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天上掉馅饼

        朱厚照见这陈彦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样子,心情甚是愉快,正待要给方继藩帮腔。

        那陈彦心有不甘,到了这个地步,似乎也只有……鱼死网破了。

        可就在此时,外头有人道:“内阁大学士刘健,李东阳到。”

        说着,二人一前一后进来,率各部尚书,进了交易所,见陈彦还活着,心里都吁了口气。

        刘健二人听到百官去迎驾,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当今皇上的性子,他们最清楚不过的,如是现在去触逆鳞,这陈彦十之八九要倒霉。

        虽是觉得陈彦这个人多事,惹麻烦,可毕竟此公是御史,倘若陛下闹出什么事来,这只怕又要震动天下了。

        一个陈彦,固然死不足惜,可若是因为陈彦的死,而引发皇帝的名誉受损,这是身为臣子,不愿看到的。

        刘健到了朱厚照的跟前,就连忙拜倒:“老臣见过陛下。”

        朱厚照见了刘健来,倒是规矩了一些,面上温和一些:“刘师傅来,又是因为何事?”

        刘健道:“陛下……老臣也是来恭迎圣驾的,陛下这些日子离宫,老臣心里不安,恳请陛下回宫,好使天下臣民们安心。”

        这话并不逆耳。

        朱厚照便道:“回便回吧,只是这陈彦,在此指斥朕有失臣德,朕非要治他罪不可,刘师傅来了正好,朕想问问,当治何罪?”

        刘健心里叹息,却忙道:“陛下,陈彦乃是御史,言之,可无罪。何况……老臣知道他迎驾,也是为了朝廷,是为了陛下,并无过失之处,恳请陛下宽恕。”

        朱厚照却显得不乐意。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下不来台,现在还要他宽恕此人?

        他倒是想要宽恕,可问题在于,今日宽恕,明日便又不知多少御史要故技重施,今日不给陈彦一点颜色看看,杀鸡儆猴,从此以后,便什么都要对这些御史言听计从了。

        朱厚照不愿重蹈自己父皇的覆辙。

        可是……当着刘健的面,竟也不知如何说好。

        身旁的方继藩,似乎猜测出了朱厚照的心思,便道:“陛下这些日子都在研究所造车,正因为造出了这新的蒸汽机车,大大提高了速度和载货量,以至天下人都看好现在朝廷在修的铁路,刘公,李公,西山建业的市值,因而暴涨,这铁路……又多了一千多万两银子的资金,而这……都是陛下这些日子挖空了心思造车的结果,可这陈彦……竟在此指责皇上不务正业,刘公,李公,你们厉经数朝,来评一评,世上有这个理吗?”

        什么……

        果然,银子一向是最震人心的。

        刘健和李东阳二人对视一眼,内心深处已是翻江倒海了。

        一千多万两银子。

        只转眼之间?

        铁路的好处,是看得见的,现在满朝文武,几乎没有人阻止铁路的修建。

        可铁路修建起来,却是花费无数,这也是人所共知的事,朝廷现在修的铁路,就已为了银子,到处募集钱粮,虽然没有动用到国库,可这巨大的投入,却还是让刘健和李东阳都心疼。

        陛下造个车,就……

        若如此……这可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啊,银子越多,能修的铁路越多,甚至刘健还有私心,他希望铁路能修至河南去,惠及自己的河南老家。

        一下子……刘健就开始对陈彦心生嫌弃起来,早忘了这个狂妄的家伙,不禁道:“陛下,倘若如此,岂不是朝廷又可规划几条线路?”

        “这是当然的。”朱厚照兴冲冲道:“铁路的好处,朕就不必多言了吧,刘师傅,这铁路涉及到的既有边镇的稳定,又关系着国计民生,朕是天子,难道不该操心吗?”

        “是,是。”刘健忙道:“陛下所言甚是。”

        朱厚照接着冷起了脸,又道:“既如此,那么这陈彦,要不要处置?”

        “这……”刘健又开始为难了。

        他当然已经觉得陈彦碍事了,甚至巴不得这陈彦有多远滚多远,此等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只晓得成日讲大道理的家伙,越发的令人生厌。

        可让刘健说出口,还是件为难的事。

        却在此时,突然……有人道:“陛下……”

        声音却是自商贾之中发出来的。

        许多人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

        却见那一个个拜倒的商贾之中,有人朝着朱厚照方向叩首。

        区区一个商贾,在此时居然敢斗胆放言。

        朱厚照却是一点也不生气,却故意道:“这个家伙,好大的胆子,何事?”

