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别让方继藩跑了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别让方继藩跑了

        方继藩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这也是为何朝野内外,都喜欢他的原因。

        王金元的执行力,也是高得惊人。

        事实上,王金元虽然觉得少爷此举与理念相悖,毕竟他可不想将这西山当做是善堂,西山都成善堂了,这像话吗?

        可他不需方继藩给他解释什么,因为这没有必要,他信奉的是把少爷的每一个命令都办得妥妥帖帖的就行,于是王金元赶紧的去办事情了。

        第一件事就是迅速的召集西山钱庄人等,制定出了一个优惠的宅贷利率,转过头,召集人手,开始广而告之。

        西山一旦动起来,效果是极惊人的。

        只一个时辰不到,所有的大街小巷,消息便传开了。

        无数的快马,飞速的通过急递铺,火速的将消息传向天下各个州府。

        所有还对方继藩抱有期望的人。

        尤其是此前买了宅邸的,原以为他们和方继藩绑在了一条船上,只等方继藩出面干涉。可谓是日盼夜盼。

        可当他们得知了消息,当场…便有人吐血了。

        三两……

        此时,已有人火速将消息送到了奥斯曼国使馆。

        先得到消息的乃是朱成,朱成看了奏报,几乎要昏厥过去。

        他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又重新看了几次,从相信了自己眼睛,而后胆战心惊,火速的寻到了李政。

        李政一宿未睡,他眼睛熬红了,到了此时,他尚在拼命的对照着新城的市价,以及计算着西山投入在新城的银子,他想知道,方继藩何时才能坐不住,何时才会出手。

        在他看来,这是一场无声的角力,就看谁先眨眼睛。

        此时此刻,自己一定要镇定才成,那方继藩,一定比自己更加心慌。

        “李政……李政……”

        在国使馆,第一次……有人直呼李政的姓名。

        堂堂侍郎,奥斯曼皇帝的使者,在这国使馆里,李政就是天,这上上下下,哪一个不需对他恭恭敬敬?

        可现在……李政不禁皱眉起来,露出了厌恶之色。

        随即,他的公房被人使劲的打开,他抬头,便见了朱成不客气的样子。

        朱成咬牙切齿,手里舞着奏报:“怎么,西山新城,你还有什么手段?”

        “等……”李政面露不悦,可毕竟他是斯文人,倒也不至于直接反目,他需表现得比任何人还要从容:“只需……”

        “只需什么?”朱成冷笑:“你自己看着吧!”

        他将奏报一甩,生生的摔在了李政的脸上。

        李政的眼睛,阴沉沉的盯着朱成,可随即,他又和蔼的笑了。

        将奏报捡起,打开,低头。

        只是这和蔼的笑容,不过是昙花一现。

        他身躯微微一颤。

        “不,不……”他嘴唇哆嗦着:“这绝无可能,方继藩那小贼,他是疯了……疯了吗?”

        李政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千算万算,他是万万料不到方继藩直接破罐子破摔的。

        居然三两银子……

        那么……这西山新城的宅子,哪里有利可图?

        这分明……分明……

        随即,李政惶恐起来,前期投入了如此巨大的数目,七八百万两纹银哪,这都是真金白银,这些首付,现在等于统统都丢进了水里了。

        最可怕的还不是如此,因为哪怕是你首付统统没了,这宅邸就算是卖出,这借贷的数千万两银子,只怕也是一个无底洞。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不但首付没了,那些商队和商行,还赊欠着西山钱庄数不清的银子。

        这利息,便是天文数字。

        若是还不上,西山钱庄是永远不会吃亏的,因为借贷便需抵押。

        如此……岂不是……岂不是……奥斯曼在大明的所有产业,无论是商队还是那些商行,统统都要抄没?

        这不就是……一夜之间,所有的财富统统化为乌有?

        “这……这……”李政嘴皮子哆嗦着,他依旧难以置信:“不对,一定是哪里不对,这方继藩,莫非是要玉石俱焚?他方继藩……不挣银子了?此人贪婪无度,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一定是哪里错了,是哪里错了,快,快将所有抛售的宅邸,统统下牌,从牙行里撤出来,对……对,也不是完全无计可施,只要我们有足够的银子,就可将这价格重新抬起来,我们可以大肆收购市面上的宅邸,再将新房统统购置一空,如此一来……一来……”

        朱成还在听着李政的胡话,此刻痛心疾首,却不禁冷笑:“是啊,我们自可以将所有的新房旧房统统的抢购一空,如此一来,便又可将价格哄抬起来,可是……这需多少银子?我们还有银子吗?我们全副的身家,不及那方继藩身上的一根毫毛,李政,你所谓的计划再如何的缜密,你如何挖空心思计算,你便是诸葛在世,你也必输无疑,你知道为何吗?我来告诉你,因为我们和你口中的那所谓小贼相比,他的实力,是你的百倍千倍,他甚至不需知道是谁在算计他,也不需知道你的计划,却只需轻轻的捏捏手指头,便可教你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事到如今,你竟还在此胡言乱语吗?”

