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为国为民方继藩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为国为民方继藩

        刘健已是满面红光,只巴不得朝廷一文钱不出才好,现在只盼着陛下赶紧应下来,至于那陈彦,他已没心思再去理会了。

        朱厚照亦是面有得色。

        只这一趟,便不知能平白赚来多少银子了。

        他爽快的颔首道:“此事,朕恩准了,准你们自行修建铁路。”

        方继藩听了,似乎是怕朱厚照又乱许诺什么,君无戏言哪,于是立即在一旁补充道:“陛下的意思是,准你们修铁路,你们将规划报上来,所需西山钱庄的土地,则是西山钱庄以地入股,这占个五成五的股份,不算过分吧,到了那时……铁路修好了,尔等自是坐地收利。”

        这时代的商贾,自是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西山钱庄以地入股,对他们而言,反而是好事,如此,自己的投资等于是与西山钱庄捆绑一起,这个就是最大的保障啊!

        有了保障,于是许多商贾都面露喜色。

        朱厚照一脸错愕的看了方继藩一眼,万万料不到老方竟如此之狠,就出个不值钱的地,便占去了大量的股份。

        这岂不是空手套白狼?

        他佩服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方继藩则依旧面带微笑,岔开了话题,朝那刘健道:“刘公,这陈御史是个有风骨的人。”

        方继藩顿了顿,又道:“方才他的一席话,不是没有道理,虽说陈御史辱骂了我,可正因为他的仗义执言,才令我感到,自己的错误。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正因为朝廷有陈御史这样的人,才能让人看清自己的过错啊。我听了陈御史之言,心里极欣赏他,我听说都察院现在职缺不少,不妨就升任陈御史为都御史,以此奖掖他的忠直,如何?”

        升官?

        刘健一愣,这有点不合常理呀,在他心里,方继藩绝不是这么大度的人啊!

        陈彦本以为自己的死期近了,谁料……

        他错愕的看着方继藩,一脸的警惕。

        朱厚照不禁微微有些不悦。

        方继藩随即道:“总之,我要保举陈御史,他这么爱抬杠,不,他这么爱弹劾,实是我大明不可多得的人才,他若是不做都御史,实在可惜了,明儿就送他去黄金洲,让他巡视方家的封地,以后让他每日指摘方家的过失,我要以陈御史为我的镜子。”

        黄金洲……

        陈彦听到这几个字,顿时就头皮发麻起来。

        那是方继藩的地头啊。

        说实话,跟着上皇帝出海,尚且还只算是流放。

        现在方继藩要让他去黄金洲,但凡是有一点心眼的人,都晓得,这等于是自己的身家性命统统都落在了方家的手里,一旦登了船,谁会晓得,自己会不会在汪洋大海里被人做掉,丢进大海里喂鱼!

        方继藩这狗东西,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啊,那汪洋之上,便是死了,也绝没人去理会,毕竟行船本就有巨大的风险的,人们只会遗憾,你陈彦时运不好。

        陈彦立即哀嚎:“不,我不去黄金洲。”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方继藩突然拉下脸来,似乎是因为成了内阁大学士,大家总觉得方继藩脾气好。

        可此刻,方继藩方才还在感慨陈彦是个忠直的人,转瞬之间,方继藩突然身上杀气腾腾,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陈彦,面露狰狞之色。

        陈彦猛的打了个寒颤,连忙看向刘健。

        刘健则是默不作声,现在他倒是想知道,各地的铁路,能否筹款开建。

        陈彦这样喜欢搞事的人,还是眼不见为净吧。

        敬酒自是去黄金洲,罚酒是什么,可就说不定了。

        陈彦像抽空了一般,眼眶红了,战战兢兢,瑟瑟发抖。

        其余百官,此时是连精神上的支持,竟也没了,犹如惊弓之鸟。

        朱厚照就立即道:“方卿家既然觉得陈彦此人还有用处,那么朕准了,明日送他去黄金洲,登船的资费,朕出了。好啦,时候不早,摆驾回宫!”

        朱厚照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刘瑾则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陈彦。

        别看刘瑾在朱厚照和方继藩面前,是一只小猫,还是被阉割了的那种,可在别人面前,却就成了一头饿虎,他抖了抖面上的横肉,皮笑肉不笑的咧开了嘴。

        朱厚照先去恭请了太皇太后,而后自己登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到大明宫。

        先将张太后送至奉天殿,张太后落座,吁了口气。

        今日之行,让她觉得震撼,她是三十多年前入的宫,哪里想到,宫外的世界,早已是大变了样子。

        朱厚照道:“母后,此次实在多亏了两位舅舅,凭借着他们所提的理论,以及涉及的方案,大明的科学院,只怕又要多两个院士了。”

        院士……

        张太后一惊。

        她早就从上皇帝口中得知,这科学院的院士,都是绝顶聪明的人,自己的两个兄弟……他们配吗?

