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不堪一击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不堪一击

        巨大的铁甲,徐徐的露出了狰容。

        烟囱上,冒着滚滚的浓烟,巨大的浓烟将这初晨时阴霾的天空染得更黑。

        人间渣滓王不仕号上,无数人欢呼雀跃起来。

        出海时,所有的水兵们心里都是忐忑的,虽然经历过无数次的海试,虽然有过数不清的操练,可一旦真正下海,迈入深蓝的海洋,这种对于未来的恐惧,依旧盘绕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可当他们忍受了半年多的颠簸。

        忍受了每日三餐的各种罐头。

        忍受这方寸大的舰船上,那等无以伦比的寂寞。

        这时候……这群精力充沛的小伙子们,很快便开始祈祷,早日遇敌,死活不论。

        现在……终于开始了。

        朱厚照一改进入地中海之后的兴奋,突然变得格外的冷静下来。

        方继藩亲眼目睹了这个从不安分的小泰迪转变成了一条中华田园犬的过程。他显得很沉默,不断的用望远镜望着对方的动向,此后……舰队散开,摆出了攻击的阵势,铁甲舰的编队,毫不犹豫的扎入密密麻麻的无敌舰队之中。

        “传令,不要着急开炮……节省弹药,这是上千艘舰……不是一千头猪。”

        回过头,见了刘瑾,一脚踹过去:“吃吃吃,就知道吃,都什么时候了,赶紧通知旗兵,传达命令。”

        刘瑾噢了一声,赶紧溜了。

        “老方,你来,我们去炮舱。”

        朱厚照一挥手,方继藩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了。

        接下来,便是战斗。

        这里已经不需要朱厚照和方继藩坐镇指挥了。

        此时,舰船之间的通讯几乎靠打旗和靠吼,一旦开始交战,指望着指挥各舰,等于是痴人说梦。

        现在……只有一件事可以做,战斗。

        “打过炮吗?”朱厚照一面走,一面朝方继藩道。

        方继藩脸一红:“陛下,臣守身如……没打过呀。”

        朱厚照便道:“那你来给朕装填弹药,朕要亲自放几炮。”

        方继藩小跑着,点点头:“这个我会。”

        事实上……方继藩低估了装填弹药的难度。

        以往的风帆战舰,因为考虑到后坐力以及炮舱的结构,所以往往舰载的火炮往往较小,威力也并不大。

        可如今有了蒸汽动力,那些丧心病狂的设计师们,便毫不犹豫将陆地上的火炮直接搬到了舰上,不只如此,他们还嫌威力不足,居然还加大了威力。

        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设计了三层甲板,火炮四百零七门。

        丧心病狂的火炮,遍布在这三层甲板上,此时,一个个火炮随着铰链和地下的滑轮推出。

        此后……固定。

        黑黝黝的炮口,满是狰狞的探出舰身。

        一箱箱的炮弹自火药库里搬出来。

        方继藩努力的通过滑轮,将炮弹推至火炮附近。

        朱厚照在另一边和方继藩一道,火炮入镗,彼此都是气喘吁吁。

        此时,一艘无敌舰队战舰已开始悄然靠近。

        事实上,面对这冒烟的巨舰,西班牙人有些惊诧。

        可随即,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十倍于大明水师时,勇气又回到了他们的身上。

        他们拥有这个世界最好的水手,娴熟的开始展开了攻击,各舰各司其职,其中这艘勇士号的大吨位战舰,便已开始徐徐与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接近。

        “继续靠近,继续靠近……就要进入射程了。”

        激动的大副,歇斯底里的大吼。

        要开始了。

        只要进入了射程,就开始攻击,无论对方是什么,都要将他们送到海里去喂鱼。

        炮手们已经就位。

        优秀的舵手操控着舰船。

        此时……越来越近了。

        望手已经开始清晰的看到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船上的每一个细节。

        “士兵们……”

        舰长发出高呼:“上帝选择了我们,今日在此为天主的荣光而战,拿起你们的武器,与魔鬼们坚决的作斗争……”

        只是,斗争这句单词还未落下……

        突然……

        对面的舰身上,猛地冒出无数的火光。

        紧接着,轰隆隆……轰隆隆……

        无数的炮声响起。

        舰长一懵。

        这不科学呀……

        现在双方的距离……明明尚未进入射程。

        虽然快要接近,可依旧还要一段距离。

        而且……对面居然不是仰角射击?

        为什么是平射?

