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世界大战 二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世界大战 二

        事实上……整个玉门关里,充斥了无数的细作。

        这大明富庶。

        自大明开海之后,几乎诸国与之通商,原本还想从这富庶的大明手中攥取财富,可孰料……

        这大明不开海还罢,一开海,却是数不清的财富,通过茶叶、丝绸、铁器等交易,源源不断的将各国的黄金白银输入大明。

        哪怕强大如奥斯曼,他们能从大明手里卖出的货物,也不过是些许的羊毛制品,即便是如此,往往价格还是低廉。

        大规模的出钞,已让奥斯曼陷入了困顿,再加上西山新城那一票,对奥斯曼而言,已是雪上加霜。

        以至于奥斯曼出兵奥地利的军费,也开始捉襟见肘。

        此时,很快便有奥斯曼的商贾也察觉到这情况。

        紧接着,开始有人将这树胶送至玉门关。

        大量的树胶的涌入,虽然导致了树胶的价格降低,可依旧还是价值不菲。

        如此一来……终于……

        这消息开始不断的传播。

        似乎奥斯曼寻觅到了一个保持贸易平衡的绝佳武器。

        在北非,人们开始大量的采胶,而与此同时……西班牙国王殿下在经过了治疗之后,再一次获得了确切的消息。

        奥斯曼与西班牙,本就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彼此之间在奥地利,已不知进行过多少次的战争。

        西班牙的舰队,与奥斯曼的海军,更是冲突频发。

        而如今……西班牙国王意识到两国未来的交锋,不再是奥地利,而是北非那一片原本不值一钱的土地。

        只是对于西班牙而言,他们固然空有强大的海军,可是面对人口数量众多的奥斯曼,还是有些没底气的。

        于是……北方省的攻势开始放缓下来。

        西班牙人在这数个月的时间里,开始和法兰西人和缓关系,甚至愿意承认法兰西人对意大利诸邦的影响。

        葡萄牙人受到了西班牙的橄榄枝,在教会的撮合之下,彼此之间重新确定了殖民地的归属。

        葡萄牙自从苏门答腊和爪哇的殖民地在大明水师的攻势之下变得岌岌可危之后,爪哇和苏门答腊的种植园收益彻底被斩断,似乎他们对北非,也略有几分垂涎,因而……一拍即合。

        甚至西班牙国王,还颤抖的亲自修了一封书信,前往北方省以及大明。

        在此时,西班牙必须全力对付奥斯曼人,缓和所有的矛盾,已成为了西班牙人的当务之急。

        这封书信,显得十分恭谦,表明了西班牙和大明之间完全可以共存的立场,并且愿意承认大明在西洋的统治,在北方省和美洲的殖民斗争,亦可以尽早彼此坐下来,达成一项对双方都有利的协议。

        书信,随即被使者带走。

        这显然是缓兵之计。

        毕竟……美洲和西洋的摩擦,对于西班牙而言,还是太遥远了。

        至于北方省,至今彼此拉锯,双方都已是疲惫不堪,反而是就在眼皮子底下的奥斯曼,却是西班牙的心腹大患,若是不尽快解决,凭借着北非带来的收益,奥斯曼会越来越强大,这对哈布斯堡家族而言,是真正关系到了存亡的危机。

        大量美洲的舰队已开始调回,自北方省的军队,亦除了少部分保持围势之外,也开始朝西班牙聚拢。

        从奥地利、匈牙利,甚至是来自于瑞士的雇佣军,还有神圣罗马帝国体系之下,德意志诸邦的一些军队,似乎也开始在西班牙的利诱之下,纷纷以打击异教徒的名义,开始磨刀霍霍。

        来自罗马的消息,更是令人振奋,教宗发布了一次热情洋溢的演讲,号召教徒们要不屈的去与异教徒做斗争,恢复东罗马。

        皇家理发师在这一天,又给国王殿下放血治疗,在抽了一部分的血液之后,国王殿下头戴着王冠,微微颤颤的在众骑士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所有人肃穆而立,凝视着孱弱的国王。

        西班牙国王道:“接下来……我们将进行一场艰苦卓绝的斗争,一百多年来,耶路撒冷沦陷,君士坦丁堡沦陷,我们凭借着奥地利的铜墙铁壁,一次次击退了他们,而现在……反击的时候到了,我们的陆军,已经做好了准备,将在匈牙利以及扎塔作战,我们的海军,将袭击埃及,切断奥斯曼人的军事力量,覆灭他们的海军,这一场战争,是东方和西方的较量,也是神与魔鬼的殊死决斗,不要退缩,战胜他们。”

        众骑士纷纷躬身:“万岁!”