        可看着朱厚照提及两个舅舅,语气显得敬重了许多,张太后心知皇帝的为人,自己这个儿子,好坏都写在脸上,不喜的人,也假装不了喜欢,可若是佩服的人,也同样能在他的脸上看出来。

        “除此之外,此番他们立了大功,朕自要论功行赏,朕欲赐寿宁侯为国公,建昌伯为侯,只恐百官非议,不过……先交由礼部去办好了。”

        张太后更是惊的瞠目结舌。

        却见朱厚照身后,方继藩面带微笑。

        这在张太后眼里,方继藩的笑容,定是有所深意,这里头,只怕方继藩出力不少吧。

        张太后竟是别有深意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方继藩则回以一个懵逼的表情。

        张太后大喜过望的道:“你与两个舅舅,本就是一家人,这件事成与不成,本宫都不在意,本宫所在意的,是皇帝的心意,上皇帝去了黄金洲,本宫是日夜的想念,只恨不得也跟着陪伴上皇大驾,去黄金洲侍奉上皇才好,可心里既放心不下皇帝,又放心不下张家……哎……”

        朱厚照忙道:“母后切切不可去黄金洲,那黄金洲现如今,乃是不毛之地,母后怎么受得了这颠簸之苦。”

        张太后本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随即,微笑道:“无论如何,本宫现下心安了,继藩啊,明日让秀荣入宫来,本宫有话要说。”

        方继藩忙是应承下来。

        随即,朱厚照和方继藩告辞而出。

        自坤宁宫出来,朱厚照皱眉,难得的露出几分忧心,道:“老方,母后似乎极想去黄金洲啊,这黄金洲有什么好的,朕方才还见母后想说什么。”

        方继藩随口道:“或许是娘娘放心不下上皇呢。”

        “父皇有这么多人伺候,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方继藩贼兮兮的道:“或许就是因为伺候的人太多了呢,要是不小心,上皇帝给陛下折腾出几个兄弟来。”

        “呀。”朱厚照气咻咻的道:“他敢?反了他!”

        说罢,又觉得失言,朱厚照一耸肩:“母后实在是想太多了,父皇不至如此吧,老方,是不是?”

        方继藩不回答,沉默了良久,却道:“陛下是越来越有天子的气象了。”

        这话……意有所指,从前他敢之类的话,分明是上皇帝对朱厚照的台词,现在好啦,一朝权在手……

        朱厚照随即摸了摸鼻子:“老方方才还真是狠心,一下子就要了五成五的股份。”

        这事是正事,方继藩就郑重其事的道:“陛下所言的,乃是铁路之事?”

        朱厚照道:“在朕看来……”

        方继藩打断他:“陛下,铁路乃是国器,涉及到的,乃是国计民生,准许商贾们修铁路,这是对的。朝廷能调动的银子,毕竟有限。可陛下有没有想过,倘若是天津卫修至京师的铁路有利可图,自是千千万万人前仆后继肯拿出银子来,以此得利。可我大明,只天津卫至京师的铁路吗?商贾们绝不会修建铁路去大漠,也不肯拿出银子去修通前往造价高昂的入川铁路,最终……还不是得朝廷想办法,能获取大利的铁路,让他们将利益统统拿走了,那么……其他的铁路,朝廷拿什么修?西山钱庄,若是不截取这些股份,不以五成五的股份,掌控这铁路的所有权,将来……岂不是要受制于人?亲兄弟尚且明算账,何况是朝廷与商贾呢?现在陛下虽借助于商贾,却也需将丑话说在前头,以免将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朱厚照听罢,似乎懂了:“朕还以为你与商贾如胶似漆,原来也有这些心思。”

        方继藩正色道:“臣只忠心于两样东西,一个是陛下,一个是天下苍生。但凡是对陛下和苍生有利的事,臣才肯去做,而且是尽心尽力的去做,其余之人,于臣而言,不过云烟。”

        朱厚照想了想,直勾勾的看着方继藩:“朕重要,还是天下苍生要紧?”

        方继藩:“……”

        ………………

        感谢铃铛哥升级为本书盟主。

        感谢唐三藏(还有两个符号,横竖打不出)打赏十万,成为本书又一位新盟主。

        在此拜谢,啊……忍不住想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