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李政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他依旧泰然的摆出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

        在这玉门关潜伏了半月后,他也终于寻觅到了机会,混杂进入了商队之中,改名换姓的出了玉门关。

        一路西行,到了奥斯曼的领地,偶尔间,方才知道,北京城里的消息,早就通过商队带到了。

        李政一路往伊斯坦布尔,骑了快马,到达了城中的时候,天色已至傍晚。

        他没有急着入宫去见驾,也不曾去相关的衙门里点卯。

        而是连夜开始拜访这奥斯曼京中的某些显赫人物。

        这些显赫的人物,和他一样,都是汉人,有人渐渐得到了苏莱曼的重用,得以侍驾在苏莱曼的左右。

        这一夜功夫,起初差点吃了闭门羹。

        当这些人得知李政竟是回来了,自是带着嫌弃。

        他们很清楚,李政完蛋了。

        一个已经失去了任何价值的人,根本没有见他的必要,说不定见了此人,甚至还会引火烧身。

        可李政执拗的非要见不可,口称有大事相告,终究该见的人,还是见了。

        到了次日清早,忙碌了一宿的李政,依旧还是精神奕奕。

        他坐上了马车,随即至皇宫。

        命人通报之后,没多久……却见金甲的禁卫军迎面而来,他们犹如看押囚犯一般,将李政直接带走,随即下狱。

        李政并没有机会见到苏莱曼,恼羞成怒的苏莱曼,也根本不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

        不过对此……李政似乎早有预料。

        他居然显得很平静。

        在地牢里,足足呆了七八日,终于……一个阉人来了,带着苏莱曼的旨意,命人押着狼狈不堪的李政,随即到了皇宫。

        皇宫里……

        苏莱曼脸色铁青,他余怒未消,这是一个极大的挫败。如此惨重的损失,是他无法接受的。

        若不是身边的儒生,屡屡提起这个人,苏莱曼已决心直接将这李政处死了!

        只是……这个念头闪过时,苏莱曼最终还是决定见一见此人,他想知道这个人在临死之前,还想说什么。

        看着脸色铁青的苏莱曼皇帝,李政居然没有一点异样之色,他显得不疾不徐的,身上虽是伤痕累累,衣衫褴褛,可还是尽力的捋了捋衣衫。

        到了殿中,见苏莱曼高高在上的坐着,四周环顾着阉人以及儒生,除此之外,还有几个信任的禁卫军武官。

        苏莱曼的鹰钩鼻微微一扬,鼻孔朝着李政。

        李政三跪九叩:“臣李政,见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苏莱曼皇帝依旧不作声,只是那一双眼睛,却依旧如钩子一般,死死的盯着李政。

        似乎……他愤恨难平,在他眼里,若非是李政,自己绝不至如此的狼狈,现在不但许多的商队都已彻底破产,奥斯曼国库,竟也消去了大半,自己的宏图大志,似乎因这李政,而变得渺茫起来。

        李政见苏莱曼不言,随即道:“陛下,臣此次前往大明,犯下大错,实是有愧于陛下的厚爱。臣有万死之罪,只请陛下诛戮臣下,以儆效尤。”

        苏莱曼这时候终于开口了,他冷淡的道:“是吗?卿既知死罪,何以还活着来见朕。”

        这意思是反问李政,你不是早便该死了吗?怎么还不死?

        只见李政道:“臣还有一言,不吐不快。”

        苏莱曼冷笑,他的眼睛,似乎已经洞悉了李政的居心。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有话说,这不分明是想活下去吗?

        可是……朕岂会让这样的人活下去!

        他甚至觉得李政有些可笑。

        铸下如此的大错,李政不但敢回来面见他,竟还想厚颜无耻的活着,实是该挫骨扬灰。

        苏莱曼冷冷的道:“卿想要说什么?”

        李政一脸诚恳的表情道:“臣希望,陛下定要提防副使朱成。”

        苏莱曼皱眉。

        李政便道:“朱成此人,自去了北京城之后,似乎一直如鱼得水,在那儿与大明的许多达官贵人结交,且关系匪浅,陛下……臣此去北京城,便觉得此人甚是可疑。臣无论布置什么,那方继藩就像是臣肚中的蛔虫一般,竟都知晓,故而屡屡提前有所安排,臣到如今,固然是死罪,今日若是被陛下诛杀,那也是死不足惜。可一路回来,越想就越觉得可疑。不知陛下,可曾收过朱成的奏疏?”

