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贪天之功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贪天之功

        朱厚照兴致勃勃的将人寻来,劈头盖脸便问:“预备好了吗?”

        “好了,今日特意提前安排了车次,陛下,此车已检修过了,理应不会出什么问题,不过为了防范于未然……”

        这人话还没说完,朱厚照就一挥手:“什么防范于未然,混账,信不信朕抽你。”

        见陛下扬手要打,这车站的站长一脸错愕,他想象中的皇帝,不该是这样的!

        方继藩在旁语重心长道:“陛下,试车要紧。”

        朱厚照方才背了手,道:“此车挂了多少节车厢?”

        “按着吩咐,照规矩,挂了八节车厢,每车厢三十人。”

        朱厚照颔首点头。

        这个数目,是蒸汽车最大的满载值,在以往……这个数字是很可怖的,一车便可运载二百四十人,如此的运力,只有在满载的情况之下。

        不过一般情况之下,很多时候,在京里奔跑的蒸汽机车,往往都会满载,不但会满载,甚至还会有许多人挂上火车。

        毕竟……人多嘛,尤其是在客运高峰的情况之下。

        因而……此时火车便开始吃力了,光听到吼,走的极慢,时速有二十里便不错。

        可即便是如此,这等速度,对于这个出门基本靠走的时代,也是极惊人的,寻常的百姓们,早已习惯了依靠火车来出行,一方面是作坊的大量出现,许多人从农人成为了工人,成为工人之后,人们开始渐渐有了时间的观念,另一方面,也是这时代的铁路虽是对乘客不太友好,可胜在价格还算低廉。

        朱厚照先是将张太后搀扶出来。

        张太后疑惑的道:“这是鹤龄和延龄他们……他们设计的?”

        朱厚照笑呵呵的道:“正是,正是,母后,你且在此等着,朕先去试车。”

        有人给张太后搬来了座椅,奉上茶。

        张太后倒也不疾不徐,她不敢上这铁疙瘩里去,总觉得怪吓人的,虽知道大体安全,因而呷了口茶,心里却在想,何时自己两个兄弟,竟开始瞎琢磨这个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看向方继藩。

        这蒸汽机车,据闻和皇帝还有继藩息息相关,皇帝历来嫌弃自己的两个舅舅,她虽是苦口婆心劝导过,可一提到这两兄弟,皇帝便恨得牙痒痒,这一点……很令张太后担心。

        因而……两兄弟造蒸汽机车的事,肯定和皇帝无关,那么……莫非是继藩?

        在张太后看来,方继藩是个稳重的人,人也忠厚,她还记得上一次方继藩去给她问安,她提及过这两位国舅,表现了她的担忧,让方继藩好生的看顾着,转眼之间……

        张太后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不禁又有些担心,这两个兄弟,不但不成器,还不靠谱啊。

        却在此时,朱厚照已扯着方继藩上了车,方继藩透过玻璃看着窗外,随即……车头处,铲煤匠人开始烧锅炉,随着一声嘶吼,车厢哐哐的开始震动。

        作为一个小白鼠,方继藩心有些紧张,倒是朱厚照大喇喇的翘腿坐着。

        紧接着,震动更加的剧烈,蒸汽机车终于开始动了,透过玻璃窗,分明可以看到窗外的事物开始不断的后移,随后……蒸汽机车开始狂奔。

        方继藩对此,没有太大的感知。

        可朱厚照在此时,突然来了精神:“这劲不小啊,老方……这劲头不小。”

