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东西二帝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东西二帝

        方继藩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难道就因为几千两银子的砚台,去和张家那一对狗东西拼命?

        终究还是自己的亲人哪。

        方继藩抬起眼来。

        那王金元已吓尿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家心胸如大海一般宽阔的少爷已经原谅了张家兄弟,忙是道:“少爷,小人万死,小人没有看住……”

        方继藩一挥手,转了话题:“陈庄那儿如何?”

        “陈庄?”

        看少爷没有追究下去,王金元松了口气,连忙道:“现如今陈庄上下已是热火朝天,那李天拿了银子,招募了数万的匠人,这家伙……糟践银子的本事倒是不一般,他雇佣的匠人,比市价高。听说……这陈庄那儿的地基,都比寻常的建筑要深得多呢,用的全是钢铁,几个钢铁作坊专门供应,少爷……小人总觉得……总觉得这李天,在糟蹋咱们的银子啊!”

        看着一脸肉疼的王金元,方继藩噢了一声,对于糟蹋银子的李天,他其实……甚是满意!

        作为一个合格的乙方,不糟蹋甲方的银子,那还是人吗?

        我方继藩啥都不多,就是银子管够啊。

        王金元见方继藩无动于衷,便硬着头皮道:“现在外头有许多的传言,毕竟陈庄那儿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什么传言?”方继藩对这倒是有点好奇。

        王金元小心翼翼道:“说是……说是……少爷只怕又想卖宅子了,还说……陈庄那儿如此偏僻,离新城这么远,附近啥都没有,乃是不毛之地,傻子才去那儿买宅子住呢。”

        方继藩乐了,哈哈大笑起起:“这群狗东西,本少爷如此为国为民,居然认为本少爷只为了卖一点楼?一群鼠辈,不必理会他们。”

        王金元显得担心,觉得那些人的一些话也没错,陈庄那儿,确实不是好地段啊。

        当然,唯一的好处,就是那地方乃是少爷的封地,也就是说……那不是在私契方面是方家的,在更高的层面,也是方家所有。

        方继藩又道:“这些狗东西,不必理会。”

        王金元忙点头:“是,是,此外还有一事,是厂卫那儿发来的示警,说的是奥斯曼的事。”

        “奥斯曼?”方继藩对于那奥斯曼的苏莱曼印象颇深。

        这个人……虽是年轻,可当初他来京时,方继藩却能感受到,此人腹中有一种寻常人难见的雄心壮志。

        这样的壮志,在寻常人身上很少见,因为人们的志气,往往是根据自身的情况而变化的,一个人饿着肚子,他的志气可能就是吃饱饭,一个人吃饱饭了,他的志气便是有诺大的家业。

        而有一种人,他们与生俱来的,便是有一种超越了寻常人的志气,比如朱厚照……朱厚照乃是天皇贵胄,要成为一个圣君,固然便应该是天皇贵胄的志气。

        可朱厚照显然不只于此,他所谓的圣君之梦,并非是循规蹈矩。似朱厚照这样的人,他的梦想,显然已超越了他本身的身份。

        苏莱曼也是这样的人。

        是以,方继藩对苏莱曼,颇有几分警惕。

        方继藩凝神道:“你继续说下去。”

        “厂卫们发现,随着商贾交流日益增多,有一群商贾,似乎一直都在向奥斯曼走私违禁的商品,其中囊括了冶炼钢铁的配方,还有某些火器,不只如此,还有一些西山医学院明令禁止的药材。”

        方继藩皱眉,冷笑道:“这群吃里爬外的东西,怎么,走私这些,能挣很多银子,那么,为何咱们西山不自个儿去卖?”

        王金元:“……”

        方继藩脸色缓和了一些:“你继续说下去。”

        “问题的关键之处就在于,这些走私,价格都极合理,这些私商,倒是没有狮子大开口。”

        方继藩脸色越不好看了。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听说……这苏莱曼在奥斯曼,自从独尊儒家以来,招募了大量的儒生,而这些儒生,都纷纷依附苏莱曼,甚至这奥斯曼对外自号为大秦,他们修撰四书五经,收集各种儒学的散册,还设立了内阁,建立了翰林院和都察院,设立了六部,他们改编了军队,以巡抚制约地方。这苏莱曼,行事果决,以至,奥斯曼上下,纷纷学习汉文和儒学。甚至还有一些儒生潜回了关内,四处宣扬奥斯曼的好处,声称这苏莱曼,乃是如宋仁宗一般的圣君。”

        方继藩忍不住冷笑道:“宋仁宗算什么圣君?”

