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封王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封王

        朱厚照激动起来,他背着手,听着徐经的话,兴致十足的道:“只是……卿家莫非已有了主意?”

        “有。”徐经斩钉截铁!

        他看了方继藩一眼,才道:“恩师教授学生学问,这些年来,学生虽是愚钝,却是深知勤能补拙的道理。因此……制定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虽是费时费力,可只要成功,便可彻底覆灭天下海军。”

        覆灭天下海军……

        好大的口气啊!

        方继藩面上带着从容的微笑,可心里却是nmp了。

        这么多年不见,徐经越来越晓得吹牛了,这一点,不像自己。

        朱厚照则是眯着眼,问了个很实际的问题:“朕将蒸汽铁甲舰统统调拨给你,命你为水师都督,这些足够吗?”

        “不够。”

        要做好一件事,就不能扭扭捏捏,所以徐经很干脆的摇头:“这个计划之中,若只凭借臣,是远远做不到的,世上能成此事的,只有皇上,还有恩师。”

        朱厚照一脸诧异的看着徐经:“你的恩师,虽是鬼主意多,可论起行军打仗,却是……”

        方继藩拼命咳嗽:“咳咳……陛下……慎言。”

        朱厚照晃了晃脑袋,随即道:“好吧,我们说正经事,也即是说,朕要敕命你的恩师,为水师都督,你为副都督?那么……需要多久才可完成?”

        徐经道:“一年,或者两年。”

        朱厚照抬头:“你的计划呢?”

        徐经道:“计划,臣不敢写出来,只恐被人探知,这些统统都在臣的脑海里。”

        朱厚照皱眉道:“那么说给朕听听。”

        徐经又摇头:“隔墙有耳,臣恐泄露,陛下……我大明如今已如耀眼之明珠,光彩夺目,如今……早已被四邻所忌惮,据臣所知,即便是远在万里之外的西班牙人,也已派出了斥候在我大明收买人员,打探消息,这里是宫中,固然被人打探去消息的可能微乎其微,可凡是举大事,就没有不小心谨慎的道理,此策,一旦被人侦知,那么所有的心血便要白费。”

        虽然一次次被拒绝,但是朱厚照对此是比较认同的,他深知……

        事实上,徐经的计划,有些想当然,为什么呢?

        既要引诱西班牙人出海,无敌舰队倾巢而出,那么就需要选择一个对于西班牙人而言,足够强劲的诱饵,一旦这个诱饵,实力弱了,便钓不到大鱼。可问题在于,人家凭什么去做诱饵呢?

        这是至难的一点。

        除此之外,大明舰队如何出动。

        如何作战。

        如何保证整个计划的绝对保密。

        这统统都是难题。

        只是,一想到将这西班牙无敌舰队尽数歼灭,朱厚照便觉得心里百爪挠心。

        于是他便道:“你来……朕与你到密室之中,来说朕听听。”

        作为一个皇帝,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就贸贸然的任臣子形式!

        徐经迟疑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等过了小半时辰,朱厚照和徐经重新回到了奉天殿!

        朱厚照吁了口气,看着这诺大的宫殿,思虑片刻,才道:“这个计划,倒是有几分意思,却也不是没有完成的可能。朕思来想去,计划再好,可若是没有一个真正有本事的统帅,却是不妥,那么………”

        朱厚照皱眉起来,呼唤刘瑾取了一个工具箱来。

        随即屏退左右。

        当着方继藩和徐经的面,先是取出一块璞玉,随即拿起了刻刀,三下五除二,用这刻刀小心翼翼的雕琢出一方印的模样,而后取了朱砂,摊开白纸,在这白纸上写了水师威武总镇四海大都督的字样,接着将这空白的印面,拓上字印,而后再取刻刀,一笔一划的开始雕琢。

        他干的很认真,浑然忘我,手中的刻刀拿的很稳,每一个笔画,都是顺着玉的纹理而行,时不时的小心吹掉玉屑,偶尔从工具箱里取了放大镜看一看,确保没有问题之后,继续雕琢。

        徐经:“……”

        嗯,他有点目瞪口呆!

        方继藩似乎已经习惯了,面上表情波澜不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徐经闲聊,打发时间。

        “徐经啊,听说你的儿子年纪不小啦,可读了书吗?”

        “恩师……犬子……都已娶妻了。”

        “呀。”方继藩吓了一跳,讶异的道:“:“这么快,为师竟是不知。”

        “不但娶妻,还生了子,犬子现在水师中公干,平日不着家。”

        于是方继藩又惊讶的道:“这样说来,你还生了孙子?”

