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邪不压正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邪不压正

        舰队一路南行。

        这途中,朱厚照似乎对于整个铁甲舰极有兴趣。

        自然,这铁甲舰的结构,当初本就是他设计出来的,虽只是第一代,此后经过十年的改良,许多结构,早已面目全非。

        可朱厚照却觉得,操控这铁甲舰,乃是大学问。

        他每日兴冲冲要做的事,便是蹲在锅炉房里,又或者在转轮舱中,细细的观察。

        火炮的舱室,也是他常去的地方。

        每日带着一个小簿子和人交流,将所见所闻记录下来。

        偶尔,回到自己的舱室,盯着舆图,拿着游标尺或炭笔,一呆便是一上午。

        刘瑾兴冲冲的让人在船尾弄了一个网兜子,一夜之后,将网兜提上来,此处虽非近海,但总有收获。

        船上吃罐头的时候多。

        刘瑾觉得实在吃不消,便亲自带着他的战利品,高高兴兴的到了厨房里生火,挑了口感不错的海鱼,清洗干净,去了鳞,掏了内脏,而后哼着曲儿先将鱼儿用各种作料腌制一两个时辰,再用铁钎子将其串起,生火烧烤!

        他享受着这个过程,总是在此过程之中,开心得犹如一个孩子,手舞足蹈的,好不容易……鱼烤熟了,再撒上一些十三香,香喷喷的烤鱼便握在自己的手里。

        厨房里太热了,他舍不得将烤鱼吃干净,而是从厨房里出来,兴冲冲的到船尾那儿去,那儿清净,且景色宜人,可惜……他还需当值,不能饮酒,若是再斟上一壶绍兴老酒,温热一些,那便是神仙一般的享受。

        到了船尾,刘瑾犹如一个祭祀至圣先师的读书人,他对于烤鱼是怀有敬重的,所以在吃之前,他会正一正冠帽,强忍着口里的哈喇子要流出来,却寻了清水,先净手,再掬了一把水,顺道儿将自己光洁的脸蛋也抹了一遍。

        在一番郑重其事的礼仪之后,刘瑾重新拿起了他的烤鱼。

        就在这时,有人伸出手。

        刘瑾看着这突来夺过烤鱼的手,顿时目露凶光!

        堂堂司礼监秉笔太监,西厂厂公,拜赐侯爵,抢他的吃食,这可不是好玩的。

        可等他抬头,看到了手的主人的那一刹那,他沉默了。

        夺过烤鱼的,乃是方继藩,方继藩拿着鱼闻了闻,而后毫不犹豫的将烤鱼入口,紧接着口里发出了啧啧的声音,含糊不清的道:“味道不错,不错,就是有些凉了,若是再热一热,口感更佳,小刘啊,吃了你的鱼,不见怪吧。”

        刘瑾的眼珠子都快要爆出来了,口里的哈喇子擦拭了几下,都没有擦拭干净,他眼睛依旧直勾勾的看着方继藩手中的鱼,脑子已经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的点点头,示意自己不介意。

        方继藩边吃边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两把刷子,这船上寂寞的很,爷爷我烦透了……”

        没多久,方继藩就用牙剔的几乎烤鱼再没有一点肉,只剩下了骨架子!

        他看了一眼鱼架子,打了个饱嗝,随即将铁钳子一丢,开心的道:“平时怎么就没有看出你有这个本事呢,还有鱼吗?”

        刘瑾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他想起来了,还有鱼,于是他点头。

        方继藩便乐不可支的道:“赶紧去,再烤一些来,爷爷我这才刚刚填了肚子呢,还没到位,来人,来人,把陛下和徐经那狗东西,不,是把陛下他老人家和徐经那狗东西,都统统叫来,吃烤鱼啦。”

        刘瑾:“……”

        船上的生活,显然对于刘瑾并不太友好。

        他流哈喇子的时候,往往比吃的时候多。

        朱厚照兴冲冲的来,连徐经也显得饶有兴趣。

        刘瑾索性直接在船尾搭起了一个烤炉架子,扑哧扑哧的翻滚着手里铁钎子串起的鱼虾。

        朱厚照和方继藩吃饱喝足,朱厚照便道:“不能光顾着我们自己吃呀,朕爱兵如子,来来来,将那管轮的叫来,朕今日看着管轮,辛苦的很,刘伴伴,多烤一些。”

        刘瑾手一抖,身躯一震,沉默了片刻,闷闷的道:“陛下,都快吃完了。”

        朱厚照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便要踹他。

        方继藩忙是将朱厚照拦住:“陛下,使不得,使不得,别这样,有话可以好好说。”

        只是陛下一声吩咐,早已一群精壮的汉子们,一个个兴冲冲的来了,随即拜倒在地:“谢陛下赐鱼。”

        刘瑾埋下了头,将一处烤焦的鱼尾掐下,而后扑哧扑哧的塞进嘴里,似是太烫了,口里便又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