        要知道……炮弹射出,是有初速度的,这个速度意味着,射出的炮弹,是不断坠落的过程。

        这样的射程,进行平射,除非……对方的初速度……十分的……

        就在舰长不断的思索的时候……

        而下一刻。

        轰隆隆……

        船身开始剧烈的摇晃。

        船上的水手们,一开始还很镇定。

        他们已经身经百战,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船只被射中,一般情况之下,是不会致命的。

        可随即……

        那砸破了勇士号木船船身的炮弹夹杂着无数的碎屑进入船舱和甲板时,下一刻……轰隆……

        又是大明的开花弹。

        只是……威力更加的强大。

        一枚枚炸弹,带着冲击和火药犹如烟花一般的炸开。

        无数靠近的水手,顿时血肉模糊。

        轰隆……

        有人径直自甲板上,炸上了天空数丈,随即……又垂直落地。

        更可怕的……是随之而来的大火。

        只是顷刻之间,勇士号已是千疮百孔。

        自底舱,自甲板,自桅杆,自炮舱,火焰喷吐着火舌,不断的蹿起。

        人们呼号着。

        也只这刹那之间,方才还咬牙切齿誓言要让大明水师送进海底喂鱼的人,在这一刻,却已蜂拥的一个个跳入海水之中。

        海上的风大,火势瞬间就席卷了整艘舰船。

        紧接着,勇士号的船身……开始倾斜,随即……船首徐徐的没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

        一旦船首入水,陷入火海的船身沉没的速度开始不断的加快,带着无数人的哭嚎,最终只剩下了海面上烧焦的风帆和残片。

        这显然只是开始……

        轰隆……

        到处都是响彻天际的炮声。

        铁甲各舰,自行作战,他们犹如野兽一般,闯入了密密麻麻的无敌舰队之中,不断的喷吐着火舌。

        西班牙舰队,疯狂的想要接近,要嘛还未靠近,便已中弹,倒是偶尔有几艘幸运的家伙,也开始了还击。

        那铁球自西班牙的火炮中飞出。

        哐当一声,将铁甲舰的舰身上砸出一个巨大的弹坑。

        可随即,他们绝望的发现,也只是一个弹坑而已。

        只有用望远镜细细的观察,方才发现,那铁甲舰的局部舰身,有那么点儿凹陷。

        “靠近他们,继续靠近他们……”

        英勇的水手们,虽是察觉到四周一艘艘的舰船开始沉没,到处都是大火,到处都是凄惨的哀嚎,可此时……大家也已红了眼睛,他们没有胆怯,这群在海上纵横的猎手们,反而变得狂热起来。

        舵手们表现出了他们的勇敢和高超的技艺,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依旧小心翼翼的操控着舰船,开始和铁甲舰靠近。

        只要靠近……就是对他们最有利的近战,等他们登上对方的舰船,对方失去了铁甲的保护,勇敢的水兵就可夺船。

        这是舰船处于绝对劣势,从而取胜的唯一办法。

        于是……幸运的战舰上,水兵们一个个拔刀,眼里杀气弥漫。

        眼看着,舰船和铁甲舰越来越近,他们个个跃跃欲试,面上带着无以伦比的激动。

        “靠近了,靠近了,士兵们……我们绝不后退!”

        “杀!”

        水兵们咧嘴,露出了黄牙,狰狞的拔刀,做好了以血肉之躯,进行近战的准备。

        两船开始越来越近。

        而此时……舵手突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转轮开始越来越不听使唤。

        不对。

        庞大的铁甲舰,因为吨位实在太大,源源不断的动力,令他们的船底,形成了水流,犹如水中的漩涡一般,这只有可怜动力的风帆舰船,居然开始船头倾斜,完全失去了操控,迎撞了过去。

        可在船身上的西班牙水兵们,并不明白这个情况……他们靠着越来越近的铁甲舰,整个人兴奋起来,甚至一齐高呼:“靠近了,靠近了……”

        “不好……要撞啦…停止,停止,立即停止…”

        可是这些惊愕的呼叫,显然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的,失去了掌控的木船,依旧加快了速度,迎面而去。

        轰隆……

        许许多多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铁甲舰的舰首,无情的撞击在了木船上。

        紧接着……犹如切豆腐一般,勇士号半边的船身开始木屑横飞,这靠近船舷无数跃跃欲试的血肉之躯,在这巨大的撞击之下,瞬间落海。更有人……直接如磨豆腐一般,尸骨无存。

        铁甲舰的船首,自木船的中间猛地抬起,勇士号随即……直接一分为二。

        带着无数人的嚎叫,彻底而快速的没入海中。

        不堪一击!

        德里克公爵在远处拿着望远镜,不断的望,海面上,是数不清的船板碎片,大火散落在海面各处,这位公爵在此时……彻底的震惊了。

        所谓的英勇,所谓娴熟的技术,在这巨大的力量,竟是全然无用,他没有见到英勇的格斗,这一切,只是一场屠戮。

        单方面的屠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