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章:丧家之犬

第一千七百章:丧家之犬

        有了人力,有了足够的钱粮,有了一个切实可行的方向,那么……一切也就好办了。

        肖静腾不傻。

        他总感觉自己的师公还知道一些什么。

        出于对师公完全无条件的膜拜,但凡有什么困难,便厚颜无耻的登门,去寻师公,希望能从师公口里得出答案。

        可师公的性子很乖张,有时倒是很大气,直接回答他提出的问题,而且肖静腾惊奇的发现,一旦用了师公的答案,回去一验证,果然……师公是对的。

        可有时候问出的问题,却是石沉大海,师公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扬言让他赶紧滚。

        对于师公的脾气,肖静腾早已习以为常了。

        可无论如何,许多的障碍,却在师公的提点之下,不断的清除。

        不只如此,因为有足够的人力,这些人,此前都是工学、算学方面的人才,随着他们对电学的研究深入,也开始有所成就。

        这等事,无非就是积少成多,渐渐的,研究所已经打开了一些局面。

        而对于方继藩而言,成日跑来求教的肖静腾,实在是令他烦不胜烦。

        对于所谓的电学,他不过是半桶水而已,所有的学问,也不过是拜上一世的教科书所赐,直白的说,他就是个门外汉,所有的记忆,也不过是一些基础的原理,至多……也就给肖静腾指点一下方向。若是肖静腾问到了其他的细节,方继藩便要忍不住要骂街了,到底谁在研究来着?

        如此这般,实是不堪其扰,方继藩搜肠刮肚,偶尔也会亲临研究所,看看他们的研究进程。

        研究所里的人多,各自的方向不同,更多人是无头苍蝇一般的想当然,被方继藩拍打着脑袋,痛骂一通,而后纠正他们各种奇怪的想法。

        大抵……一切进展还算顺利。

        却在此时……有人来拜访了。

        这人是个儒生。

        当然,这个儒生的身份,现在却非一般,此人如今已拜为了奥斯曼国太子少傅,以礼部左侍郎的身份,前来大明。

        方继藩当然不认得他,只看了一眼名敕,口里喃喃念道:“李政……这是哪一根葱?来人啊,把人叫进来。”

        没多久,李政就踱步进来。

        数年前,他如丧家之犬一般的出关,可谓落魄到了极点。

        而如今,在五年之后,他回到了久违的京师,甚至到了京师,第一个要见的,就是当初将他踢出大明的齐国公,不,现在齐国公已成为了镇国公。

        李政面带微笑,此番风尘仆仆而来,他已摇身一变,虽不至位极人臣,却也是平步青云,一飞冲天。

        “学生见过镇国公。”

        方继藩打量着他,此人纶巾儒杉,一副伪装成智者的智障模样,面带微笑,似乎极力想要使自己的情绪能够平复。

        方继藩淡淡道:“你求见我,所为何事?”

        李政早就将方继藩研究透了。

        自是知道方继藩的脾气。

        他依旧微笑:“我奉国主之命,特来出使,今日刚刚到大明京师,我奥斯曼国主,当初与镇国公有过一面之缘,至今……国主对镇国公还是念念不忘,一直对左右说,大明能称得上英雄者,唯镇国公是也。国主一直想与镇国公再叙,奈何如今已登大位,日理万机,操劳国政,实是分身乏术。此番学生出使,来时,国主千叮万嘱,让学生定要面见镇国公,问一声安,又谴我带来书信一封,备礼三车,还望镇国公笑纳。”

        方继藩看着李政,自然也注意到,这李政提到了苏莱曼时,口吻之中不免带着几分骄傲的语气。

        说着,李政取出了书信。

        方继藩接过书信,只见上头是漂亮的馆阁体。

        不得不说,这苏莱曼,当真是恐怖如斯,这才数年功夫,行书居然进步如此之快,行书的水平,竟已在他之上了。方继藩倒吸一口凉气,心里禁不住暗骂,这个狗东西……

        只略略看过,其实书信之中多是寒暄的话。

        方继藩便抬头,看了李政一眼:“想不到苏兄的行书,又精进了,我听说奥斯曼国上下都学汉字,读四书五经,可是有的吗?”

        “达官贵人,大多都已开始学习了,不只如此,国主还开了科举,以八股取士。”李政得意的看着方继藩:“是以,奥斯曼上下,但凡贤达之人,有凌云之志者,大多学习汉文,读四书五经,孔孟之学,充塞市井。便是寻常的百姓,现在也偶会说几句汉言,虽不识字,却也足以用汉话去驱使他们。”

        方继藩感慨道:“这才数年功夫,想不到苏兄就做到了这个地步。”

        李政道:“既怀有继往圣绝学之志,那么想要去做,恰恰不难。”

        方继藩抚案,却是道:“此番苏兄派你来,还有其他的事吗?”

