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刘宽觉得自己的鼻头一酸。

        随即涕泪横流。

        疼的睁不开眼睛。

        他捂着自己的鼻子,口里要骂。

        可很快,却被人潮推倒了!

        他无法想象,平时见了他客客气气,彬彬有礼的商贾,在此时此刻,竟是化身成了野兽。

        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这个道理……刘宽不懂。

        又或者,他固然懂,可感触毕竟不深。

        毕竟此等低贱的商贾,夺了也便夺了,你能奈何?

        那些温顺的商贾,平时自是温良,甚至有些怯弱,可一旦牵涉到了利益,便是亲爹在面前,也没有客气可讲的。

        只小半时辰,天还未亮,所有的铺子没一会就售罄了!

        于是,无数人为之懊悔,甚至有人捶胸跌足。

        据说王不仕当夜都没有走,今儿是第一个进去,直接将所有好铺子统统买了。

        足足三十七间,都是价格最高,位置最高的。

        即使这样,后头那些尾铺,依旧没有阻挡大家的热潮。

        很快便售了个干净。

        不只是有人打算买下来,当作传家用,更多的商行,也有计较。

        这西山新城眼看着就要热闹起来。

        如此巨量的人口,即将涌入。

        无论哪一个大商行,都少不得需要在西山新城开始布局。

        那些百年的老铺,那些时新的百货商场,岂可不在西山新城经营分号?

        现在这铺子不买,将来就少不得租。

        几万两银子,甚至是十万两银子,其实这都不紧要。

        重要的是未来的布局之中,切切不可落后于人,商场如战场,落后一步,便被竞争的对手压了一头,这都是无法令人容忍的。

        管他呢,先买了再说。

        今儿的消息,也很快的传到了京师。

        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有了预估,接下来,若是西山新城还推出铺子,这铺子的价格,势必要涨了。

        毕竟,买铺子的人是不在乎银子的。

        况且……现在铺子如此的热销。

        而那些已在西山新城买了宅子的人,也不禁奔走相告。

        铺子热销,虽是自己的宅子依旧还是三两,却也意味着,未来他们的生活,可能提供巨大的便利。

        甚至……将来那儿少不得商家要招募大量的人手经营,未来搬了去,说不准就近的工都找着了。

        当日,方继藩就入宫觐见。

        朱厚照已得知了消息。

        他觉得自己被那些该死的商贾们欺骗了,分明昨儿就是这些家伙,将铺子说的一钱不值的啊!

        见着了方继藩,方继藩先朝朱厚照行礼:“陛下……”

        朱厚照回过神来,就道:“这些商人们真是没有信义啊……”

        方继藩笑了笑道:“陛下,历来嫌货才是买货人,只有那些没人要的商货,方才没人去挑毛病。”

        朱厚照今儿的心情自是高兴,乐呵呵的道:“说的有理,朕还是太年轻了,没想到里头还有那么多的干系,可为何你也这般年轻,却懂这么多呢?再过一些日子,只怕这铺子还要涨,朕的地,也就跟着要一飞冲天了,这是好事,老方,朕记得赌约的,既如此,这太子的婚事……”

        朱厚照看了刘瑾一眼:“太子的大婚,当然需太后肯,你上一道奏疏,就说这是你的主意,母后便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方继藩又道:“最好还是请龙泉观的大真人去查一查太子殿下和舍妹的八字,若是八字不合,可就不妙了,臣是个很传统的人,倘若当真八字不合,固然陛下不介意,臣心里也是有所芥蒂的。”

        “对对对。”朱厚照大乐,吩咐刘瑾道:“就找李朝文那个狗东西,测一测八字,朕也是很传统的,若是八字不合,便打断……不,这一场婚事,便只好遗憾了。朕还是极喜爱方家小妹的。”

        刘瑾小鸡啄米的点头,他记下了,自己上书太子年纪不小了,该成婚了。之后咱推荐方小藩,当然,还得测八字,所以得寻龙泉观的大真人李朝文,但是要不要告诉他,陛下想打断他的腿呢?