        李政猛地回过神来,这番话,就如扎了他的心一般。

        他脸色变得极恐怖起来,像是整个人,瞬间跌入了冰窖之中,他身躯微微一晃,勉强大笑:“哈哈……朱成,看来你在这大明,早被人收买了,竟敢口出此言,你的心里还有没有奥斯曼,有没有圣皇,今日老夫方知,原来你早已心向大明,快说,方继藩那小贼,给了你什么好处?”

        朱成怒极攻心,抓狂似的要冲上前。

        李政却是冷哼,面上露出毫不容情之色,凛然正气道:“尔蒙圣皇恩典,不思图报,却是认贼作父,今被老夫揭破,非但不思悔改,竟还想杀人灭口不成,真是丧心病狂,人来,将他拿下!”

        二人的争吵,早让外头的佐官和文武吏们探头探脑,人人噤若寒蝉。

        可他毕竟是钦差,是正使,那武吏听罢,不敢迟疑,立马冲了进来,要将朱成拿下。

        朱成怒极,李政却朝他振振有词道:“今日之事,我定禀明圣皇,来人,且将他押起来,在搜一搜他的廨舍,且看看里头藏了什么。”

        他背着手,见其他人恐慌莫名状,却是轻描淡写道:“至于外头发生的事,不必惊慌,无非是和那小贼同归于尽而已,我奥斯曼折算诸多,那方继藩此贼子,亏损也更重,我等若是惊慌失措,反而中了那小贼的奸计。”

        “都出去!”

        李政喝令之后,这公房里,瞬间便寂静起来,最后只余下他孤身一人,只有在这个时候,李政才颓然坐在了椅上。

        他不安的搓着自己的袖口,脸色惨然,他开始感觉到……自己要完蛋了。

        巨大的财富,统统折损于此,数年来奥斯曼在此的经营和布置,还有数不清心向奥斯曼的商队和士绅……只怕在此时,也统统尽要破家。

        不过……

        他依旧还在安慰自己。

        无论如何,那方继藩……不过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不错………那方继藩……也完了……哈哈……哈哈……

        …………

        方继藩终于露面了。

        他入宫,一副没事人一般,出现在了内阁。

        刚要进去,迎面恰好出来一个刑部主事。

        这刑部主事一见到方继藩,像见了鬼似的,方继藩朝他微笑:“你好呀。”

        刑部主事本是来内阁递解公文,等听了方继藩的话,才忙不迭的作揖:“下……下官……见过镇国公。”

        方继藩朝他点头,如沐春风之色,随即进入了内阁。

        那刑部主事本要回部里复命,此时却踟蹰着不肯走了。

        现在满京师都在寻镇国公,这正主儿,可算是出现了,不能让他跑了啊。

        须知……这刑部主事……家里可也是有人在西山新城购置了宅子的。

        于是,他探头探脑,一脸猥琐的观望。

        方继藩却是无事人一般,与许多人擦肩而过。

        这些书吏,见了方继藩,纷纷避让,在旁行礼。

        方继藩也懒得点头致意,径直到了自己的公房。

        隔壁乃是刘健的公房,似有人进了刘健的公房里,说了点什么,于是乎……隔壁便传来了刘健的咳嗽。

        方继藩懒得理会,他看了自己的案牍,便道:“人来。”

        忙有书吏进来道:“镇国公有何吩咐?”

        方继藩就板着脸道:“本官的案头上,怎么没有奏疏?狗东西,我乃内阁大学士,票拟奏疏,乃是职责所在,怎么,看不起人?”

        这书吏心里暗暗想,你自个儿一个多月没看到人,这公房都积灰了,那些票拟,还不是两位阁老给你担着的,这倒是好,现在倒是怪别人啦?

        当然,和镇国公是不能讲道理的,你有道理,他有狼牙棒。

        最重要的是,你也没这个胆子!

        虽然书吏觉得委屈,却还是毫不犹豫道:“学生万死!”

        ………

        这几天要去一趟三亚开个会,可能更新会有一点不稳定,当然,会保障每天两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