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赐婚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赐婚

        方继藩此言一出,倒是让朱厚照觉得有道理。

        如方继藩所说,这些儒生,既然挖空心思想要建功立业,又猜测了苏莱曼的心思。

        那么……主动请缨,也就不难理解了。

        如此说来,这一开始……就是布置好了的,不过是请君入瓮的把戏罢了!

        苏莱曼就算是再聪明,可这大明毕竟距离奥斯曼太远,身边这群儒生,对汉地的了解肯定比苏莱曼清楚,这群人成日在苏莱曼面前,就少不得要灌输许多他们自以为是的思想,如此……最终出现方继藩所算计的情况,也就不难了。

        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谁比谁聪明,根本的问题,在于谁掌握的资源更多,谁看到的情报,掌握的情况更深刻。

        朱厚照一想到方继藩挖了个坑,直接将那苏莱曼埋了,顿时大乐,开怀的道:“哈哈……老方啊老方,真有你的。不过……”

        说到这里,他板起脸来:“今后,你可不能再做这样的事了。”

        方继藩倒是诧异起来:“陛下,这……是何故?”

        这不是方继藩所了解的朱厚照啊。朱厚照最喜的,本该就是挖坑埋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苏莱曼,以后留给朕。”朱厚照一脸自信满满的道。

        方继藩秒懂了,立即道:“苏莱曼在陛下面前,不过是一只小虫罢了,不过陛下既然对他有兴趣,臣自是成人之美。”

        朱厚照心里舒坦了许多,他越看方继藩,越觉得方继藩可爱,便连他抠鼻子的举动,都觉得与众不同,这……想必就是爱屋及乌了。

        他感慨道:“真的想不到,朕还是少年的时候,就仿佛在昨日一般,可转眼之间,朕的太子居然要大婚了。老方,朕越来越觉得时间紧迫了!”

        方继藩也颔点头。

        那个时候,太子还只是一个娃娃呢,刚出生的时候,大老鼠一般大,记得那时候,方继藩抱着他,依旧还记得他来到新世界时的恐惧,以至于浑身上下,瑟瑟抖。

        一阵唏嘘,随即朱厚照就让人召了朱载墨来。

        没多久,朱载墨入殿,行了大礼,道:“儿臣见过父皇。”

        而后,他的眼睛落在方继藩的身上:“见过恩师。”

        朱厚照和方继藩先是相视一笑,随即,朱厚照就板着脸道:“最近可读书了吗?”

        “不曾有。”朱载墨的回答很耿直!

        朱厚照的脸色顿时有些糟糕。

        这时,只见朱载墨又道:“儿臣近来在研究作坊,现这作坊和治国,道理是相合的,尤其是近来京师的一些大作坊,上上下下有数千上万人,如何合理的利用奖惩来约束人员,又如何让所有人能够各司其职,这里头都是学问。”

        朱厚照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却又道:“你这逆子,真是糊涂混账,朕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哪里似你这般成日游手好闲,朕……朕……”

        朱载墨顿感惶恐,他是极畏惧朱厚照的,或者这是老朱家祖传的心理罢。

        他忙是道:“儿臣万死。”

        “你以为朕不敢罚你吗?朕今日不罚你,你岂不是要飞上天去啦?”朱厚照背着手,继续道:“从明日开始,朕要禁你的足,禁足一年,朕绝不容你成日游手好闲。”

        朱载墨脸色变得更坏,一脸的诚惶诚恐,他可不愿成日呆在东宫,这和杀了他有什么分别?

        可现在,他的上皇祖父走了,再没有了依靠,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只能心里暗暗叫苦。

        朱厚照托着下巴,随即又道:“又或者……寻一个其他的惩罚?嗯,什么惩罚好呢?那就罚你将方小藩娶了吧。”

        “啊……”霎时间,朱载墨的嘴张得极大,一时说不出话来。

        朱厚照皱眉:“怎么?你还敢不肯?”

        “不不不。”朱载墨连忙摇头道:“儿臣……儿臣遵旨。”

        朱载墨开始怀疑,自己进入了一个圈套,想了想,脑海里便浮出了方小藩的影子,心头一热,也不知该说点什么好。

        朱厚照一挥手道:“就这样定了,你年纪也不小了,大婚之后,想来便可收收心了,小藩是自家人,朕正好让她管教你。”

        朱载墨:“……”

        朱厚照道:“朕赐她一根铜锏,老方你怎么看?”

