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重大项目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重大项目

        好吧……

        李天等人收了方才的胡思乱想。

        可不管怎么说,只当这是草图来看待吧。

        毕竟师祖日理万机,也不可能花费太多功夫制那正儿八经的工程图。

        嗯……

        一定是这样的。

        于是众人的目光又落在这些草图上头,神情专注,只是这一看……竟骤然来了兴趣了。

        这图纸……显然非同一般,某种程度而言,这对于李天等人,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当然,对于工程学院上下人等而言,经过了新城的建设,铁路的建设之后,他们从中摸索了许多的经验,尤其是结构力学和混凝土的出现,在新城的建设之中,已使许多人得以大显身手。

        经验,就是这么一步步积攒的。

        可现在……师祖所提供的图纸,等他们好不容易看明白时,却一个个摩拳擦掌起来。

        李天非常清楚,能不能做到都是其次的,是否需要新的知识,也都是其次。

        搞工程,最需要的是银子,只有甲方肯投银子,什么都可以摸索。

        投了银子,建出这么一个玩意出来……却不知又能从中积攒多少知识,这些知识,更不知能转化为多少论文。

        李天现在离院士,还差临门一脚,可想要一步踏入院士的领域,却总是差许多的火候,说到底,他缺的就是这等超大体量的工程。

        李天盯着图纸,脑子已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如何增强结构,如何设计,这样的情况之下,巨大的应力,是否会导致垮塌。

        “师祖……这是……”李天脸上带着疑惑。

        方继藩看着这些家伙,很简洁的吐出三个字:“建出来!”

        李天等人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道:“只怕……破费不少。”

        他们都是有真才实学的人,虽只看了简单的草图,可一下子就看出这不是简单玩意。

        方继藩就冷着脸道:“第一期投入一百万两银子,后续……还有第二期、第三期……”

        方继藩最讨厌别人跟他谈银子了,谈银子就是在侮辱他!

        我方继藩是缺银子的人吗?

        李天等人已开始眼睛里冒星星了,卧槽……大手笔啊,这下好了,这里头实在有太多可施展的空间。

        李天生恐师祖不信自己的才华,立即道:“师祖,这样的建筑,若是用混凝土或者是砖石,是万万不可行的,必定要崩塌,学生思来想去,当初学生建设一处戏院时,曾用过一种建筑方法,倒是可行,当然……具体如何,却还需重新设计。”

        “什么方法?”方继藩饶有兴致的问道。

        李天立马回道:“钢结构。”

        方继藩点头,颇为满意:“总而言之,立即拿出方案,要确保不会有任何的纰漏,预算的事,不必你们操心。这个工程,李天你来试试看,我甚是看好你。”

        李天听罢,身躯一颤,师祖……居然如此看得起他?

        方继藩之所以选择李天,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第一批工程学院的学员,现在大多在工程领域地位崇高,有的甚至已经成为了院士,他们现在更多倾向于理论上的研究,而新一代的佼佼者们,这个李天,倒是主持了不少的工程,且那第一个钢结构的戏院,就是他主持完成,虽然经过了不少老一辈的院士们协助,但是有了这些经验,选择这个家伙……不会有什么差错。

        李天已是激动得热泪盈眶,连忙拜倒道:“师祖……学生……学生无以为报……”

        方继藩却不打算再跟他们多说了,一挥手:“现在可由不得你在此耽误时间,赶紧去吧,先出一个草案,而后多向你的恩师、师叔们请教,拉起一个队伍来,倘若出了差错,饶不了你。”

        “是,是。”李天心里激动的不得了。

        他虽是主持整个设计和工程,可如此大规模的工程,势必整个工程院都要参与进来,而自己……则是这个项目的核心啊!

        方继藩打发走了这些人,吁了口气,忙将草图收了,直接丢进了炭火里,烧了个干净。

        王金元还留在一边,看着少爷烧了草图,不禁一脸肉疼的道:“少爷,这……这……烧了多可惜,方才少爷只给他们看看,若是他们记不住少爷的草图,可怎么办,为啥……不让他们带走?”

