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天大的赏赐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天大的赏赐

        方继藩诚惶诚恐的道:“陛下,虽是如此,可这镇国公之爵,臣是切切不敢接受的,还请陛下另请高明。”

        朱厚照露出了遗憾之色:“看来这国公,你是嫌小了,你是想要做王啊,老方……你放心,朕是断然不会亏待你的,敕你为王,确实有些难度,少不得许多人要痛哭流涕一番,可你历来忠心耿耿,不妨,朕就敕封你为燕王吧。”

        燕你mb。

        方继藩自认自己的脾气,已经很好了。

        一听到燕王二字,顿时火起。

        这燕王,乃是朱厚照祖先文皇帝在靖难之役之前的爵位,自此之后,大明再无燕王,敕封他为燕王,这比镇国公还过份。

        方继藩憋着火气,怒道:“陛下,燕王是你的祖先。”

        朱厚照却是乐了:“好啦,好啦,不开玩笑啦。再开玩笑,你非要撕了朕不可。”

        “臣现在就想撕了陛下。”方继藩恶狠狠的道:“臣的脑疾要犯了!”

        朱厚照见方继藩被惹火了,立即装作无事人一般,转了话题道:“方卿家,今儿清早,太后有懿旨,要请你入宫觐见。时候不早啦,朕带你去。你腿脚不好,朕的乘舆让给你坐。”

        这真的不是有心坑他的?方继藩差点要翻白眼给朱厚照看,绷着脸摇头道:“我走着就好。”

        朱厚照摸摸鼻子:“那朕陪你走一走。”

        还好,朱厚照总算老实了一阵子,安安分分的陪着方继藩至坤宁宫。

        张皇后已成了太后,只是新宫未建,仁寿宫太皇太后又住着,于是新皇后方氏自是暂住在宫中的芳华阁,这坤宁宫,依旧为张太后的起居之所。

        方继藩经过芳华阁的时候,倒是想起了什么。

        什么时候该去看看自己的妹子方氏?这方皇后虽和他没有血缘,可从宗谱而言,却已算是方家的人了,朱厚照这人又不着调,方皇后要成为后宫之主,镇住诸嫔妃,却需多仰赖外朝方家,同样来说,方家在外,宫中有了方皇后,也可为方继藩提供保障。

        这妹子成了皇后,自己还未去拜见恭贺呢。

        方继藩心下这样想着……

        朱厚照见方继藩若有所思,只道方继藩不搭理自己,便唧唧哼哼道:“太后心里不舒服呢,自上皇去了黄金洲,她心情便日益糟糕,你可切切要小心一些奏对,可别惹恼了太后,不然……朕也救不了你。老方,你说一句话呀,你为何这般的小气,哎……要不,朕叫刘瑾来,你打一打他,出出气?”

        待到了坤宁宫。

        方继藩想着太后心情不好,心里也颇忐忑。

        此前已有宫人进去禀报了,太后宣见,一会儿工夫,朱厚照和方继藩便进去了。

        方继藩拜道:“臣见过太后娘娘,娘娘……”

        他一抬头,却见张太后带着微笑,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朱厚照懵了,为啥自己问安的时候,太后给自己一张臭脸,老方来了,便喜滋滋的,这是不是亲娘来着?

        “继藩,你来啦,你可有日子没来了,哎……上皇走啦,皇帝也需勤于政务,你呢,也需辅佐皇帝,本宫这儿清冷的很。来人,给齐国gongq赐座,上茶来。”

        朱厚照就叫道:“母后,儿臣还跪着呢。”

        “皇帝也起来。”

        宦官们寻了锦墩来,二人落座,方继藩道:“娘娘的气色不太好,却需小心着身子,女医院那儿,需时常有人照料才好。”

        “本宫不担心自己。”张太后叹道:“本宫担心的是上皇帝,他平时身体本就孱弱,怎么经受得住那海上的颠簸之苦。”

        方继藩便道:“娘娘放心,这沿途有的是的人照料着呢,西山医学院专门组织了一个医疗分队,都是各方面的专才,沿途侍驾左右,所携带的药品,也是应有尽有,再说上皇帝仁厚,自有天助,定能平安的,娘娘若是不信,可请龙泉观的真人来,一问便知。”

        对付老太太,显然不是方继藩的专业。

        龙泉观的那个师侄,就很有办法,一说一个准。

        反正若是上皇帝出了事,那也是龙泉观的问题,宰了便是,自己徒子徒孙太多了,杀几个也没啥。

        张太后更多的,需要的只是慰藉,到底真不真,反而是次要了。

        她脸色舒缓了许多:“如此,本宫便放心不少,除此之外……”

