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一遇风雨便化龙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一遇风雨便化龙

        这李天连声说是,心里却有狐疑,不禁看向方继藩道:“师祖,却是不知这些建筑到底有何用,学生虽是天天在这里看着,却是想了许多日子,都不明白……要说这地方做住宅,只怕……”

        方继藩看了李天一眼,看到李天脸上浓浓的疑惑。

        这就是多了一辈子见识的差异呀,有些事情,说了也不一定易懂,等到事情落实的时候,自然不说也会懂,于是他很干脆的一摆手:“你一个搞工程的,瞎问什么,多余的事,你也不懂,赶紧把东西给我建起来。”

        随即,方继藩直接回了镇国府。

        作为镇国公,方继藩将镇国府当做了自己的家,这里已好好的修葺了一番,总算是富丽堂皇,在此办公,偶尔小憩,人也舒坦不少。

        照往常一样,新一期的周刊会在这个时候送到方继藩的案头。

        现如今……周刊的论文,已经越来越水了,当然,也不是说无用,而是更多的论文,是进行论证和沿着前人的路,不断的去完善各种新的理论。

        那种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突破,毕竟出现的不多。甚至有院士放出狂言,前人们已将道路探索好了,后人们只需进行修修补补即可。

        方继藩拿起周刊,只轻描淡写的扫一眼,却是在周刊某一处停住。

        这是一篇不起眼的论文……论磁石。

        这篇论文有意思之处就在于,此前,人们公认为琥珀或是玻璃在经过摩擦之后,会产生磁性,因此,人们将这种现象称之为磁性化。

        在如今的大明,玻璃一点都不新鲜,满大街都是,正因为摩擦生出来的磁性,使人们对这个观点,没有任何人质疑。

        在摩擦生磁的这个研究方面,也极少有人去关注,毕竟……这东西用处不大,摩擦既能生磁,那我为啥不弄一块磁石呢,非要摩擦出来?

        可这一篇《论磁石》真正有意思之处就在于,它否认了摩擦生磁的观点。

        而是认为,摩擦所生的,理应是这个世上,还未发现的某种物质,甚至此人还进行了某些简陋的试验,借此来论证自己的判断,最后得出的结果又是,磁现象和摩擦所生的现象是完全不同的。

        譬如,摩擦所生之物虽有磁吸效应,却可以吸附任何的物质。而磁铁只能吸引铁器。同时,磁石有正负两极,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可摩擦所生的物质,只有吸引力。

        最终,在他的论证之下,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摩擦所生的物质,甚至还会溅射出火花,这个物质并非常人所理解的东西。

        当然……这个论文……显然推论是正确的。

        然而……显然周刊的评委们,对于这个论文,不太看重,虽然认同了他的验证过程,也认可他的假说,可是……依旧认为,这种研究,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

        所以,虽然上了周刊,却只在周刊的某处角落里,默默无闻。

        方继藩突然觉得有意思起来,这个狗东西,倒是挺会瞎琢磨的。

        事实上,整个西山书院,成日瞎琢磨的人很多。

        一方面,西山书院一直都在引导和鼓励学员们对世界进行研究。

        另一方面,周刊的出现,让许多的研究,转化成了名利。

        此前许多的前人,因为研究,发表出论文,立即名满天下,或是得到了巨额的稿费,甚至成为院士,学士。

        正因如此,书院的其他末学后进们,对于‘格物’,有着极大的兴趣。

        任何一种现象,他们都在瞎琢磨,想到了某种可能,于是便琢磨如何去验证这种可能或者猜想,随即发表一篇篇颠覆前人的理论。

        而在理论被颠覆之后,更多的猜想便又得以证实,又甚或,其他人在此基础上,去论证新的可能和猜想。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方继藩看了一眼论文的作者名,不禁道:“这名字有些耳熟,此前见过吗?来人,来人,将这肖静腾给我叫来。”

        片刻之后,有人气喘吁吁而来,见了方继藩,激动的不得了,连忙拜倒:“弟子见过师公。”

        方继藩端详着这个人,越发觉得这家伙面熟,便忍不住问道:“我们见过?”