        李政道:“学生此番来京,不过是替换此前的使节,今日之后,学生便常驻北京城,代表国主与大明交涉。”

        方继藩道:“看来苏兄对你信任有加了。”

        李政依旧带着微笑道:“国主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正所谓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学生受国主恩典,无以为报,只好粉身碎骨,以作报答。”

        他的言外之意,颇有讥讽之意。

        今日,我李政又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我李政可不怕你方继藩,我现在乃是外臣,当初你们视我李政为草芥,而今日……明珠蒙尘的我,现在照样找到了欣赏我李政的人。尔之砒霜,彼之蜜糖!

        说到此处,李政似乎心情不错,想到自己衣锦还乡,不免有些得意洋洋。

        他眼睛似笑非笑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仿佛是在说,今时已不同往日了。

        方继藩顿时龇牙咧嘴:“狗东西。”

        一声大喝,一点不客气。

        “什么?”李政错愕,他没想到方继藩会当场反目。

        方继藩冷冷的看着李政道:“你竟敢讽刺我?”

        显然,方继藩生气了。

        李政勉强定了定神,忙道:“学生并没有讽刺,学生不过是代国主特来问候镇国公而已。”

        方继藩拍案:“来人,给我将这狗东西打一顿!”

        方继藩最受不得这种人,就算今日这人身份改变了,也不打算给这种人好脸色。

        一声号令,外头便有人要冲进来。

        说翻脸就翻脸了。

        李政:“……”

        他很费解啊。

        李政脸色难看的看着方继藩,不禁道:“镇国公,学生乃是奥斯曼臣子,镇国公凭什么如此羞辱学生。”

        方继藩冷哼一声,得意洋洋的道:“苏兄早知我有脑疾,打你又如何?来了京师,竟还敢在我方继藩面前造次,嫌自己活腻了吗?来人,给我掌嘴!”

        李政顿时大汗淋漓,他预想到了一切的可能,唯独没有料到……自己居然还会挨揍。

        早有侍卫冲进来了,毫不客气的揪住了李政,直接一巴掌下去。

        这些护卫,跟着方继藩,对于揍人这等事,早已是千锤百炼,得心应手。

        只一巴掌,李政的牙便落下来,李政含糊不清的喷着牙血道:“我乃……我乃……呃……啊……”

        可是话没说完,一顿拳脚后,李政便如丧家之犬一般,被打了出去。

        方继藩这才背着手,冷笑道:“最讨厌的,便是这种小人得志的模样,狗东西以为成了使节,便敢在我面前耍横,也不想想,我方继藩专打的,就是你这等关公门前耍大刀的狗东西。”

        说罢,又叮嘱人道:“这个人,给我死死的盯着,若是还敢在京里翘着尾巴,下一次,继续打。”

        …………

        奥斯曼使节馆。

        当这上下人等,迎接来了新的使节时,所有人都诧异了。

        谁也没想到,这位李侍郎,竟是鼻青脸肿而来。

        众人虽是惊愕,却依旧硬着头皮纷纷上前见礼。

        李政被打落了牙,心里沮丧又愤怒,偏偏说话又漏风,觉得自己斯文扫地,便不禁恼羞成怒,想要痛骂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吞回了肚子里去。

        君子擅文斗,不擅武斗,且不和那姓方的硬碰硬。

        于是,他努力深呼吸,只朝下吏们点点头,便进入了使节馆,让人搽了药,而后招徕来了几个书吏。

        “我奉陛下旨意来此,只为一事,此事关系重大,乃削明而壮我奥斯曼之大计,此策若成功,我等少不得乃是大功一件。”

        他一面说话,一面呷了口茶,只是觉得这茶水都带着血腥气,不禁皱眉,随即又道:“这京里,和我们有关联的商行和商贾,还有奥斯曼国驻此的商队,近来都要让他们有所准备,听从老夫的号令,告诉他们,这些日子不必来见老夫,却需随时暗中听从吩咐,今日开始,老夫要令这大明上下哀鸿遍野!”

        说到哀鸿遍野时,李政不禁咬着牙关,面上露出狰狞之状。

        当初他被赶出大明,在他出关之时,就曾对自己说过,他日迟早自己定要回来,而回来时,必教这大明上下后悔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