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重大利好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重大利好

        交易所里已是沸腾了。

        市场里总会出现无数的消息。

        商贾们需敏锐的去甄别各种消息的真假。

        且不同的利好亦或者是利空消息,也需去分析对市场带来的影响。

        这是一个智者的游戏,因为这个世上,谁也看不到未来,绝大多数人甚至不会知道明日会是什么样子,任何一次错误,就意味着大量金银的损失。

        可同样的结果,一旦做出了准确的判断,就意味着日进金斗。

        此时……一个消息已经开始流传。

        陛下与齐国公至西山车站试车,新的蒸汽机车已经研制,并且大获成功,载货量可直接提升一倍有余。

        消息一出,无数人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去打探消息的真假。

        各大商行,亦有专门的人员进行分析。

        一时之间,流言蜚语漫天的飞,各种消息,更是传遍了半个京师。

        陛下又去研究所了。

        这就难怪了,难怪一个多月没有署理朝政。

        此前还一直称病,原来竟是去了那儿。

        什么……

        连太后也去了?

        这太胡闹了,这……这……

        有人开始痛心疾首了。

        对于他们而言……皇帝就该有皇帝的样子。

        从前是太子的时候,大家不想管,也不敢管。

        可现在……天子承载的,乃是万民的期待啊。

        陛下一个多月不思朝政,奈苍生而何?

        更可怕的是……

        张太后年纪大了,现在又被拉去了宫外头抛头露面,这算是怎么回事?

        于是……翰林院和都察院炸开了锅。

        这些年来,处处被打击,清流们犹如过街老鼠,再也没办法挺着胸脯做人了。

        上皇又带走了一批,留下的,大多都是明哲保身之辈。

        可这一次……没法忍了。

        有人将案牍前的砚台一摔,直接站起来,义正言辞道:“诸公,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再这样下去,国家社稷安在?再装聋作哑下去,大明可就没了。不成,我等该去迎驾,去迎驾。”

        众人看去,心里满是钦佩,似这样震耳欲聋的话,是有许多日子不曾听说过了,就像恍如隔世一般。

        站出来的人,乃是御史陈彦。

        就是那位记录下新皇帝登基之后,生病多少次的仁兄。

        陈彦绷着脸道:“我已看不下去了,死便死,即便是死,也要死个明白。”

        其余人听罢,似乎受了他的感染,纷纷道:“走,一起去迎驾。”

        于是浩浩荡荡的人,朝着交易所去。

        说是迎驾,实则却是讲个明白,陛下这皇帝,到底还做不做了?

        这才刚登基呢,便如此,往后…………可怎么办。

        实在不成,就想办法给上皇帝上奏,我们治不了陛下,上皇帝若是知道皇帝不思朝政,难道还治不了陛下吗?

        陈彦带着几分悲壮。

        他的悲壮感染了许多人。

        大家都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因而,虽未必有直面陛下的勇气,却也有为陈彦摇旗助威,精神上支持的动力。

        百官至交易所的时候,圣驾已经到了。

        朱厚照看着西山建业挂出的牌子,价格果然已开始涨了。

        张太后第一次出宫,对这交易所也算是久闻大名,方知原来这里这般的热闹。

        他们是便装来的,人一到,立即便进了一个厢房,商贾们现在人声鼎沸,心思都在西山建业的股票上,所以也没人察觉到异样。

        朱厚照落座。

        便听刘瑾禀告道:“陛下,西山建业还有其他钢铁相关的股票,都已开始上扬了,许多人说,只怕要好许多日子呢。”

        朱厚照呷了口茶,笑吟吟的道:“好的很,好的很,继续去打探,朕现在什么都不缺,唯独缺的,就是银子。”

        刘瑾自是兴冲冲的去了。

        朱厚照兴致盎然,献宝似的和张太后说起此事,说穿了,什么是股票呢,就是要办一件事,可是银子不够,于是将股份拿出来,到市场上来卖,若是有人认为这个事有利可图,自然而然,拿出真金白银,投入这件事中去。

        朱厚照道:“母后,这天下最要紧的事,便是修铁路了,铁路修通了,便有天大的好处,到时,国库丰盈,百姓们,也可安居乐业,不只如此,将来儿臣……”

        他似乎觉得继续说下去,有些不妥,便又乐了,对张太后道:“总而言之,只需修通了,自太祖高皇到朕为止,这百多年的时间里,再没有任何功绩可和儿臣相比。”

        张太后见皇帝乐不可支的样子,也不禁为之露出喜色:“这便好,这便好,皇帝想着社稷,想着万民,这是好事。”

        正在此时,交易所里,却来了不速之客。

        却是一群大臣,气势汹汹的来了。

        以陈彦为首,他们一个个颐指气使,待进了这交易所,顿时觉得这里乌烟瘴气。

        陈彦腰杆子挺直,心里却只轻描淡写的扫视这里的商贾,难免生出鄙夷之心。

        这些人,真是眼睛掉进了钱眼里,俗不可耐。

        只是……他没心思顾着这些商贾,只高声道:“臣陈彦,闻陛下在此,在此恭迎圣驾!”

