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杀手锏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杀手锏

        这刘宽正惶恐不安呢。

        现在哪里还顾及得上自己高位接盘的损失。

        那奥斯曼的消息一曝露,天下哗然,眼下人人都认为,西山新城价格的暴涨,都来自于奥斯曼人的阴谋。

        如此说来,当初一哄而上去抬高价格的人,都极可能和奥斯曼人有瓜葛。

        这可是叛逆大罪啊,此时若还骂方继藩降价,引发了天下的不安,这几乎形同于是告诉别人,自己就是和那该死的李政沆瀣一气,说不准早有勾结。

        这不是那一家子的命开玩笑吗?

        那李政逃了,可刘宽能逃到何处去?

        刘宽现在最担心的,反而不是西山新城的宅邸价格了,说到底,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所恐惧的,恰恰是此前送上去的那份弹劾奏疏,可万万不要有人将这弹劾奏疏,和奥斯曼人的阴谋联系一起!

        此前这朝中不满之人,心思也都差不多。

        如今是人人自危,再性命攸关面前,再顾不得其他了。

        朱厚照道:“如此说来,方卿家倒是好人了?”

        他这般一问,许多人纷纷颔首,生怕别人看出自己的异样,于是都纷纷忙道:“陛下所言是极,镇国公一心为国,人所共知,此乃天下百官之楷模也。”

        “降低宅邸的价格,惠及了百姓,这是何等的功业,臣等不如也。”

        得到这么多人的赞美,方继藩心里汗颜!

        自己能积攒下如此好的口碑,当然和自己一心为国为民分不开关系的,可是……他们的夸奖,太重了,自己所做的,不过是力所能及之事,正所谓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天下的道理,莫过如此。

        朱厚照的心情就不一样了,却有些憋得慌。

        这些日子放任方继藩行事,封地给了,啥事都依着他,自己在宫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方继藩在那卖宅邸卖的热闹,可谁晓得,这家伙居然来个跳楼大甩卖。

        跳楼大甩卖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唯一的问题就是……银子呢?

        此前不是说好了,让陈庄一带的土地涨了数十数百倍的吗?

        可现在方继藩倒是得了一个美名,结果……对于朱厚照期望却不甚理想。

        至于这其他百官,虽是口里夸着方继藩,心里却也忍不住有人鄙夷。

        方继藩这狗东西,放着这么多的土地,白白给人宅子,几乎无利可图,这狗东西不知是转了性,亦或者是想要邀买人心。

        话说起来,这还真是一个败家子啊。

        倒要看看,你这三两银子的宅子,能卖到几时。

        朱厚照显得不自在。

        他这天子,做的有些业余,便看向方继藩道:“朕听闻卿在西山新城,廉价兜售宅邸,惠及百姓,百姓都在称颂卿的恩典。”

        方继藩就立即道:“陛下时常对臣说,百姓们居无定所,甚是可怜。陛下对此忧心如焚,以至于……忧虑成疾,臣知道陛下这些日子病了,生病的原因也即在此。臣蒙陛下厚爱,敕为镇国公,拜内阁大学士,自当要为陛下分忧,西山新城如今确实投入不菲,更是招募了大量的人力,这新城的规模,比之此前之新城,更加宏大。臣之所为,自是因为饱受陛下爱民之心的感染,这才尽心竭力去做。若说百姓们称颂臣,不妨说百姓是在称颂陛下。”

        方继藩顿了顿,又道:“就如今日之百姓,称颂魏征一般,自是因为有唐太宗这样的明君,才会有魏征这样的名臣。臣说来惭愧,当然及不上古之贤臣,可陛下仁爱之心,却是远超历代贤主,这是我朝军民百姓之幸,是苍生之福。”

        朱厚照憋红了脸。

        他不想有仁爱之心啊,他要银子。

        憋了老半天,皇帝不语。

        此时,百官之中,有不少人用别样的目光朝方继藩看来。

        他们猛地心头一震。

        这方继藩如此邀买人心,莫非陛下……

        是了,陛下此时定是心中不快,难怪今日陛下沉默寡言。

        居然……有人生出了幸灾乐祸之心。

        朱厚照一直不作声。

        方继藩倒是不耐烦了,抬头看着朱厚照道:“陛下何故不言?”

        朱厚照这才瞪了方继藩一眼道:“西山新城,价格如此低廉,无利可图,若如此……若如此,朕……朕自也是欣慰,可招募了这么多的匠人,如何的养活?”

