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恩旨来了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恩旨来了

        周毅居然和刘司吏的女儿结亲!

        这对于整个周家而言,简直就是……天大的事。

        周家这一支,一直窝在这偏僻的地方,世世代代的务农,没有出过什么有本事的人。

        可刘司吏不一样,人家是县城里了不起的人,甚至有传闻,他极可能有机会在几年之后成为县中的主簿,而那……可是朝廷名正言顺的官儿,哪怕是九品不入流的官,可对于周康而言,那也是平时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人。

        “周毅家……有福了啊。”周康不禁感慨一声。

        三个儿子……歪歪斜斜的站在一边,口里流着哈喇子。

        别看他们年轻,可看上去,却是未老先衰。

        以往周康都以自己有三个儿子而自豪。

        毕竟……儿子越多,在村子中的地位就越高。

        可现在……回来的周毅,让周康看自己的儿子,怎么瞧怎么不顺眼。

        瞧瞧他们,站没有站相,坐没有坐相,农活没干多少就气喘吁吁,老大是娶了媳妇了,老二、老三迄今为止,连个媳妇的影子都没有,尤其是这双目无神的样子,浑身脏兮兮的,身上寻不到一丁点好处。

        周康越想,心情越气闷,瞪了他们一眼,忍不住就破口大骂:“都站在这里干什么,又不是你们娶新妇,一群混账东西,还不去干农活,不干活,谁养活你们?滚!”

        三个儿子听罢,便仓皇而逃。

        哎……

        周康摇头。

        他心里甚至开始在想,若是周毅遇到了责骂,会怎么处理呢?

        反正周康相信,以周毅的见识,肯定不会如此狼狈。

        见过大世面的,就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哪。

        …………

        过了两日……

        那刘司吏居然亲自下乡来,带了几个小吏,让这村子里又热闹起来。

        可是这一次,他们带来的却是衙里的公文。

        朝廷居然又要招募士兵了。

        这一次……招募的人数极多,不只是如此,对于从前的老兵,允许重新入伍,所有老兵,只要入伍,直接授予士官官衔,重新进京,进行整编。

        刘司吏就是为了这个事来的。

        他的准女婿,可不就是老兵吗?

        刘司吏的心情也是异常激动,将村子里的人召齐了,开始让小吏贴了告示。

        因为存着考较自己准女婿的心思,便直接对周毅道:“周毅,你来念。”

        周毅听罢,看着告示,随即开始唱喏。

        一会儿工夫,这村中的男丁个个面带喜色。

        不过继续念下去,一大半人,脸上又挂上了愁容。

        这次招募,对于新兵的要求,很高啊!

        不但要求了年龄,还有身高,甚至还有视力。

        这令那些超龄的,身高不足的,个个哭丧着脸。

        那些觉得有希望的,则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激动得雀跃欢呼。

        周康在刘司吏身边作陪,听到周毅念出的告示,脑子里顿时嗡嗡的响,他觉得自己的两条腿有些软,就要站不住了,还好周毅及时搀扶住了他。

        刘司吏满面红光,看着这村子里老幼们的反应。

        一些妇人们也听到了动静,居然也出了来,年老的婆婆和年轻的媳妇们低声说着什么。

        周康家的老三大声的欢呼道:“爹,爹,我身高够,年龄也恰好。”

        他期盼的看着自己的爹。

        他想去宁波,去京师,去吃肉。

        一想到吃肉,他的哈喇子又流了下来。

        当兵,就意味着吃肉,意味着也可以读书,意味着也能娶媳妇,不……不是娶媳妇,是媳妇找上门来。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的爹,眼中是满满的期盼。

        自己若是去当兵,就意味着家里少了一个劳动力了。若是父亲不肯自己去,那可就糟了。

        他的两个兄长,因为超龄,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周康也是激动了,中气十足的道:“去,当然要去,老三啊,我们一家人的希望,就都在你的身上啦,你要争气啊。”

        说着……周康老泪纵横。

        他居然没有一丁点儿子即将远游的苦闷,这泪水中带着的,是满满的欣慰。

        想不到……朝廷又招募士兵了,这……这……这无疑是天赐良机啊!

        他顿时觉得自家的老三,怎么看都怎么顺眼起来。

        另一边,刘司吏却将周毅拉到了一边去,低声道:“这公文,你是一字不漏的看了的,你还想回到军中吗?”