        说罢,掸了掸身上的官服,摘下乌纱帽,拜下。

        其他人有样学样,纷纷拜倒。

        商贾们没见过这样的驾驶,又惊又疑,却又嫌这些贸然进来的人碍事,要知道,此时此刻,大家一盏茶几十两银子上下呢,稍稍错漏了最新的讯息,不知损失几何。

        于是有人四处张望,有人却依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挂牌的地方,不肯落错任何一个股票的涨跌。

        还有人拿着小簿子,小簿子上记录了密密麻麻的数据,还有许多自己的心得。

        交易所依旧还是闹哄哄的,分明是两个世界的人,却凑在了一起,彼此都觉得吵闹。

        过一会儿,却有人被拥簇着出来,只见朱厚照龙行虎步,他显得很不满,厉声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他这一喝,才真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此刻……交易所一下子安静下来。

        陈彦依旧跪着,道:“陛下,臣等来迎驾。”

        竟然……是皇上!

        太突然了,商贾们几乎沸腾,此时再顾不得其他的了,接二连三的拜倒。

        朱厚照背着手,怒气冲冲的。

        他万万料不到,百官追到了交易所里来,怎么,将朕当做囚犯了吗?做太子的时候,便成日让自己守规矩,现在做了天子,却还这般处处想管着。

        朱厚照冷着脸,恼怒的道:“迎什么驾,朕令你们迎驾了吗?”

        “陛下该回宫中了,陛下称病已有月余,陛下……臣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陈彦正色道。

        朱厚照看了方继藩一眼,方继藩会意,咳嗽一声:“陛下在办大事,尔等都且退下,有什么事,过一些日子到奉天殿说。”

        陈彦便仇恨的瞪着方继藩。

        陛下肯定是好的。

        如果陛下不好,一定是他身边有人出了问题。

        陈彦道:“齐国公,陛下根本没有病,而是和你一道在宫外嬉戏,齐国公乃是忠良之后,难道就不怕,如此引来大家对陛下的非议,陛下不理朝政,会是什么后果?这些后果,齐国公担待的起吗?”

        这话很不客气,甚至……

        方继藩虎躯一震。

        想不到……今日居然碰到了不怕死的。

        好多日子,不曾见过这么霸气的人了。

        方继藩佩服的看了陈彦一眼,心头忍不住的道:这样的人才,不把他全家老小送去黄金洲,我自己的失职啊。

        方继藩就冷笑道:“陛下在外嬉戏,你可看见,却在此胡言乱语。”

        “不是嬉戏,又是什么?”陈彦死死看着方继藩。

        朱厚照咳嗽一声:“朕在造车。”

        “造车也是嬉戏。”陈彦说的毫无顾忌。

        他现在已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百官们都跟着自己来了,虽然只是精神上的鼓励,可现在若是自己战战兢兢的请罪,从今便没法做人了,因此大起了胆子:“这是不务正业,皇帝者,天下之表也。陛下统帅四海,臣民宾服,视为君父,多少人的身家性命,都维系在陛下的身上,每日从各州府送来的奏疏,都需陛下过问处置,陛下代天牧守天下,岂可荒于政务,这……陛下对得起列祖列宗,对的起上皇帝吗?”

        说到此处,陈彦觉得自己更有了底气,语气越来越激烈:“造车,自然有匠人去造,陛下是皇帝,怎么可以亲力亲为。”

        “因为这是天下最要紧的事!”方继藩也是忍不住了,反驳他:“朝中的政务,朝廷自有章程,该怎么处置,有内阁,有六部,有九卿,可造车关系重大。”

        “呵……那么……齐国公可知道,就在前日,岭南大荒,民大饥,这难道不是重要的事?”

        方继藩气定神闲:“朝廷拨付钱粮赈济即可。”

        “好一个即可。”陈彦的眼里似要喷出火来,他觉得方继藩不可理喻:“那么比之造车若何?”

        方继藩看着陈彦,不吭声了,脸色却更冷了。

        陈彦嘲弄的道:“齐国公乃是内阁大学士,此时也不敢做声了吗?”

        “不是。”方继藩却是脸一转,大声道:“刘瑾何在,查一查,现在市值几何了?”

        刘瑾已钻了出来,他眼睛也是冒着火苗,看着陈彦,只恨不得将陈彦撕了,这是自己的干爷爷,胜过自己的亲爹,自己的亲爹,还把自己阉了送来宫里,可自己的干爷爷对自己多亲?

        刘瑾安耐住心里的杀机,只老老实实的对着方继藩道:“干爷,涨了三成多了,市值增长一千七百万两纹银,接下来……可能还要涨呢。”

        当刘瑾开口说到两千七百万两,还是纹银的时候,骤然之间……交易所里鸦雀无声了。

        这时候,商贾们才想到,噢,对了,这事儿得赶紧过去,大家还要交易。

        而陈彦却是懵了。

        “……”

        方继藩露出微笑:“看来陛下造车,在你这狗东西眼里,是不起眼的事,来来来,这一千七百万两纹银,还有后续增长的数目,涉及到了朝廷修铁路的花销,你来补足,补不足,也不打紧,查一查他身价几何,这位御史如此忠心,满脑子想的都是朝廷和百姓,百姓们现在日盼夜盼,便是铁路贯通,这修路的银子,找这狗东西,不拿银子出来,便算是这狗东西对社稷不忠,对百姓不仁,抄他家,能凑多少是多少。”

        陈彦脸色已经变了,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他回头看看自己的同僚。

        只见同僚们依旧拜着,却谁也没吭过一声,头垂得比之前更低了。

        他们只是来凑数的,毕竟是精神上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