        …………

        西班牙。

        穿着十字架绣袍,头戴着尖顶帽子的神甫,此时口里喃喃念叨着什么,手伸出来,不断的在自己的胸口比划着。

        这巨大的宫殿里,一张丝绸大床上,西班牙国王殿下在此刻已是疲惫不堪。

        皇家理发师已是熟稔的用剃刀,给他放了一点血。

        国王殿下的身体孱弱,需要按时的治疗。

        他的血液里有魔鬼,作为皇家理发师,当然……在佛朗机,理发师几乎形同于大夫的代名词。

        理发师的职责十分重大,不但要负责国王殿下的形象,同时还需按时给国王殿下治疗。

        今日流出来的血液,比前些日子少了一些。

        这令理发师甚是欣慰,这说明国王殿下体内的魔鬼,已经清除了不少。

        在这个时候,国王殿下便觉得一阵眩晕和疲倦袭来,这种眩晕的滋味,总是让他疲惫不堪时,尤其是耳畔听到神甫的念诵,令他感觉眼前似有光,那一缕光芒,犹如晨曦一般,猛地照耀起来。

        这是神迹啊。

        国王殿下很知足。

        上天依旧眷顾着自己,眷顾着西班牙,眷顾着哈布斯堡,眷顾着神圣罗马的帝位。

        可就在此时……国王殿下突然身子一颤。

        这一次的治疗,让他居然身躯开始不停的颤抖。

        神甫诧异起来,连忙上前,开始检视国王殿下。

        国王脸色从苍白,突然变得青紫。

        周遭的几个骑士,也有些慌乱,窃窃私语。

        好在理发师却显得很镇定,他立即道:“魔鬼来了,魔鬼来了。”

        神甫立即取了脖上悬挂的十字架,放在了国王殿下的额头。

        这时候……考验一个皇家理发师医术的时候到了。

        作为全伊比利亚最优秀的理发师,他没有回去取自己的工具箱。

        对付这样魔鬼的反噬,显然单靠割脉放血,又或者是掏国王殿下的耳屎,显然已经无法保证这一次与魔鬼的作战过程中能够获得胜利。

        所以……必须要用更高校的方法。

        他毫不犹豫的朝身后的助手低声吩咐几句。

        助手则匆匆小跑出了寝殿。

        国王殿下的情况很不好,他身躯依旧在颤抖,紧接着,他的眼睛开始翻白。

        在神甫的吩咐之下,隔壁的殿堂里,一群阉伶们,开始一齐唱诵起了圣歌。

        庄严肃穆的歌声,在宫殿中开始荡漾起来。

        那皇家理发师的助手,已是带了一个骑士匆匆进来。

        助手抱着一个铁罐头。

        骑士们开始围拢上来。

        皇家理发师镇定自若,呼唤一声,于是助手便将这铁罐头,狠狠的套在了国王殿下的头上。

        此时国王殿下就像一个滑稽的小丑,他的脑袋上倒扣着一个痰盂。

        紧接着,皇家理发师取出了一个铁锤。

        人们更加庄严肃穆起来。

        仿佛这一刻,并非是在治疗,而是以神之名,正义的骑士们,正在不屈的与魔鬼做着最后的搏斗。

        皇家理发师扬起了大锤。

        下一刻……

        咚!

        锤子砸在了倒扣在国王殿下脑袋上的‘痰盂’上。

        金属的罐头,在重锤之下,顿时余音缭绕,此刻,圣歌开始越来越急促,高亢的阉伶歌手不断的飚着高音。

        在这一刻,人们的心都要跳出来。

        国王殿下的情况很不妙。

        这一锤,虽不是砸在他的脸上,可是倒扣在自己头上的铁‘痰盂’却哐当一声,几乎要使自己昏厥过去,他发出了一声哀嚎。

        而接下来,理发师毫不犹豫,又一锤砸下。

        国王殿下便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一记重击,几乎在这一刻,他已觉得自己的意识要模糊,鼻下,黏糊糊的,似乎连鼻血都流出来了。

        终于……

        圣歌渐渐的进入了尾音。

        骑士们将倒扣在国王殿下头上的‘痰盂’取下,‘痰盂’几乎已经瘪了不少,所以取下来时,有些费气力,以至于几乎要昏厥过去的国王殿下,发出了几声惨叫,这才将痰盂取了下来。

        理发师上前,看了一眼国王殿下的神色,开口道:“殿下,您感觉好些了吗?”

        国王殿下没有开口,只是呆滞的看着皇家理发师,口微微张开,哈喇子自觉地流淌出来。

        皇家理发师伸手探了探国王殿下的鼻息,定了定神,站直了身体,而后骄傲的道:“国王殿下又死而复生了,感谢上天,我们祛除了殿下身体中的邪恶。”

        于是那些骑士们都激动起来,一个个站直了身体。

        神甫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与此同时,门被推开,一个骑士疾步进入了寝殿:“殿下,有一封来自威尼斯的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