        朱厚照像了却了一桩心事似的,开怀的道:“朕最高兴的,还是百姓们得以安居乐业。”

        说着,他面上倒是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朕是和百姓们混居过的,在百姓家里,还住过几宿呢,深知民生艰难,也晓得他们的顾虑,朕现在是他们的爹,眼看他们居无定所,岂有不过问的道理?老方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此,既让百姓们得了好处,可该挣的银子,却是一文不少,这才是真正的大本领。”

        方继藩谦虚的道:“陛下,切切不可这样说,臣都是自陛下身上学来的,臣当初患有脑疾,成日浑浑噩噩,声色犬马,真不是东西,可自打结识了陛下,便不晓得如何,竟是长了智慧,说来也是奇哉怪也。由此可见,陛下乃是上天之子,有如神助。自然……若只是如此,臣还是不佩服陛下的,臣最佩服陛下之处,便是陛下虽是真龙天子,天命所归,得上天之眷,却依旧能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心心念念的,还是军民百姓,此等爱民之心,臣阅遍经史,竟也难寻可以比肩的,陛下如今登基大统,真是万民的福气啊。”

        朱厚照自是被赞美的晕乎乎的,得意洋洋起来:“这话倒是很有道理,朕就是这么的爱民如子。”随即,朱厚照想起什么,却是皱眉起来:“只是可恨那个李政,竟是让他逃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其实……这李政的一番作为,臣并不意外!”

        “什么?”朱厚照一脸愕然!

        方继藩淡淡道:“陛下……当初陛下和臣打赌时,可曾记得臣放出一个消息,说是要在西山新城卖宅子,为陛下筹措军资?”

        此事,倒是挺久远了,朱厚照现在方才想起来,的确是有点印象的!

        方继藩接着道:“其实当初这消息,本就是放给奥斯曼人听的,这奥斯曼人……乃是我大明心腹大患。而新城要建设,势必需要大量的前期投入的巨量资金,臣当然可以拿出不少,可毕竟现在又是修铁路,又是练兵,如今又要建设如此巨大规模的新城,也是很吃力啊。臣就在想,既然如此……那么何不如……请奥斯曼人帮忙一下呢?”

        朱厚照虽然性格偶有不靠谱,却也是极聪明的人,方继藩这般一说,他顿时就恍然大悟了!

        西山新城的投入是巨量的。

        且在前期那不毛之地上,凭啥宅子能卖起来呢!

        说起来,可不就是多亏了这些奥斯曼人吗?

        朱厚照倒依旧带有疑惑,就皱眉道:“可是,老方你又如何知道他们一定会动手呢?”

        方继藩就道:“因为那苏莱曼,自打来了京师,便一直对我大明念念不忘,他野心勃勃,既是独尊儒术,岂会没有入主中原之心?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可这苏莱曼,一直都在惦记着咱们呢。”

        “再者,苏莱曼身边,围绕着大量的儒生。臣对他们,实在是太了解了。他们是最晓得揣摩帝心,知晓皇帝的喜好的,别看他们在大明,个个仗义执言,那是因为,在上皇帝在的时候,决定他们升降的,乃是士林的清议,所以,他们挖空心思,揣摩的乃是士林。可到了奥斯曼,却全然不同了。他们是外来人,地位尚不稳固,因此,毕竟会极想在苏莱曼面前表现自己。”

        “他们自然知道苏莱曼心心念念的希望入主中原。这就让他们有了用武之地,毕竟……他们可是汉人啊,对于汉地的一切,自是再清楚不过了,只有苏莱曼越想入主中原,他们才更有价值。想来这些年,他们一定想尽办法,在那苏莱曼面前鼓动此事。”

        说到这里,方继藩也不免露出了几分得意之色:“臣料定他们既听闻臣在筹措军资,自是要引起苏莱曼的注意,他一定会想尽办法破坏此事。而恰恰少不得有儒生希望借此机会,在苏莱曼面前表现。所以……臣以为……奥斯曼人脑袋热,来到京师乃是必定会生的事。就算来的不是李政,也会有王政,张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