        徐经已年过四旬了。

        在这个时代,三十多岁便做了爷爷,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方继藩只能感慨,时光飞逝,转眼之间,自己的弟子,都有孙子了,这真是一件悲剧的事啊。

        幸好他的心理素质比较好,于是方继藩就面带微笑道:“为师也有孙子,为师的孙子比你还大。”

        一旁,刘瑾骄傲的挺起了胸膛。

        徐经:“……”

        话题终于止住,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朱厚照在一旁忙碌了一通。

        他这工具箱是现成的。

        便是玉印,其实也是半成品。

        所以要制起来,倒是能事半功倍。

        只是他细心,不疾不徐,慢慢的雕琢。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抬头起来,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和徐经道:“妥啦。”

        方继藩和徐经便朝朱厚照看去。

        却见朱厚照先举着一方印:“朕现在有旨……刘瑾,记下,记下。”

        刘瑾忙到旁寻笔墨,趴在地上记录。

        朱厚照道:“朕文武双全,精通兵事,熟谙海政,此千古不世之英才也,今为祖宗社稷计,宜当布武天下,恩威四海。朕观天下臣工,都远不如朕也。如此,朕只好亲力亲为,自封水师威武总镇四海大都督,总镇四海之事,今朕自授大都督印看,好啦,好啦,就此钦哉,钦哉。”

        刘瑾很平常的提笔写下了一份草拟的圣旨。

        他面上的表情很认真,似乎对此习以为然。

        方继藩一脸麻木的样子。

        只有徐经似乎见的世面不够多,听的瞠目结舌。

        朱厚照随即又皱眉,道:“这样感觉似乎有些不妥,哪里有自己自吹自擂的,虽朕说的是实话,可若是庸人们听了去,还当朕厚颜无耻呢!这样不行,刘瑾,你改一改,再改一改,就说是镇国公和徐卿家上书,说朕允文允武,精通兵事,熟谙海政,乃千古不世之英才。写完了给朕看看,莫出纰漏。”

        刘瑾依旧趴在地上,咬着笔杆子,翘着臀,重新挑了一份纸,进行删改。

        朱厚照又道:“朕思之,海政之策,关系重大,朕固是聪明绝顶,朕却分身乏术,好啦,好啦,随便你怎么写,总之,老方是副都督,徐经为水师总兵官。写好了吗?写好了吗?”

        刘瑾就很无奈的道:“陛下,您念的太快了。”

        朱厚照便怒,了:“狗东西,朕没有嫌你慢,你还嫌朕快了,就如此吧,此事关系重大,老方,朕在宫中调度,你在镇国府行事,此事一成,朕给你封王。”

        方继藩却是一脸不情愿的表情。

        封王……

        自己很稀罕吗?

        好吧……好像挺稀罕的。

        他忙是应下,后面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可说了,便和徐经告辞而出。

        只是……

        走出了奉天殿不远,朱厚照竟是亲自气喘吁吁的追出来,边道:“慢着,慢着,你们的印没拿。”

        …………

        计划……方继藩已经知悉了。

        他先是震惊,而后是一脸的肉痛,最后勉强挤出一丁点的笑容,时而像要杀人,却又时而慈爱的目光看着徐经。

        徐经面无表情,现在开始,一切都要为这个计划而开始布置了。

        绝不容许自己失败。

        “恩师,学生这些日子,打算先去天津卫,督促蒸汽铁甲舰的建造已经操练,整肃海军学堂和水师,其他的事,只好拜托恩师了。”

        方继藩叹了口气道:“为师真是命苦啊。”

        一声长叹,紧接着,方继藩自徐经手里接过了一个东西。

        这东西像橡皮球一般,捏在手里,看似很不起眼。

        方继藩仔细的端详之后,打起了精神:“去吧,接下来,交给为师。”

        过不了多久,王金元便被召了来。

        方继藩将手中的东西丢给王金元。

        王金元忙不迭的接了,也放在手里捏了捏,细细的端详,微微皱眉道:“少爷……这是……”

        方继藩就板起脸来:“我极喜欢这个东西,去查一查这是什么,总而言之,这东西,本少爷收了,有多少要多少。”

        王金元满眼奇怪的看着手中的东西,他还是弄不明白。

        不过少爷吩咐,自是尽心办事,于是忙点头称是,收了这东西,便开始四处去打听。

        可左打听右打听,认识这玩意的人,却是一个都没有。

        王金元岂敢怠慢,他急了,这是少爷亲自吩咐下来的事,事办不成,可要糟了。

        很快,打探这东西的人,已不只是王金元一人了,这京里但凡被王金元询问过的商贾,都开始惦记着这事。

        这究竟是何物?为何有人收购?莫非……有什么蹊跷?

        …………

        求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