        在港口,无数的舰船整装待发。

        步兵团抵达了海峡,源源不断的物资开始输送。

        在西班牙人的鼓动之下,散落在欧洲的骑士团和雇佣兵团亦开始整装待发,民船征用,军舰预备补给。

        无数的使者,带着教宗和西班牙国王的亲笔信,抵达整个欧洲各个角落,既是精神上的号召,同时更像是某种威胁。

        要嘛站在我们一边,要嘛你便与异教徒同流合污。

        战争的阴霾之下,整个欧洲上空,似乎都有了几分紧张的气氛。

        …………

        而情况,也越来越不乐观起来。

        奥斯曼人显然也收到了消息。

        大量的奥斯曼禁卫军,开始向埃及进发。

        埃及卡夏已经开始号召耶路撒冷一带的封臣们,做好驰援的准备。

        奥斯曼的海军也开始从各地的港口聚集起来。

        数不清的舰船,自爱琴海群岛海域出港,向着亚历山大港而去。

        再过一些时候,当查明了西班牙人动静的苏莱曼意识到,这一次西班牙人的主要目标根本不在奥地利,而在于北非的时候,这位历来以强力手腕统治的皇帝,决心亲征。

        无数的儒生,已开始为皇帝书写了一份辞藻华丽的的讨贼檄文。

        我奥斯曼,雄踞天下中心,礼仪之邦,深仁厚泽,正朔也,今招讨蛮夷,尔普天臣庶,其各怀忠义之心,谨遵王命,兴仁义之师,吊民伐罪,诛杀不臣,共泄神人之愤。

        起初的时候,或许还只是树胶的利益成为了导火索。

        可一旦……大战在即时,几乎所有人,暂时已将树胶抛之脑后。

        东西方彼此之间的积怨已经太深了,这千年来延续下来的仇恨,早已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

        于是,当一方开启了战端,那么另外一方,自然绝不会退缩,彼此都自信满满,深以为接下来的战争,自己将成为胜利者。

        当苏莱曼皇帝抵达了埃及时,无数人开始欢呼起来。

        不得不说,虽然此前苏莱曼的改革,让整个阿拉伯世界颇有怨言,可一旦……战争开始,皇帝决心亲自收拾那些基du徒,军民上下,顿时又开始为其欢呼起来。

        毕竟……这是上至公卿,下至三教九流,都是喜闻乐见的事。

        整个地中海,突然变得清冷起来。

        只有威尼斯人,在疯狂的乘坐着商船,不断的暗地里勾结西班牙人亦或者是奥斯曼人,偷偷盗卖着各种战争的物资。

        越是这个时候,往往物资的价格所获的利润是最惊人的,威尼斯人擅长干这个,也乐于如此。

        …………

        此时……

        一支庞大的舰队,正徐徐的绕过了好望角,朝着北非前进。

        行船的过程中,其实是极为枯燥的。

        这一路的远航,也并不是全然顺利,一艘铁甲舰坏了,不得不脱离了船队。

        其他的铁甲舰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第一代和第二代的铁甲舰,损坏的几率很高。

        素来爱热闹的朱厚照,这一路……倒是一点都不寂寞,他拿着各种图纸,查找各舰的毛病,研究维修,甚至在舰队上,组织了一群工匠,建立起了一个维修的队伍,但凡有船舰出现问题,他便乐得合不拢腿……不,嘴。于是兴冲冲的钻进底舱,寻找问题,有时三天两头,几乎看不到人。

        而方继藩,对这种情景已是习惯了。

        他现在所担心的,则是整个北非和佛朗机的情况。

        谁知道……那儿现在发生了什么呢?

        这一次远征,显然是一次大冒险,毕竟投入的资源实在太多了,十数艘铁甲舰的航行,近万人的补给,这都是银子,若是无功而返,方继藩觉得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干的最混蛋的事了!

        不过好在……刘瑾的烧烤很好吃。

        这让方继藩稍稍有了点安慰。

        不过很快,从前锋的宁波水师那,得到了最新的情报。

        运载了大量燃煤和淡水的宁波水师,在前头开路,却察觉到,这一路……几乎没有遭遇到什么敌舰,这在以往是很少见的,从前在这一条通往海峡的航线上,总是会隔三差五的冒出西班牙或葡萄牙舰船的影子。

        消息送到了铁甲舰上后,方继藩松了口气。

        眼下,似乎只有两种可能了。

        一种是,果然西班牙和奥斯曼人上当了,现在竭力备战,甚至战争已经开始。

        另一种可能比较糟糕,那就是大明的战略意图被发现,西班牙人决心实施坚壁清野的策略。

        …………

        超级大神何常在在起点开新书了,书名叫《男人都是孩子》,长大不容易,四十才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