        苏莱曼狐疑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阉人。

        阉人会意,立即走了,过一会儿,他拿着一份奏疏回来。

        苏莱曼看了一眼,这确实是数月之前,朱成送来的奏疏,里头是来报喜的,内里的言辞,就仿佛整个大明,都已被国使馆玩弄于股掌之中。

        苏莱曼别有深意的看了李政一眼:“这份奏疏发出来的日子,是六月初九,里头是报喜的。”

        李政立即道:“陛下……这就怪了,六月初九,胜负还未揭晓,可是何以报喜的奏报就来了?还请陛下明察,臣在大明京师的举动,都是可查的,臣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国使馆中上下,知道的人不少,这个时间点,恰恰是臣正在尽心竭力布局之时,那么,为何会有一份这样的奏疏呢?陛下历来圣明,这朱成……”

        苏莱曼却是不为所动,反问道:“卿的意思是,你之所以失败,是因为这朱成已被那方继藩所收买,成了他的走卒,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方继藩的掌握之中?”

        “臣不敢轻易定论,不过……国使馆中,确实有不少的流言,都说朱成……形迹可疑。当初臣对朱成说出臣的计划,朱成也是极力反对,认为陛下命臣如此,有碍两国邦交,实是不妥,这一点,几乎在国使馆内,人所共知。只是……臣真是悔不当初,自以为那朱成,毕竟是乃我奥斯曼副使,又蒙陛下厚恩,定是对陛下忠心耿耿,可哪里想到……”

        “哼!”苏莱曼脸色越加铁青,他猛地拍案而起:“好一番漂亮的说辞,你是想要脱罪吗?以为将一切都栽在朱成的身上,便可令朕免了你的死罪?”

        “臣不敢,臣早已做好了万死的准备。”李政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道:“就算是朱成乃是大明的细作,事到如今,臣的死罪也是难逃了,只是临死之前,希望陛下需小心提防而已。臣……臣自知死亡且在眼前,所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陛下对臣,有厚恩,臣只希望,陛下戒之,慎之。”

        苏莱曼站了起来,他定定的看着李政,良久,他才背着手转过身去,一副毫不留情的模样:“即如此,那么……来人……”

        “臣还有一言。”李政露出了慷慨赴死之色。

        皇帝身边的阉人们,个个冷冷的看着李政,在他们的眼中,就仿佛李政已经是一个死人。

        而其他的儒生,则一直都默不作声,似乎他们心里也在权衡着什么。

        那些禁卫军的武官们,按刀而立,面露狰狞。

        苏莱曼背着身,双肩微微一耸,声音冰冷刀:“说。”

        “陛下还需小心地方上的卡夏。”李政道:“臣这一路而来,途径了许多的领地,大明的消息,早已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臣听说,许多的卡夏,闻之欣喜,这士民之间,也流传着许多对陛下不利的消息,他们都说……都说……”

        他的话,到了这里,嘎然而止。

        而苏莱曼皇帝猛地转身,死死的盯着李政,脸上带着羞愤:“他们说什么?”

        “臣……不敢说!”李政露出惶恐状!

        苏莱曼脸上掠过了杀机。

        固然李政不敢说。

        可是苏莱曼却已可以想象,那些曾被自己打压的卡夏旧贵族们,在此刻,是何等的暗喜。

        是啊,李政的错误,不正是因为皇帝重用儒生取代卡夏的后果吗?

        这群儒生,并没有给帝国带来任何的好处。

        恰恰相反,这一次……却是犯下了极大的错误。

        这无疑证明了皇帝是错误的。

        这个巨大的错误,更会给整个奥斯曼带来巨大的灾难。

        苏莱曼眯着眼,他的眼眸里,掠过一丝阴冷。

        若说……方才他不过是愤怒。

        那么现在,他整个人却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他居然十分平静的坐下,看了李政一眼,而后轻描淡写道:“这是商队传出的消息吗?”

        李政立即道:“臣……臣不知,不过想来,是商队带去的。”

        “朕看……不止,区区商贾,何以能制造如此大的声势。”平静的苏莱曼皇帝,手指抵着案牍,轻轻的敲了敲,随即道:“是有心人……故意而为之吧,你还听到了什么?”

        “没有什么特别的。”李政道:“不过……倒是听说,许多人甚是怀念大行皇帝。”

        苏莱曼在这一刻,脸色更是骤变。

        大行皇帝,自然是苏莱曼的父皇,大行皇帝自然已经故去,按理来说,苏莱曼乃是大行皇帝无可争议的继承人,在天下人眼里,父子二人,本该是一体的,可现在……有人突然怀念大行皇帝,却似乎……别有意味啊!

        苏莱曼淡淡笑起来:“有趣,甚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