        方继藩正气凛然道:“我是什么人,不是我方继藩不谦虚,而是实事求是的说,我方继藩乃是名动天下的人,倘若这些狗崽子们带走了草图,还将这玩意当做了传家宝,千百年之后,这些狗崽子们的崽子们,没准儿还要将这些草图拿出来展览呢,展览,你懂不懂?我要低调,要谦虚,后人们想看我的墨宝,我偏不给他们看。”

        王金元的表情顿时舒展开来,钦佩的翘起大拇指道:“少爷果然和那些狗东西不同。”

        方继藩坐下,却是吩咐道:“工程的事,你要上心,他们出了预算,要多少,拨多少,这工程……并不好建……除此之外,西山铁业,多建一些铁作坊,现在哪里都需钢铁,可不能供应不上。”

        王金元就道:“这些年,又是建新城,又是修铁路,这钢铁的作坊,遍地开花似的,各处的铁矿都在勘探,运来的矿石,堆砌如山,现在许多铁路,都是在修建的原地直接建起钢铁作坊来,拉去一批老匠人,招募一批学徒,便可建窑开工,西山铁业这些年来,搭建的钢铁作坊,年产已至十数万吨,可依旧……还是供不应求,其实不必少爷吩咐,小人已规划了几个作坊,至于铁矿,也探勘出来了不少,问题的根本,还是在运输上,当然……其实只要有需求,运来了铁矿有利可图,这些都不必发愁,有的是人会想尽办法去解决的。”

        说起这个,王金元可谓是如数家珍。

        他是方家的大管家,方家的产业布局极多,这些数据,他都需牢记在心里,毕竟他家少爷喜怒不定,天知道少爷何时会问起,若是答不出,会被打断腿的。

        好在今日少爷脾气好……

        片刻之后,方继藩便背着手,哼唱着曲儿走了。

        王金元又大大松了口气。

        …………

        保定府。

        这里的铁路,可以直接连接京师。

        因而,这保定也成了通衢之地,再加上新政的不断深入,这保定已隐然有了京师之外一处大城的气象。

        在这保定的车站,永远都是最热闹的。

        无数人自京师而来,又有无数人上京师去。

        以至于每一段时间发车的蒸汽机车,依旧还是供应不了如此巨大的人流,寻常人根本买不到票,只好站着。车厢里闷热,因而车厢的门是打开着的,蒸汽机车轰隆隆轰隆隆的发车,那车厢里,便有无数个人挂在车门前。

        车站的人员,察觉到了两个形容猥琐的人,他们每日都来回坐车,一日下来便可能坐三四趟。他们可能是在京师下车,再坐车回来,也可能会在中途的停靠点停下,等下一次看到的时候,他们又活蹦乱跳的到了保定车站。

        这两个家伙,穿着旧衣,风尘仆仆的样子,贴身藏着干硬的蒸饼,各自拿着两个葫芦做茶壶。

        因车站免费提供热水,所以这两个家伙只要在车站,车还未发时,他们便总是会出现在热水供应的地方,第一时间拿葫芦装满热水,一直要装到葫芦里的水溢出来,烫到他们抓葫芦的手,他们才龇牙咧嘴的扑哧扑哧发出疼痛的声音,而后小心翼翼的将葫芦塞上。

        之所以车站的人员对他们引起注意,还是因为他们的葫芦……特别的巨大,背在身后头,宛如两个小水缸。

        他们每日登车之前,都会用竹片记录下发车的时间,甚至还会观察人流,登了车,在拥挤的人潮之中,居然会掏出一块怀表。

        须知这怀表,在当今,乃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寻常百姓根本见都见不着,价格高昂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可偏偏……他们身上居然有。

        每到了一处车站停靠,他们便掏出怀表来,而后细细记录。

        发车时,再记录。

        那竹片永远都是密密麻麻的。

        就这般,足足过去了一个多月。

        他们才销声匿迹了。

        而随后……在另一处通往天津卫的车站,他们又出现了,每日大清早来,似是检阅车站的将军,第一时间出现在了供水出。

        甚至有人发现,这两个家伙居然装了热水之后,倒了一些米进去,下一次……他们发现,这些米在热水浸泡几个时辰之后,居然熟了,他们从葫芦里倒出来的,不再是水,而是热腾腾的粥。

        “记下,记下……这一趟车……中途停靠是一刻……记好了吗?”

        “记好了,哥。”

        这被叫哥的,自是张鹤龄,张鹤龄掏出了车站里取来的时刻表,对照着看,随即眯着眼道:“这群狗东西,这一趟,怕又要晚点了。哎……”

        张鹤龄一声叹息!

        …………

        感谢马建元同学成为本书新的盟主,在此致以十二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