        他突然眼前一亮,果然是行家,只一感受,便晓得有哪些不同了。

        沿着铁轨,蒸汽机车依旧狂奔,似乎动力充沛无比。

        火车头上,浓烟自烟囱之中滚滚而出。

        挂着八节车厢的蒸汽机车速度开始越来越快,以至于……车厢的震动,越发的明显。

        方继藩看着外头越来越快移过的景色,倒是觉得稀松平常。

        朱厚照却是手舞足蹈起来:“快,真快啊。老方,这已是风驰电掣了,你有没有坐过这样快的蒸汽车?还真成了,成了……”他激动的搓手。

        方继藩内心平静,心里想,何止坐过,比这快不知多少倍的也坐过,这玩意,老古董都不如。

        事实上……在其他的车厢里,多是研究所以及车站的人员,在此刻,他们也纷纷觉得不可思议起来。

        这种满载的情况之下,竟跑的如同根本没有挂车厢一般轻松。

        许多车厢里,已是沸腾了。

        对于研究人员而言,这显然……又是一道新的大门在他们的面前打开。朝着这个新的方向,或许……无数成果即将出现。

        而对于车站的人员而言……他们看到的……却是银子。

        数不清的银子……

        理论上而言,同样一锅煤的损耗,带来的运力不同,即意味着收益的不同。

        现下的铁路,其实收益并不高,一方面是需大量的人员,还需浪费大量的煤炭,甚至还包括了检修和折旧之类的许多开支。

        可一旦……在某一方面,可以大大的节省银子,或者同样一趟车,能带来更大的运力,这就意味着……利润……

        有了利润,才能有更多人有肉吃。

        蒸汽机车开始竭力的奔跑,一路没有停歇,犹如一头蛮牛,沿着轨道,莽撞无比。

        朱厚照握着扶手,不断的赞叹:“快,太快了,哎呀,老方,朕要飞了。”

        飞你大爷……

        方继藩依旧如老僧坐定,心里忍不住吐槽,这叫飞?后世的绿皮车都能吊打你。

        一趟车之后,最终……蒸汽火车沿着环形线,又回到了西山的始发站。

        当火车徐徐的开始放慢了速度,在烟雾缭绕之中,渐渐的停稳时。

        朱厚照已是跳下了车。

        早有几个侍驾的院士匆匆赶来。

        “陛下……陛下……”

        朱厚照面带红光,激动的问:“花了多少时候。”

        回话的人也是很激动:“绕了新城一圈,花费了四刻钟,陛下,足足比此前的蒸汽机车,几乎快了一倍,这还是满载的情况之下……若是空载,只怕更为惊人。”

        方继藩在旁听着,心里也在计算。

        如此算来,时速已达到了四十多里了,比之从前如老牛拉车一般的速度,满载的情况下做到这个,确实算得上可怕。

        朱厚照惊讶的道:“快了一倍?”

        “是。”这计时的院士笃定的道:“臣的钟,最准的,陛下若是不信……”

        朱厚照一挥手:“这下好了,这下好了,说起来……朕的两个舅舅,何来这样的本事?来人,来人,将他们召回京来,朕倒是想等他们回来,讨教一二。”

        说着,朱厚照背着手左瞧右看,口里道:“母后呢,母后何在?”

        他四处寻张太后。

        而张太后依旧坐在那儿,一旁自有人伺候,可听到那进站口处轰隆隆的蒸汽机车轰鸣,又见无数人欢呼雀跃的朝着那方向涌去,张太后心里奇怪。

        一会儿,便见朱厚照兴冲冲的来,欢快的看着她道:“母后,了不得啊,了不得,母后可晓得这有多了不起?这不啻是重新发明了蒸汽机车,两位国舅,不愧是朕的舅舅,哈哈……”

        见朱厚照激动的样子,张太后却是愣住了。

        她无法理解,这到底有什么了不起之处。

        可在此时,却已有人激动的溜了出去,一路朝交易所奔去了。

        方继藩猛然醒悟过来:“不好,陛下……这下糟了,咱们的动静太大。”

        “什么,什么意思?”朱厚照看向方继藩,一时反应不过来。

        方继藩道:“动静这么大,肯定有人要打听了去,只怕这消息一出,如此重大利好,少不得这交易所里,西山建业涉及到铁路的股票,都要疯涨不可。”

        朱厚照对这个也是懂的,听罢,骤然就醒悟了什么。

        他猛的打了个哆嗦,眼睛一瞪,急忙大叫道:“对啊,对啊,刘伴伴,刘伴伴。”

        刘瑾忙上前:“奴婢在。”

        朱厚照连忙吩咐道:“快,赶紧……去交易所,去打听一下,只怕现在要回购股票也已迟了,不过……若是大涨,却也未必是坏事,那些商贾们看到了商机,还会不肯投银子吗?同样的铁轨,跑的蒸汽机车,运力可翻倍,亦或者速度可翻倍,这是一锅煤带一倍的货和人,如此……未来铁路的经营,才算是真正的有利可图了,不愁他们不投银子,老方……这大明的铁路修建,未来要可期了。”

        刘瑾听了朱厚照的吩咐,连忙亲自备了快马,疯了似的往交易所去。

        而对于朱厚照而言,一个巨大的前景,已经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从前规划这些铁路,四处求银子,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许多人认为修建铁路回款太慢,利润也不足吗?

        可一旦……这个情况发生了改观,这将意味着……无数人将对铁路开始看好。

        而这……才是真正的利国利民的大事啊。

        “母后,朕等不及了,朕要亲自去一趟交易所。”朱厚照心急火燎的道:“朕要看看……是否如老方的猜测一般,若是如此……朕就可高枕无忧了,母后知道不知道,这可比朕练了十万精兵,还要有益。”

        张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