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壮哉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壮哉

        肖静腾出了哀嚎。

        这种场面,他太熟悉了。

        自己的身子被人按倒,动弹不得,几个壮汉开始绑缚。

        绑缚的很专业,如粽子似的。

        为的一个,直接将他拎起来,此人胳膊能跑马,犹如拎小鸡一般,轻而易举的将肖静腾提起了起来。

        肖静腾难以置信,刚才还说的好好的呢,刚才还……

        他凄厉大喊:“师公……”

        可惜他的声音,很快方继藩就听不见了。

        听他凄厉大喊时,方继藩的心还有些疼,可很快,便又麻木了。

        毕竟……这是他自己的要求,而方继藩作为他的师公,很难拒绝。

        当然……最紧要的是……科学的道路上,难免会有一些牺牲,只是牺牲自己的徒子徒孙而已,这……似乎也很合理。

        谁让自己忧国忧民呢,难道让外人去探索?自己和徒子徒孙们捡现成?天上不会掉陷阱的,这注定是艰辛的道路。

        这时,那王金元慌忙的赶了来:“少爷,少爷,出啥事了。”

        凡是在这个时候听到有人痛苦的呼喊,王金元都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他心……很疼。

        方继藩道:“你来的正好,西山游乐场也该有个新项目了,传出消息去,过几日,挑个好天气,给大家表演一个天打雷劈,好啦,不要多问,滚吧!”

        王金元记下,只记得少爷的话,再不敢多言,立即溜之大吉。

        …………

        说也奇怪。

        自打见了肖静腾。

        到了次日,天色便阴沉沉的。

        莫非……有雨?

        择日不如撞日啊。

        西山游乐园,顿时来了许多人。

        他们就想知道,这天打雷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作为一个爱看热闹的佼佼者,朱厚照也早已闻讯而来,整个人激动的不得了。

        一见着方继藩,却见方继藩在雨棚下头背着手,焦虑的看着天色。

        等他见着朱厚照,不禁诧异的道:“陛下,你怎么来了?”

        朱厚照乐哈哈道:“朕正在宫中养病呢,正无所事事,突然听说西山有乐子看,便来了,怎么……怎么……谁要天打雷劈了?”

        方继藩汗颜,就板着脸,正色道:“陛下,这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

        朱厚照便绷着脸,故作沉痛,揪着自己的心口,痛心疾状:“这样总成了吧,这劈的是谁?”

        方继藩道:“肖静腾。”

        朱厚照瞪大眼睛,想了很久,最后只好道:“不认识,还以为是认识的人呢!”

        方继藩道:“很快,陛下就认识了。好啦,陛下……不要妨碍臣布置。”

        这游乐园正中,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上,肖静腾正五花大绑,浑身都用铜线缠绕,似乎还觉得不够,铜线上还挂着一个个的铁片。

        与铜线连接的,乃是一个个飞起的小飞球,小飞球挂着绳索,越飞越高。

        此时,天上乌云密布。

        所有人看着那身上缠绕着铜线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这是要做什么?

        肖静腾感觉自己好像上了刑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看着身边无数人争相看向自己,当然,绝大多数人都被士兵驱赶到了距离自己百米之外。

        于是,有人开始拿起了望远镜观看。

        “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

        偶尔,有一两个西山医学院的大夫经过,有人拿针刺破了肖静腾的静脉,采集了血样,转身便走。

        肖静腾被捆绑得动弹不得,惊惶不安的反复询问:“这……这是要做什么,能不能有人告诉我?”

        他吓尿了,尤其是这乌云压顶之时。

        不只是如此,他浑身上下都贴身的穿了一层皮衣,整个人……依旧还像一个粽子。

        方继藩背着手站着,远远的看着,心里默默为肖静腾祈祷。

        他能为自己这徒孙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人群之中,已有人开始呼喊起来:“不是天打雷劈吗,怎么还没有下雷来,我们买了票的,一两银子一张票呢,七八日的工钱啊!”

        于是人群开始喧哗。

        甚至有人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

        却在此时,有人拿着望远镜,仔细的去端详肖静腾,似乎有人认出了肖静腾:“呀,这不是肖静腾吗?他最爱吃我铺子里的蒸饼,是我店中的常客,他是西山书院的读书人,这个我知道……我知道……”

        一下子……

        方才还喧哗,甚至叫嚣着要退票的人……骤然之间安静了下来。

        除了乌云压顶。

        又似乎……

        有一种诡异的气氛在所有人的心底深处蔓延。

        这个五花大绑的人,竟是西山书院的生员……

        啊呀……这方继藩……他……他……

        狗,不,虎毒尚且不食子呢,这狗东西,他居然对自己的徒子徒孙,竟也如此之狠。

        大家都很尴尬,方才自以为是法不责众,大家闹一闹。

        可现在才现……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看看这镇国公,人家连自己的徒子徒孙都宰给你来看,你敢惹他?