        商贾咳嗽一声,眼巴巴的看着朱厚照,他心情有些紧张,依旧战战兢兢的道:“草民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刘健等人皱眉,他们觉得这商贾颇有冲撞圣驾的意思。

        朱厚照气定神闲:“说来朕听听。”

        “草民在想……不知我等商人,是否可私设铁路?”这商贾鼓足了勇气,突然道。

        此言一出……顿时众人哗然了。

        居然有人想要私设铁路……

        当下的铁路,当然比之后世起来,造价要低廉的多,毕竟……构造也是简单。

        可这投入,依旧是可怕的。

        虽说语出惊人,朱厚照倒是来了兴趣,他打起了精神:“你也想要造铁路?”

        面对问话,这商贾忙道:“只以草民一人之力,当然不可,可若是草民拿出一部分的本金,再进行招股,自西山购置蒸汽机车,招募匠人,进行建造,想来如草民这般志同道合之人,也非少数,众人拾柴火焰高,草民人等,当然造不起大动脉,可譬如自天津卫至山东某府的铁路,却也未必造不起,草民所做的,乃是丝绸的买卖,经营的商行,规模稍大一些,进项和利润倒是可观……”

        他似乎急于想要让朱厚照知道,自己本身具有足够的实力。

        可此时……朱厚照和刘健人等,却个个身躯一颤,眼里投着光。

        他们所关心的,却是这商贾前头的话,商贾们拿出本金,建造支线。

        朝廷能修建的,毕竟只可能是大动脉,将来完善各条支线,也未必不可行,可问题就在于……等到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可若是让商贾们募集资金建设,等铁路建成,或许会出一些问题,譬如有的商贾见有利可图,便拼命提高运价。

        只是当今天下,要解决的不是好和坏的问题,而是有没有的问题。

        若是如此,那么在未来,可为朝廷节约数不清的金银,这……这又牵涉到了多少的银子啊。

        刘健此刻,竟有几分眩晕。

        这商贾一问,许多人也开始意动,纷纷交头接耳,也有商贾道:“要修路,最紧要的是解决当下土地的问题,若是无地,却也修不成,天下的土地,多自西山钱庄,倘若西山钱庄准许建设使用……只是不知,朝廷肯不肯。”

        这些商贾,终究还是极信赖新皇帝和齐国公的,这才如此的大胆。

        朱厚照顿时红光满面,却是看向那商贾,他心里生出了疑惑:“卿家莫非以为,这修铁路,有利可图?”

        这商贾连忙道:“草民方才算过,以现在的运力,加上投入的巨大成本,若是寻常的线路,每年能保持微利,便算是不错了,只是这微利,胜在稳妥,铁路贯通,便可坐地收银子。当然,若只是为这微利,投入如此多的钱粮,几乎掏空草民的身家,草民是断然不敢冒险的。”

        这是实话……

        朱厚照为之颔首点头。

        其余人俱都竖起耳朵,细细听起来。

        却又听这商贾道:“可是……如此巨大的投入,看的当然不可能是眼下,草民所看的,乃是十年,二十年之后。此前……草民并没有这样的意识,可今日……正是因为新车的出现,才让草民意识到,铁路乃是百年大计。现在修起来,运营,固然是微利,可十年之后,若是蒸汽机车又得到了改造呢,到了那时,运行的更快,承载的更多呢?陛下这一次可以如此,那么只要将来……蒸汽机车还可能提速,承载的货物,就将会越来越多,同样一锅煤带来的回报,也将更大。”

        “草民想挣的,乃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的银子!”

        商贾就是商贾,倒也没有故弄什么玄虚。

        毕竟,有的商贾所投资的,本就是未来,今日的蒸汽机车提速,给予了他们巨大的震撼,那么今日可以提速,往后,怎么可能不可以呢?现在不挣银子,未来……说不定是一座金山银山。

        君臣们都是一愣,沉默了良久。

        交易所里,静寂无比,每一个人都在消化着这番话,有的商贾,也动心了。而许多大臣,陡然之间,却突然发现,似乎寻到了一个良方,一个不必朝廷筹措金银,便可使铁路从无到有,犹如变戏法一般神奇的法术。

        刘健面上大喜,却是小心翼翼看向皇帝和方继藩。

        他倒是巴不得陛下和齐国公赶紧同意才好,至于……那陈彦,此人一派胡言,若非是陛下不务正业,何来今日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