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八仙拜寿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八仙拜寿

        虽是觉得诧异,可张太后人等却还是站了起来,领着方继藩和一干命妇们出了殿。

        殿外头,果然是搭起了高台。

        下头棚子也预备好了,老太皇太后和张太后等人落座,方氏与朱秀荣侍奉在左右。

        方继藩想躲到一边儿去,张太后眼尖,微笑着道:“继藩往哪里去?”

        方继藩只好驻足,尴尬一笑。

        紧接着,好戏便登场了。

        先是一干戏子登台,先唱了一段《八仙拜寿》,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皇家嘛,图的就是一个喜庆。

        老太皇太后和张太后二人窃窃私语,津津有味的谈论着哪一个角儿唱的好。

        紧接着,哐当一声……众人定睛一看,顿时哗然。

        “皇上………是皇上……”

        方继藩立即拿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此时,朱厚照登台,他披着头,单看这模样,便足以震惊四座了。

        身上穿着一件短装,戴着遮了半张脸的墨镜,手里提着一把胡琴。

        刘瑾小心翼翼的跟在后头,脖子上吊了一根绳子,绳子上牵着小鼓。

        朱厚照朝着这边招手:“曾祖母,母后,朕在这儿呢。”

        太皇太后便努力的睁着眼睛看,不太认得这是自己的曾孙。

        张太后脸上的表情……哭笑不得。

        不过……终究是自己生出来的儿子,还能怎么样?

        张太后道:“皇上这又是要做什么?”

        方继藩下意识的就立即道:“娘娘,这和臣没有关系。”

        张太后狐疑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立即干笑:“是啊,也不知皇上折腾出了什么新奇玩意。娘娘过诞日,皇上就恰好……你说巧不巧。”

        此时,台上的朱厚照清清嗓子,扶了扶大墨镜,刘瑾则将鼓放下,盘膝坐在朱厚照身后,似乎有点心虚,眼睛左右看看,似乎希望自己是个隐形人。

        朱厚照开始弹起了胡琴。

        这胡琴一起……谁也没听过这样的曲子,完全没有戏味,彩棚外头的命妇们,便开始窃窃私语,有人掩嘴轻笑。

        朱厚照这时扯着嗓子吼道:“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唱到此处,后头的刘瑾敲鼓,同时用他特有的男低音扯着喉咙道:“噢…噢…噢…噢……”

        张太后:“……”

        朱厚照又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刘瑾继续敲鼓:“噢……噢……噢……噢……”

        “……”

        人们震惊了。

        谁也不知……这皇上唱的什么名堂。

        至于刘瑾那个狗东西,噢啊噢的没完没了。

        可朱厚照唱的正欢,不知多少处走了调,到了后来,嗓子哑了……刘瑾恪尽职责,依旧噢个没停。

        张太后的脸,已变成了猪肝色。

        方继藩眨着眼,他震惊了,当时还只是玩笑,没想到……陛下还真敢来……

        朱厚照一歌唱罢,呼了一口气。

        命妇们个个面上带着尴尬,可随即纷纷叫好。

        朱厚照便喜滋滋的道:“万万想不到,朕喜欢唱这歌,你们也如此的爱听,这是朕万万想不到的,如此甚好,朕再唱一遍!”

        于是众命妇个个花容失色,笑容便凝固起来。

        张太后皱着眉头朝方继藩招手:“这什么歌,闹得很,别唱了,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要吃不消。”

        方继藩忙点头:“噢,噢,臣这就去请皇上。”

        方继藩一个箭步跑过去,将朱厚照从戏台上好说歹说的劝下来。

        朱厚照则是美滋滋的道:“怎么样,老方,是不是很惊喜。你这歌儿好啊,朕就是一无所有,你这样有银子,朕的手里这么多烂地,母后过诞日,你准备送多少礼钱,要不折现给朕吧,朕内帑快不够用了,哎呀……朕还要唱。”他哼着调子,轻声唱道:“你这就跟我走……”

        身后,刘瑾下意识的敞开他的沙哑嗓子道:“噢……噢……噢……”

        这一次只噢了三句,方继藩反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刘瑾的声音终于戛然而止。

        方继藩怒骂道:“噢噢噢,噢你m个头啊噢,你再噢一句试试看。”

        刘瑾吞了吞吐沫,吓得打了个寒颤,努力给方继藩使眼色,意思这是陛下的意思。

        待朱厚照到了彩棚里头,忙是拜下,喜滋滋的朝太皇太后和张太后磕头行礼,朗声道:“儿臣恭祝母后岁岁平安。”

        张太后僵硬的脸色,方才好看一些。

        朱厚照随即朝太皇太后道:“曾祖母,孙臣唱的好听吗?”