        气氛莫名的尴尬。

        大家似乎骤然之间有了耐心,没有人出声音,犹如乖宝宝一般,个个不敢叫嚷,甚至不敢移动,此时有人觉得脚站的有些酸,却也不敢轻易的挪动,甚至萌生退意的人,此刻想走的心思也打消了,此时这人不免会想,我这时候走,会不会显得镇国公的游乐场没有意思,会不会让镇国公的面子上难堪,还是算了,留在此吧,于是露出了一副欣慰的样子,仿佛自己的一两银子没有白花,眼前所生的事,虽是枯燥,却又不免在枯燥中,寻找出欢愉。

        那小飞球的顶端,缠绕了一根铁针。

        飞球越飞越高,越飞越高。

        瞬间,天上下了雨,可总不见雷电来。

        方继藩昂,看着那几乎要没入进乌云之中。

        那飞球缓缓的上升,越来越高,最终……似乎已隐入了低矮的云团。

        此时,方继藩眼睛一亮,突然大喝:“电来!”

        他这一声大吼。

        把站在一旁也是看得云里雾里的朱厚照吓了一跳。

        朱厚照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方继藩。

        可就在此时……

        突然……

        乌云之中,猛地亮起了火光。

        那一道火光……瞬间将整个阴霾的天空闪耀起来。

        紧接着,那火光火的顺着飞球的绳子,迅蔓延而下。

        绳索本身是不导电的。

        可是架不住已被雨水浸透的绳索导电。

        当然……这也是为什么方继藩没有用铜线的原因,若是铜线,威力绝比这大十倍,而绳索上的水……终究可以减少一些电量。

        人们这时才意识到……那火花以极快的度,迅雷不及掩耳一般,击向了肖静腾。

        此时……所有人惊得张开了嘴。

        可是……他们却没有出惊呼。

        因为这一切太快,太快了。

        乌云之中充满了电荷,遭遇了笑飞球上连接了鱼线的铁丝,立即出了闪电,而根本不必等待雷电来劈中。

        就在下一刻。

        突然……人们便听到了一声惨呼。

        这惨呼,几乎到了惨绝人寰的地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却见那电火,已弥漫了肖静腾全身的铜线和铁片,于是噼里啪啦瞬间电光生出了电弧,在肖静腾的全身蔓延,这电弧……久久不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们听到了这恐怖的声音,在见那浑身电弧的人。

        骤然间,所有人开始汗毛竖起,竟有人觉得自己的两腿战战,脚软的厉害。

        朱厚照激动起来,睁大眼睛,他第一次看到,本是令人恐惧的大自然现象,竟是生生通过人为的因素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不可置信的揉着眼睛。

        最终……轰,似乎生了一团火焰,最后……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切来的太快,快到人们甚至还没有意识到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一群早已待命的大夫们,疯了似的抬着担架冲向肖静腾。

        当人们现他的时候,他头上的长,居然一个个炸起,像金毛狮王一般。

        好在有将他浑身包裹的皮衣,不至于让他变成一团焦尸。

        四肢完好,五官俱在。

        只是好似……没什么气息。

        有人拨开了皮衣,伸手把住他的脉搏,而后惊喜的道:“还活着,没死,没死。”

        没死……

        人们一丁点也不觉得轻松。

        因为……在大家心里,似乎死和不死,也没什么分别。

        不死才惨,活受罪啊!

        “快,快……抬起来,抬起来。”

        “不……”突然……

        那紧闭的眼睛,猛地张开了。

        吓的医学生们个个骇然,以为见鬼了。

        肖静腾浑身还在抽搐和抖动。

        当然,这是正常反应,哪怕身上有绝缘体,可方才的电量还是有些大,这甚至出了方继藩试验之前的预料。

        身体条件反射一般,尤其是肌肉,还在不断的颤抖。

        可肖静腾……眼里……却是放出了光。

        这令医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现在十分怀疑,是不是该请精神科的师兄过来看看。

        只见肖静腾气若游丝的道:“扶我站起来……我……我终于明白了……终于明白了……快……快去寻纸笔,我要记录……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