        她眼帘微垂:“本宫的两个兄弟,据说离了京,前些日子,听说阖府上下哭的不成了样子,说是银子没了,当然,本宫知道朝廷需要他们的银子,为了皇帝,他们也该如此。可想了想,本宫还是亏欠了他们,现在他们离京去了,至今没有音讯,这两兄弟啊,平日里糊里糊涂的,本宫真的担心他们。”

        她不禁唏嘘。

        平日里相敬如宾的上皇帝走了,闹心的兄弟们也走了。

        上皇帝让人担心,兄弟就更操心了,张家怎么就出这么两个没出息的东西呢?现在……她还在世,若是有一日,她不在了,天知道……那两个没出息的东西,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到时,谁也保不住他们。

        看着别人家的人,哪一个都有出息,再看看自己家……

        方继藩和朱厚照面面相觑,方继藩心里也晓得张太后的心思,便立即道:“两位国舅年纪也不小了,已经长大了,出门在外,自能照料好自己的,还请娘娘放心,他们也是聪明的人……不会有事的。”

        “你说……他们能有出息吗?还是一辈子浑浑噩噩?”

        边说,张太后边直勾勾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

        这个……可不好说啊,好吧,这两个狗东西,怎么瞧,都是一副作死的样子。

        见张太后一脸郁郁,方继藩自是知道自己不能说大实话。

        方继藩咳嗽一声,道:“娘娘……这……”

        “本宫将他们托付给你,若是他们好了,便是你的功劳,他们若是不好,还需你来帮衬。”张太后突然道。

        方继藩看了看朱厚照,朱厚照还一副笑呵呵的样子,方继藩却想,陛下这脑子里真的缺一根弦啊。

        太后这话,不是明摆着吗?

        这两个是国舅,国舅不托付给皇帝,这是为啥,还不是做母亲的,觉得自己的儿子不太靠谱?

        而托付给方继藩……这既是将方继藩当做自家人,也是认为,若是答应,那么势必信守承诺。

        这个时候,能说不吗?

        方继藩就只好道:“娘娘放心,臣一定……想办法……”

        呼……

        张太后长出了一口气:“好啦,如此,本宫就放心了,皇帝啊,你现在已是九五之尊了,这国家大事,若有不决,要多问问继藩的意思。”她顿了顿,又道:“外朝的人,本宫一个都信不过,从前他们可没少弹劾本宫,也没少弹劾皇帝,这些人都口口声声说为了朝廷,效忠皇帝,可还不是先顾着自己,他们这样说,有的是想要乌纱帽,有的呢,是想从皇帝身上要好处,皇帝要留着一个心眼,切切不可让他们给蒙了,继藩是自己人,他既是你的兄弟,也是你的妹夫,我们是一家人,这才是信得过的。”

        张太后不是一个太有见识的人,毕竟后宫里待的久了,妇人也往往更相信自己的亲族,这一番话有很多漏洞,毕竟这深宫之中,便是兄弟父子都相残呢,可方继藩听了,心里却舒畅得很,还是自己的岳母,深明大义啊。

        一旁的朱厚照就忙道:“是,朕晓得了,母后放心便是,儿臣这样聪明和明智,岂会让人给蒙了?”

        张太后便笑,低头喝茶。

        方继藩也忙低头喝茶。

        朱厚照见大家没有回音,一时觉得不自在。

        临别时,张太后起身,要亲自送朱厚照和方继藩出宫去。

        这是有违宫中礼仪的,可方继藩却知,张太后年纪大了,孑身一人守在这坤宁宫,身边的亲人越来越少,平时里,亲人的问安,更多只是礼节,对亲族的倚赖,反而更浓厚一些。

        方继藩心里唏嘘,到了坤宁宫口,张太后又道:“两个兄弟,便交付你啦。”

        方继藩于是拜下,郑重其事的道:“娘娘放心,儿臣敢不尽心竭力。”

        他如此郑重,更多的是为了让张太后心安。

        张太后方才微笑。

        离了坤宁宫,朱厚照若有所思:“老方,朕突然想起,似乎母后好像和平时有所不同,她是不是有心事?”

        方继藩下巴要掉下来了,忍不住道:“陛下现在才发现?”

        朱厚照对张太后是真心孝顺的,于是担忧的道:“这可如何是好?”

        方继藩就认真的看着他道:“两手准备,一方面,是上皇帝和两位国舅那儿不能出事,另一方面,得靠梁女医?”

        “梁女医?”朱厚照眼睛一瞪。

        方继藩正色道:“娘娘身边不是没有伺候的人,却唯独缺了可以说话的人,陛下懂了臣的意思吧?”

        很显然,又要让方继藩失望了,朱厚照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口里道:“不懂!”

        很干脆!

        符合朱厚照可怜的情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