        肖静腾就立即道:“师公,说起来,还真见过的。师公还记得吗,十数年前,那时候,师公命真人祈雨,师公不知何故,命人将弟子绑起来,说是祈不来雨,便杀学生祭天。”

        “呀,有这样的事!”方继藩觉得骇然,自己何时做出来这样的事,真是令自己都无法想象。

        肖静腾随即又道:“当初也多亏了师公,那一次祈雨之后,弟子本是在金吾卫任一小小的校尉,却是立了功劳,封了一个金吾卫的百户,弟子那时便晓得,师公实是一个了不得的人,后来听闻师公开设西山书院,招募弟子,学生想尽了办法,入学读书,便连百户都不要了,这些年来跟随恩师、师叔、师兄弟们一道随师公学习,受益良多,每每念及于此,弟子想到师公的恩情,便忍不住感激涕零。”

        方继藩见他果真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倒是有些歉意起来:“哎……可能当时……师公我……我……脑疾犯了吧,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啊……你勿要见怪,从前不愉快的事,就让他随风过去吧。”

        肖静腾立即动容的道:“师公切切不可这样说,没有师公,哪里有弟子今日,此再造之恩,无以为报。”

        肖静腾心里有些感动,突然听到师公传唤自己的时候,他内心是震撼的,自己算什么,师公居然还惦记着自己。

        又见师公一副抱歉之色,心知师公对自己怀有愧疚之心,便更加的感动了,所谓士为知己者死……

        方继藩却是手指头敲了敲案牍,说到了正题上:“这里有一篇论文,叫《论磁石》,可是你写的?”

        “呀。”肖静腾顿时露出羞愧之色。

        说实话,他入学十数年,一直都在做研究,可研究的方向,一向偏门,不似其他师兄弟,有的已经硕果累累,至不济,那些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工程学员,现在也都独当一面,只有自己,依旧还在研究,也没什么成果。

        至于这篇论磁石,他已研究了许多年,可他自己也清楚,这个成果是有的,可放在周刊里,却是十分不起眼。

        他忙道:“是,是弟子所写,弟子有辱师门。”

        方继藩摇头,露出了一点笑容:“我看这一篇论文就极有意思,怎么,你所提到的这个物质叫什么?”

        “这……”肖静腾露出几分懊恼:“学生没想好。”

        于是方继藩眼眸一亮,不暇思索的就道:“摩擦出来的火花,叫电光,不妨就叫电,如何?”

        肖静腾自是连连点头:“师公肯赐名,这是再好不过,此后,学生就叫他电了。”

        肖静腾内心深处惊起了惊涛骇浪,万万想不到,师公居然……对自己这无用的研究,也有兴趣。

        不愧是大宗师啊!

        方继藩随即道:“这东西,你该继续深入研究下去。”

        “是,不过……”

        “不过什么?”方继藩和颜悦色的看着肖静腾。

        肖静腾苦笑:“学生的研究虽有一些进展,这十数年来,学生无一日不在观察和验证,只是可惜……迄今为止,虽有小成,可学生依旧还是没有明白,这电有什么用,不只如此……学生甚至没有真正见识过这电为何物。”

        “还没见过?”方继藩挠挠头。

        是啊,这也确实是一件让人觉得遗憾的事,难得这个家伙对此有研究,可科学这玩意就是如此,一旦研究陷入了停滞,可能一百年过去,也未必能有什么突破。

        肖静腾现在面对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可是就这样错过成果,多可惜呀!

        于是方继藩道:“你想试一试,或者说,想捕捉这电吗?”

        肖静腾正色道:“朝闻道,夕死可矣,弟子研究此物已有十数年,若能有所突破,便是死了也是甘愿。”

        这个要求很合理。

        方继藩想了想,事实上……方继藩现在也很头疼。

        他毕竟不是理科生,让他研究出电力,十个方继藩,怕也研究不出。

        可这电力的大致发展,方继藩却多少知道一些的,正因为知道,所以可以让人免走许多弯路,任何科学研究就是如此,少走一些弯路,多一些突破,那么……一切便水到渠成,突飞猛进了。

        方继藩再不犹豫,就道:“既如此,为师满足你,来人,来人……给我取绳索来。”

        外头,很快就有人取了绳索进来。

        肖静腾眨了眨眼,一脸费解。

        方继藩则是手指着肖静腾:“来,来,来,将这狗东西绑起来。”

        肖静腾面上还挂着笑容,只是双目有些茫然:“师公……师公……”

        几个大汉,早已将肖静腾按倒,接着开始绑缚。

        肖静腾这才明白了什么,这……似乎是似曾相识的味道。

        他大吼:“师公,师公,我是肖静腾啊,师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