其是在第一军,大家一起在烈日底下操练,在泥地里摸爬,作战时彼此肩并肩,经历生死考验,一次次超越了常人的磨砺,对于个体而言,是煎熬。

        而在无数次历经了艰苦和生死的煎熬之中,唯有身边同吃同睡,成日在一起的袍泽,方才成为了彼此慰藉的依靠。

        而如今……一切回到了原点。

        周毅拼命的擦拭着通红的眼睛,最终……登上了接送的车马,他和几个同乡一道上了车,透过玻璃窗,看着那远去的辕门,那熟悉的旌旗,还有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仿佛一下子……割舍掉了自己的一段人生。

        旨意来的无情,而遣散的过程,也是十分迅速,因为……这些将士们,本就早已习惯了服从,哪怕是千般万般的不舍,也纷纷背着行囊,踏上了归途。

        …………

        京里听闻这个消息。

        顿时哗然了。

        第一军此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裁撤了呢?

        其实京中,对于第一军的印象都不错。

        第一军几乎没有扰民的现象,而且……纪律森严,曾经还平定了江彬之乱。

        这样一支军马,说散就散了,真真令人始料未及。

        而这一天,朱厚照带着方继藩和刘健、刘瑾、王守仁人等,出现在了一处茶楼。

        他们穿着便服,虽是一行人显得奇怪,不过……没有太多人关注他们。

        茶楼里,人们都在热烈的议论着,无数的话充斥进朱厚照的耳里。

        朱厚照像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抱着茶盏,慢吞吞的喝茶。

        “第一军倒是可惜了,本还以为有他们,京师也可平安,咱们这些百姓,心里倒是踏实,哪里想到……朝廷说变就变。”

        “是啊,是啊,不过……倒是听说许多士卒离营时,哭的死去活来呢。”

        “哭过这一场也就罢了,这对他们是好事,但凡是有一点出息的人,谁去做军汉?你瞧瞧,多少军汉的家里四处寻媒人去定亲,可哪一个正经人家的女儿肯嫁给他们?这军汉再做下去,要断子绝孙的。”

        “这倒是实话,这入了军中的,十之八九不是好人,配军能有什么好的,离了好,以后销了军户,好端端的做人。”

        朱厚照听到这儿……小脾气又要发作了,想要将手里头的茶盏摔了,趁势发难。

        方继藩最是了解朱厚照,忙不迭的压住朱厚照的手,低声道:”陛下……和人争执这些做什么,争赢了又如何?“

        朱厚照知道方继藩这话没错,可他依旧憋着气,于是将茶盏放下,却突然高声道:”也不尽然吧,没有这些将士,咱们能平平安安嘛?你们几个,一派胡言。“

        他这么高声说着。

        几个本是议论的人,一下子放低了声音,错愕的看着朱厚照,没想到这时候,居然有人跑来和自己争辩。

        倒是在看到朱厚照这一副年轻的模样,他们立即露出了意味深长的样子,然后一副倚老卖老,宛如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朱厚照。

        ”小兄弟……老夫是过来人,你这便不懂了吧,这从军,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你们年轻人不晓事,以后就晓得了。“

        其他人就随之纷纷哄笑起来,只以为是哪一家商贾的少爷跑出来说昏话。

        “以后小兄弟若是有了女儿,便晓得一句话,叫做有女宁死不嫁军汉,这从军之人,放在历朝历代,都叫贼配军,那是犯了罪的贼人,流放发配才充军的,你来说说看,这能有个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