        周毅目光炯炯,却是犹豫了一下。

        他心底自是怦然心动的,可是看着自己未来的老丈人,却又不禁道:“若是去,只怕苦了翠娥。”

        刘司吏就正色道:“她是我女儿,可妇人家头发长,见识短,男儿志在四方,她在家里操持家业,伺候你的母亲就好了。公文里明明白白的,你去了军中,便是士官,这士官到底是什么,老夫也不甚明白,想来……此后还会有公文来详解,可无论如何,大小它也是一个官,比当兵要强。到了军中……总还有机会,我瞧你不是凡人,将来……肯定有出息的。你若是想去,老夫就做主啦,这两日就择日子成亲,也好让你安心回你的军中去,翠娥过了门,自当照料你的母亲,老夫这里当然也会帮衬一些,到了京之后,多修书信回来,有什么事,我们翁婿商量着办。”

        周毅听着,顿时热血上涌。

        他唯一的顾虑就是这个,万万想不到,刘司吏竟这般的开明。

        在家里的这些日子,虽是没有军中那样艰苦,可周毅却总觉得不习惯,朝思暮想的,都是想再听到那熟悉的军号和军哨声。

        这刘司吏,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每日与公文和案牍打交道,天下发生了什么变化,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看着周毅,很欣慰自己目光和运气不差,能寻到这样的女婿,这个女婿,身体强壮,有见识,读过书,且还年轻,将来一定有前途的。

        他捋须,拍了拍周毅的肩,眼中都是欣慰,就道:“不要有后顾之忧,我对子女家教甚严,翠娥也是识大体的。”

        周毅再无二话,直接拜倒在地,道:“小婿谨遵教诲。”

        片刻之后,这里就不清净了,数不清的适龄壮丁,都寻到了周毅这里。

        不只是本村,几乎是附近四乡八里的人,都蜂拥而来。

        人们询问着当兵需什么,又问要携带什么,设在宁波的招募处那儿,会不会将人挡回来。将来若当真入了军中如何如何。

        这数不清的问题,问得周毅头昏脑涨。

        刘司吏办事效率果真很快,两日之后,周毅就成亲了。新婚燕尔不久,便拜别了母亲和新媳,带着数百个适龄的年轻人们,背着行囊出发。

        无数人都出来了,前来送别。

        来送行的人,欢天喜地,只恨不得……自己的儿子或是丈夫,千万不要被军中打回来才好。

        浩浩荡荡的人群……最终涌入县里的招募处……

        县里兵房的司吏,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

        兵部募兵的公文已经发了下去,王守仁也不知效果如何。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一切都是恩师的主意,恩师……理应不会有错吧。

        他随即……便到了内阁,却发现恩师不在,去见皇上了,其实方继藩在内阁的时间确实不多,大多时候,都和朱厚照不知在搞什么名堂。

        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并不觉得有异。

        反而这家伙若是常出现在内阁里,才是稀罕事。

        刘健和李东阳得知王守仁来了内阁,倒是特意将他请来,三人各自落座,漫不经心的喝茶。

        刘健率先道:“伯安,兵部那里已开始募兵了吧?”

        王守仁便道:“是的,已经开始了,公文下发至各个布政使司,还有各府各县,现在预备扩编五军,每一军,一万五千人,这个数目不小,所需的壮丁也是不少,七万五千之数,下官心里有些担忧,只怕滥竽充数的太多。都察院那里,有人阴阳怪气……”

        “阴阳怪气……”刘健皱眉,眉挑了一下:“这些人,真是死性不改。”

        对于都察院,刘健有些失去耐心了,他是内阁首辅大学士,哪怕上皇带走了大半的清流,可都察院的职责,本就是监督,所以……说闲话的还是不少。

        刘健因为支持新政,现在在新政方面,越来越暗合陛下的心意,以至于有人开始对刘健不满,认为刘健没有大臣之风,这是投机取巧,逢迎皇帝。

        刘健就算有再好的脾气,也是对于这些人,开始失去了耐心。

        王守仁又道:“他们说,一下子要招募这么多人,少不得各府各县便会借此名目四处拉壮丁,到了那时,又不知多少百姓要欲哭无泪。”

        刘健:“……”

        拉壮丁……这本是这个时代最常见的事。

        朝廷需要人,壮丁们自是不肯的,所以……地方的官吏,为了完成朝廷的摊派,便让小吏下乡拿人,往往这等事,惹的处处鸡飞狗跳,百姓们苦不堪言。

        现在朝廷需要募近十万人,这么大的数目,可不就是拉壮丁吗?

        ………………

        感谢反天刀同学打赏的盟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