        “可读书人喜欢宋仁宗。”王金元道:“正因如此,投奔奥斯曼的儒生不少,也有人心心念念的希望能够为那奥斯曼效力,少爷还记得当初勾结倭寇的私商吗?这些私商,从前大多受高门大户的庇护,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某些商户,大多和地方的士绅有很大的关系,是以……厂卫那儿查知,走私这些违禁品,通奥斯曼的,想来和这些读书人有关系。”

        面对这么个结论,方继藩竟是无话可说。

        “厂卫那儿是想来问问少爷,是否立即大加搜捕,拿人。”

        “拿人?”方继藩摇摇头:“先不要有什么动作,只暗中查一查吧,若是大张旗鼓的拿人,难免使人不安,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等本少爷慢慢收拾他们。”

        王金元忍不住道:“其实小人也不知这些人如何想的……”

        方继藩一挥手道:“这件事,自然和勾结奥斯曼的儒生有关,这些人在我大明已是失势,自是不甘……”

        方继藩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才又道:“其实本少爷也无法想象他们是怎么想的。”

        不过……

        方继藩眯着眼:“既如此,对外放出消息去,就说……这陈庄和皇上有关,为的就是筹募新军的军费,还有……陈庄确实是要卖宅子,这价格嘛,嘿嘿……可是不菲。”

        王金元看着方继藩,脸上堆着不解:“少爷,这……”

        方继藩自信满满的笑了笑道:“你放出消息去便是了,就看他们上不上钩了。”

        王金元点头:“是。”

        ………

        西山的消息一出。

        市面上果然大多数人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方家又要卖宅子了。

        据说……价格竟还是天价。

        是为了筹募新军的军费。

        许多人议论着,大多数人都不禁摇头,陈庄……太偏僻了,砸多少银子都没有用。镇国公这是想银子想疯了啊。

        一个商队,已是启程预备出发,他们的目的,是一路向西,抵达玉门关歇脚之后,再穿越国境,前往奥斯曼。

        前往奥斯曼的商队极多,一方面是奥斯曼本也算是富庶,且又因为,奥斯曼跨越三洲,掌控了通往陆路前往昆仑洲,佛朗机甚至是南下天竺的通道。

        无数的商品抵达了那里,或是就地出售,或是继续沿地中海至地中海沿途的城镇售卖,又或者,可以南下天竺。

        陆路的成本固然高昂,可大明的宝货,只需到了地中海或是天竺,往往奇货可居,利润却也是不小的。

        何况,从大明至奥斯曼,沿途还算安全,甚至在奥斯曼,用汉话,已经可以和当地人进行简单的沟通,在奥斯曼境内,更有大量的儒生,可以为他们提供向导,这也导致,人们愿意走这一条商路。

        有一些儒生,去了奥斯曼,受了奥斯曼皇帝的重用,甚至已有人成为了封疆大吏,他们的亲眷,自是纷纷前去投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而这些人若有同乡组织商队前往,自然可以得到许多的便利。

        陆地上的丝绸之路,已成了不少商行争夺的目标。

        一个商行里,即将出发的商队已经做好了准备,商行的少东家在此刻,却是将一封密密麻麻写了许多奏报的绢布,缝在了自己的里衣,而后,浩浩荡荡的商队,带着京里数不清的消息,踏上了旅途。

        商队抵达玉门关,需要数月的时间。

        可一旦出了玉门关,那夹带消息的人,便脱离了商队,骑着快马,一路疾奔,他们熟知大漠之中的每一处绿洲,而在每一处绿洲里,也有专门的接应之人,一旦穿越了沙漠,便可一路抵达奥斯曼的国都。

        现如今,奥斯曼的国都,最宏伟的建筑,便是新建的孔庙。

        这座巨大的建筑,每日都有络绎不绝的人抵达这里,对那至圣先师们行礼。

        贵族们已经开始普遍以模拟大明京师的口音为荣了。

        因而,汉话开始向寻常的百姓那里慢慢的普及。

        苏莱曼在弹压了许多的反抗之后,将那反抗之人,统统诛灭,以至奥斯曼境内,再无人敢表现出反对的声音,奥斯曼的禁卫军,牢牢的控制在了皇帝的手里。

        地方上,巡抚开始取代卡夏,而贵族们在恐惧之下,为了表现自己的忠诚,纷纷学习四书五经。

        此时……那四个月之前,还在京师的少东家,此时却已被请到了奥斯曼的宫廷。

        苏莱曼在明德殿亲自会见了他。

        这少东家拜下,行了大礼。

        苏莱曼则放下了手中的《春秋》,眼皮子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