        太皇太后露出慈和的笑容道:“好好好,皇上唱什么都好听。”

        朱厚照又喜滋滋看向张太后道:“母后以为呢?”

        张太后:“……”

        此情此景,她这是要说真话,还是假话呢?

        朱厚照便叹息道:“儿臣唱的自是不好,儿臣是有自知之明的,本来只是博母后一笑,可谁知母后不喜,看来这是儿臣的过错。不过……”

        他晃了晃脑袋:“儿臣发现,唱歌挺有意思的,吼啊吼的,自个儿心情便都好了。”

        张太后这才道:“可你是皇上,怎可这般呢,传出去,别人要笑话的。”

        朱厚照便道:“今日是母后的大喜日子,儿臣也不是天天唱。”

        张太后终究还是笑了,溺爱的看他一眼:“本宫承你的情,起来吧,接下来……是什么?”

        “听戏,后头还有两场呢。儿臣点了母后最喜欢的四郎探母。”

        张太后脸色更加和缓:“好,好,好。”

        朱厚照先是在一旁陪着张太后说了一会儿闲话,而后趁张太后人等看戏看得入神,便蹑手蹑脚的扯着方继藩出了彩棚。

        他背着手,和方继藩一前一后晃悠,一面道:“老方,你怎么苦着个脸?”

        方继藩沉痛的道:“陛下这般,外头的人又要说闲话了。他们不敢说陛下昏聩,只会说陛下身边出了奸臣,这一切都是臣教的。”

        朱厚照瞪大眼睛:“本来就是你教的呀,你现在不认?”

        方继藩自己乐了:“原本只是和陛下开个玩笑,料来陛下不会唱的,谁晓得陛下竟真唱了。”

        朱厚照就乐呵呵的道:“其实挺有意思,虽然里头的词儿,朕看的晕乎乎,可吼起来就是带劲。且不说这些了,朕听说,你在那封地上开始营建了工程,这是什么工程?”

        “现在八字没一撇,臣不敢泄露天机,不然就不灵了。”

        朱厚照便道:“朕现在就日夜盼着你的许诺算数呢,可朕想破脑袋,也无法想象如何将那地涨那么多……”

        方继藩道:“这事儿,陛下已提过了数次了,陛下放一万个心便是了,不过……臣还是那句话,这是臣的封地,臣在里头做什么,谁也管不着。”

        朱厚照乐了:“你这些话,可不要让人听了去,不然,人家还以为你想反了呢。老方,说实话,你到底想不想反?你看,这古往今来,谁不想造反做天子啊。”

        方继藩忍着揍朱厚照的冲动,认真的道:“臣在外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能约束,只要不谋反,逍遥得很。可是陛下做天子,难道真有臣快活吗?成日这么多人盯着看着,上至太后,下至百官,人人都希望陛下做他们所希望做的人,做这天子……到底有什么好呢?何况臣家族世受国恩,臣若反,良心安在?当然,这些都不要紧的,最要紧的是,皇上如此的圣明,明察秋毫,臣岂敢反?”

        朱厚照拍拍他的肩:“你我是好兄弟,好朋友,就算你反了,朕也断不会奈何你的,你若是反,朕首先会想的是,朕哪里薄待了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令你不满的事,人都说做了天子,便是孤家寡人,可朕不同,朕宁可不做一个好皇帝,也要做一个讲义气的汉子。”

        方继藩咧嘴笑了,这笑容由内而外的透着真心。

        正在此时……刘瑾小跑而来:“娘娘寻陛下和镇国公呢。”

        于是二人只得回去,继续听戏。

        在宫中耗了大半天,从宫中出来后,方继藩便回了镇国府。

        这座椅还未坐热,王金元便来了:“少爷,方才寿宁侯来了一趟,见少爷不在,晓得少爷入宫祝寿去了,他说他待会儿也去,不过……留了一个簿子在此。”

        方继藩点头:“我看看。”

        王金元取了簿子,方继藩打开,立即头皮发麻。

        可细细看下去,他却来了兴趣,忍不住的道:“有些意思,有些意思……将这东西送去周刊,刊载出来,让人议一议吧。”

        王金元明白少爷什么意思了,任何事,得先在周刊里出现,而后才会引发许多人的讨论,讨论之后,往往就可能出现一个新的东西,最后实施。

        王金元道:“还有一事……”

        “说罢。”

        王金元道:“他们临走时,搬了点东西走,说是……说那东西不是好物,少爷留着妨主,晦气……这是为了少爷好……府里的人,不敢拦他们。”

        方继藩的目光立即警惕的一扫,随即咬牙切齿道:“我的镇纸呢,我的象牙镏金蹲螭镇纸呢?”

        王金元咽了咽吐沫,脸色惨白,一声不敢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