        陛下此言一出,殿中哗然。

        敢情……

        陛下是嫌卖便宜了,偏偏又说不出口?

        于是,大家都看着朱厚照。

        或许,有人和陛下心里产生了共鸣,不错……大家都嫌卖便宜了。

        自然也有人的心沉到了谷底……这是悲剧啊……

        方继藩乐呵呵的道:“陛下,谁说无利可图?”

        “……”

        方继藩的回答,却又让人震惊。

        “陛下放心。”方继藩微笑道:“明日……臣便从这新城中,挣来一笔银子。”

        他拍着胸脯,信誓旦旦。

        朱厚照失笑:“明日涨价?”

        方继藩点头道:“陛下到时自知。”

        这君臣二人,完全将百官当作空气了!

        反正他们胡闹惯了的。

        无论说出什么话来,大家也都已不惊讶了。

        只是……方继藩所透露出来的讯息,却是震惊了所有人。

        怎么……这方继藩能如何做到盈利?

        其实明眼人都清楚,方继藩这样的模式,是走不长远的,西山新城现在维持三两银子的价格,还积压了如此庞大的建设资金,却几乎没有多少利润,迟早要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资金压力。

        而若方继藩能从中牟取利润,就全然不同了。

        朱厚照来了兴致,眼眸也顿时明亮了几分,对朱厚照来说,只要有银子,就什么都好说了。

        于是他便道:“是吗?朕倒是拭目以待。”

        百官个个心里嘀咕起来。

        只是他们不敢去问方继藩。

        等散朝的时候,却有人逮住了那王不仕。

        王不仕毕竟乃是首富,身价千万,且对这买卖之事,总有独到的见解。

        尤其是他如今越发气度非凡,鼻梁上的墨镜,也越来越增大的趋势,脖子上的大金链子,也越来越粗,别看他依旧还是翰林学士,却再没有人敢小看他了。

        所以散朝之后,王不仕刚刚走到了午门,便有许多一直等在这里的人将王不仕围住了。

        有人率先道:“王学士,是不是明日新城的价格要涨了?那镇国公的言外之意,可不就是如此吗,否则何来的有利可图……”

        这自是大家都在意的,大家眼巴巴的看着王不仕。

        王不仕捋须,幽幽叹了口气,他很痛心:“诸公……时至今日,却还关心着宅价一时的涨跌吗?”

        “……”

        这个回答有点怪,大家听不懂。

        王不仕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闪动着光芒:“功名利禄,不必看的如此着紧,这无银是三餐度日,有银子也吃不着四餐五餐,家中纵有金山银山,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劝诸公,今日在朝为臣,要将心思放在江山社稷上,如这镇国公一般。”

        “……”

        有人面带羞愧,有人心里呵呵冷笑。

        “西山新城的宅邸,老夫既不看好,也不看坏。之所以不看好,是因为镇国公此人,历来言而有信,他说三两,想来就是三两了。而之所以看好,是因为……三两银子,无论如何,也不吃亏,不上当。“

        王不仕看着有些人的脸色憋的难看,却又道:“说来,老夫也在西山新城置了一些宅邸……”

        “什么,不是说一户只能购置一套的吗?这……这……”

        “这是当然。”王不仕道:“不过老夫买了一万套。”

        “……”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老夫自金榜题名,便入朝为官,这下半辈子都在京师,可做人需饮水思源。说起来,老夫乡中,阖族上下,还有这远亲近邻,恰好也是万户,人哪……到了老夫这个岁数,也就不在乎什么金银了,想到乡中的百姓,日子还过的苦,老夫心里便放不下,所以随便以他们的名义,买了一些,当作是他们将来搬迁来京师的安顿之处。”

        众人又倒吸一口凉气。

        这一套,至少数十两银子。

        一万套,便是数十万两了呀!

        可在王不仕口中说来,却像是……这宅子不要钱似的。

        ”所以老夫奉劝诸公,不要总计较着私利。陛下心疼百姓,镇国公呢,为了百姓们如此用心良苦,我等……自当也要效仿,竭尽所能,做一些力所能及之时,至于个人的私利,为何要如此看重呢?老夫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挣下了亿万家财,毕竟……这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之物,留着又有何用呢,绫罗绸缎,锦衣玉食,并不能给老夫带来快乐。恰恰是赠人一饭,博人一笑,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能惠及他人,反而令人满足。”

        “王学士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人问道。

        王不仕觉得自己已经说的够多了,此时似乎没有耐性了,拉下脸来道:“意思很简单,蝇营狗苟之事,莫来问老夫!”

        …………

        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