        方继藩的脸拉了下来:“陛下,切切不可,夫妻之间,该是和和睦睦才好。”

        朱厚照摇头:“这夫妻嘛,便如两军对阵一般,只有相互之间有了威慑,彼此方才不敢轻举妄动,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要和睦……嗯,那朕赐小藩铜锏一支,再赐太子一柄御剑,如此……方可高枕无忧,以后他们若是吵闹起来,便不免要相互忌惮,唯恐吵闹升级,举起御剑亦或铜锏来,举头便砍杀,他们越是心怀忌惮,自然也就不敢太过造次了。”

        卧槽……

        方继藩震惊了。

        好高级啊,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核威慑理论?

        朱载墨:“……”

        朱厚照转过头:“太子以为呢?朕的主意如何?”

        细细的看,不难看出朱载墨额上冒着细汗,他期期艾艾的道:“儿臣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那就这样定了!”朱厚照道:“锏叫打夫锏,剑叫杀妻剑,如此,你们相互之间,才能和和睦睦,举案齐眉,朕也就放心啦。”

        既然商议定了,接下来,刘瑾一封奏书,上至张太后处。

        张太后于是请了太皇太后,此后再召方皇后来议了议,随即命人测问八字。

        这本是礼部的职责,必先经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的程序。

        这问名,便是问生辰八字,此后的纳吉,则是取回八字之后,至祖庙进行占卜。

        不过陛下让礼部询龙泉观,倒是没人敢反对。

        太皇太后也对此欣然应允。

        不出其然,龙泉观那儿传回的消息乃是天作之合。

        李朝文大真人,据闻对他们的生辰八字,可谓是惊为天人,当场认为这是合的不能再合了,这是上天注定的姻缘,此二人若是结合,不但利家,且还利国利民……

        他连忙上了一道万言书,非常详尽的解析了这生辰八字,里头的话,虽是生涩难懂,不过却让太皇太后和张太后高兴的不得了。

        接下来,自是一切按着程序去办。

        方继藩对这些繁文缛节,没什么兴趣。

        他只在乎结果好就行,自家妹子能寻到一个好归宿,这也是父亲和自己共同的本意,少不得要修书,给父亲报喜。

        …………

        玉门关。

        此时,李政不敢轻易出关,他一直都在避风头,寄望于这风头过去,再出关去。

        外头的搜捕,越来越紧了,这令他风声鹤唳。

        两个护卫,每日在外打探。

        就这般惊慌不安的呆了一个多月。

        那护卫却有一日,急匆匆的进来道:“李侍郎,李侍郎,不妙,不妙了。”

        李政气得咬牙切齿,如今还有什么比现在的处境更加不妙的消息吗?

        他看着护卫道:“怎的?”

        “从京里传来的消息,过往的客商都在传呢,说是西山新城,推出大量的铺面,这些铺面销售的极为火爆,为了争抢铺面,以至万人空巷,这铺面,现在价格已是涨到了两百多两银子一丈了,且量还不小,隔三岔五,就推出了一批,这西山新城……要赚疯了。听他们的意思是,那三两银子的宅子卖的越多,未来流入的人口便越多,这铺子的销量,自是越的火爆。”

        李政:“……”

        李政懵了。

        此刻……他的心不断的向下沉,沉到了谷底,他脸色铁青着,竟是说不出话来。

        完了。

        这下真的完蛋了。

        这样说来……这不是杀敌一千,自损三百。

        这分明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哪。

        这样说来……自己这一趟,非但折损掉了奥斯曼数不清的金银,还让方继藩那狗东西,借机将新城建了起来。

        自己等于是给那姓方的抬了轿子。

        一念至此,李政顿时觉得惶恐起来。

        若是如此,这些消息迟早要送去奥斯曼,或许现在,苏莱曼皇帝已经知道事情的本末了。

        那么……自己即便还有颜面去见苏莱曼皇帝,这天大的罪过,怕也是吃罪不起哪。

        李政锤了锤心口,觉得心如刀绞。

        罪过……这是罪过啊。

        那护卫和李政朝夕相处,倒是心善,看着李政如今的模样,却不禁道:“李侍郎,不如我们与你告别吧,我们只当没有见过你,这奥斯曼,怕是李侍郎也去不成了,李侍郎往后自谋生路。”

        “天下之大,哪里还会有老夫的容身之处!”李政脸色铁青,叹息着,随即,他咬了咬牙,龇牙裂目的道:“还得去奥斯曼,要去见皇上,我一定要去见他。你们放心,这世上没有人能杀死老夫,没有人可以,今日遭遇些许挫折又算什么,即便回到了奥斯曼,老夫也要教皇帝以礼相待,他日……老夫还要卷土重来……”

        护卫诧异的看着李政,他无法理解,这个已经到了绝路的人,如何的置之死地而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