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吾皇圣明哪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吾皇圣明哪

        “草民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这少东家很激动。

        苏莱曼微笑:“卿此番来辛苦啦,不是说自京来此,需半年功夫方至,何以卿家只四月便到。”

        “事急,特来禀奏皇上。”这少东家道。

        苏莱曼见他风尘仆仆,心知定有大事发生。

        此时,这少东家四顾左右,露出一副紧张之色。

        苏莱曼则抬眼看着着侍驾左右的诸廷臣和学士,笑了笑:“他们都是朕的心腹,朕像信任自己的手足一样信任他们,卿不必疑虑,有话但讲。”

        一旁的众廷臣和学士们,都是纶巾儒衫的打扮,听了这些话,面上固然不露声色,可眼底深处,却不禁流露出了感激之色。

        在明时一钱不值,唯独来了奥斯曼,却受如此的礼遇,他们能感受到苏莱曼对他们至诚的关怀,无论这是御下之术也好,还是苏莱曼的真心实意,在他们心目之中,圣君就当如此。

        少东家就咳嗽一声道:“大明皇帝,赐方家一块封土,就在天子脚下,方圆十里之地,虽小,却是打破了常规。”

        苏莱曼依旧露出微笑:“此事,朕已知耳。”

        几乎每隔一些日子,大明就有人前来禀告关于大明所发生的事。早十日之前,苏莱曼便已知晓这事,正因如此,所以他对整个大明,可谓是了若指掌。

        少东家道:“可问题就在于,旨意下定之后,那方继藩就立即开始营建工程,在那封地之内,欲投银千百万之数,要建造无数的宅邸,陛下,这方继藩此举,显然是有的放矢,不只如此,草民还打探到了一个消息,西山似乎希望,借这些工程,抬升土地的价格,此后再卖宅邸以资军费。”

        一下子

        苏莱曼的脸微微的一沉。

        前头卖地之事,他一点都不紧张,毕竟每隔一些日子,消息送来最多的就是方家卖地的消息,今日是方家借修铁路之机卖地啦,明日是方家开发了新城东南,卖地啦。后日是天津卫设港,于港口左近,卖地啦。此后又是方家已经不满足于修建铁路卖地,而是拿着一个规划的图纸,他们居然也能把地和宅邸卖出去。

        可后头这番话,却令苏莱曼警惕起来。

        以资军费!

        大明已开始设立常备军。

        这显然和奥斯曼的禁卫军一般,苏莱曼早就见识到卫所制的糜烂,因此对于常备军颇为警惕。

        当然,他也清楚,大明设置常备军最大的障碍,就在于他们的国库无法支撑,而现在方继藩居然希望协助大明皇帝,借开发方家封地来筹措军资。

        苏莱曼眯着眼,手抚案牍,格外的警惕道:“大明新帝好大喜功,虽有隋炀帝的气象,四处修建铁路,扩充军备,耀武扬威,可这些本就不是大明朝廷可以负担得起的,可方继藩此人若是能为大明朝廷筹措军资,到时大明常备军必定会不断的膨胀,朕见识过他们的火器,虽托诸位取来了冶炼的图纸,也偷偷请了一些匠人来,可要完全的仿制,却是不易。现在他们若是增设军马,手持火器,迟早乃我大秦心腹大患。朕欲大治天下,内圣而外王,岂容此饿虎于朕卧榻之下酣睡?诸卿以为,方继藩如此,可以成功吗?”

        众学士和廷臣们窃窃私语。

        对于方继藩,乃至于朱厚照,甚至是整个大明,他们可谓是了如指掌。

        方继藩那些把戏,在奥斯曼的翰林院里,早有数百个学士在不断的研究了,莫说是方继藩五岁开始上房揭瓦的事,便是何时偷看人洗澡,如何卖房的套路,早就分析得清清楚楚。

        在议论之后,有一人站了出来,正色道:“陛下,臣以为,单凭投入大规模的银子,是不可能卖出高价的,那一片地,臣知道,距离新城有一些距离,最重要的是,此地的闲置土地极多,如此巨量的土地,一旦推入市场,如何能奇货可居呢?那方继藩显然是想银子想疯了,此前建学堂,建戏院,建医学院,都是为了卖宅子,可此番他还想故技重施,只怕”

        其他人纷纷点头。

        方家卖宅的套路,这已不是机密,根据他们对京师的了解,这已绝不可能。

        苏莱曼却显得不放心,可诸生都是众口一词,便看向那少东家:“你们德胜商号,是如何看待?”

        “陛下,草民来时,家父曾有叮嘱,说是那一块地,他亲自去看过,西山的投入,乃是大手笔,花费惊人,可陈庄确实价值不大,家父曾私下询问过京中的上下人等,他们对于陈庄,也都丝毫没有兴趣。哪怕是大明再建一座宫殿于陈庄,也没人肯买了,可见方继藩故技重施,极难成功。”

        “如此便好。”苏莱曼露出了笑容,终于放下了警惕之心。

        他倒是能体会方继藩的感受。

        毕竟一个人从卖宅上尝到了甜头,难免还想继续卖下去,毕竟一直卖一直爽。

        西山将此作为敛财的手段,倒没什么意外。

        可方继藩被利益蒙蔽了眼睛,还想如此,可成功了一次,不代表可以成功第二次。

        苏莱曼想了一下,道:“既如此,还是需小心一些,若还有什么进展,立即奏报才是。”

        此时却有人道:“陛下,臣有一言。”

        说话的乃是大儒李政。

        李政的名号,当初在大明,可谓如雷贯耳,现如今进了奥斯曼,也受了苏莱曼的优待。

        苏莱曼看了他一眼,温和的道:“先生有什么话要说?”

        李政道:“陛下,西山想开发陈庄,请问陛下,若是中途发现根本无法收回成本,当如何呢?”

        苏莱曼一愣。

        李政道:“到了那时,西山必定要壮士断腕,收回此前流入的金银,及时止损。陛下可知,这西山富可敌国,若是及时止损,自然也不会对西山伤筋动骨。可如果”

        李政露出了几分意味深长的表情,继续道:“如果陛下将陈庄的开发,当作是隋炀帝修建大运河呢?”

        苏莱曼似乎有所醒悟:“卿家继续说下去。”

        李政道:“那么只有西山源源不断的投入金银进入陈庄,投入在一个无用的工程上,这对陛下将来便有极大的益处。因此,臣的建言是,无论成与不成,陛下都不能坐视不理,而应当有所作为。既然这陈庄根本难以成功,那么陛下要做的,应该是让方继藩看到成功的希望,而源源不断的进行投入。”

        苏莱曼眼睛一亮,道:“如何可以做到让西山源源不断的投入?”

        “此事易耳。”李政见苏莱曼对此来了兴趣,他满面红光。

        说实话,他来了奥斯曼,一直受到了苏莱曼的礼遇,莫说是宅邸,便是连妾室都准备了几个,他一直觉得受之有愧,现在终于到了自己表现的时候了。

        李政便道:“我们在大明也掌握了不少的商行和财富,甚至陛下驻扎在京师的商队,也颇具气象,陛下不妨将计就计,先派人制造声势,让人购置一批宅邸,那方继藩见此,觉得大有可为,势必更有信心,如此,陈庄的开发就少不得要继续大增了。其他的商人和士民们见状,难免也受蛊惑,纷纷至陈庄置业。”

        “如此,这岂不是助长了陈庄的开发,使其成功?”

        “可大量的土地和宅邸都在陛下的手里。”苏莱曼道:“陛下可记得,当初方继藩如何用郁金香的种子,榨取佛朗机人的财富吗?只要陛下手里的土地和宅邸足够多,涨了,陛下的财富大增,到了必要的时机,陛下一声号令,统统抛售,西山如何肯让这地价暴跌,少不得要拼命的稳住行情,而到了那时陛下疯狂的吸取他们的金银,将他们榨干为止。”

        苏莱曼惊讶的道:“先生大才啊,朕一直只知先生精通经义之学,万万料不到,先生竟还精通经济之道。”

        李政面有得色,捋须:“陛下,区区不才,不过倒是对那《国富论》略知一二而已,这国富论看似高明,其实不过是鸡鸣狗盗之术,难等大雅之堂,远不及陛下所行之王道。不过用来对付这方继藩此等奸邪小人却是足够了。”

        苏莱曼动心了。

        此举可以大力的削弱大明,同时,奥斯曼亦可从中获取暴利。

        他现在也需大量的金银,来推行他的改革,是以,苏莱曼沉默片刻:“那么,先生就请回大明一趟,负责此事,朕命先生为钦差,所需调用的金银,朕自当资助,还有为朕所用的那些商行,也尽可归先生节制。”

        儒生们顿时哗然。

        皇帝陛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居然对一个外臣,如此的信任有加。

        自己能为这样的天子效力,值了。

        不似大明的那个狗皇帝!

        感谢财叔六万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小i米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

        感激涕零,第二章,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