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万里之外的孤臣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万里之外的孤臣

        朱厚照面上染着红光。

        这数月的功夫,几乎没有白费。

        甚至可以说,当初铁甲舰自十年前开始研制和改良开始,就不曾浪费过。

        任何的科学,其本质都需要靠利益去推动的,世上从没有为了推动而去推动的事。

        这一场大捷,其本质……已让这皇帝内心深处意识到,所谓的科学,才是根本。

        这世上再没有比科学更一本万利的事了。

        朱厚照拍了拍方继藩的肩。

        方继藩叹了口气,此时伫立着,保持着良好的形象,抹了抹自己的鬓。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他朝一旁的起居宦官使了个眼色,这宦官立即打起精神,掏出了竹片,提笔。

        方继藩道:“陛下亲临火线,与贼子鏖战三百合,大败贼子,覆灭西班牙、葡萄牙舰队,至此之后,我大明四海纵横,再无敌手,臣不才,随陛下东征西战,转战千里,虽未有运筹帷幄之功,却也有决胜千里之志。此战,臣亲自操炮,击沉贼船无数,也算是对得起方家门楣,对得起先祖英灵。今我等死战,上赖陛下洪福齐天,下托将士们忠勇。我方继藩,没什么功劳,现在,我决心吟诗一,以此助兴,这诗……你先空着,等本国公何时想起来,你再填上去。”

        这记录的宦官手一抖,下意识的觉得……好像这不符合操作呀!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后,便忙又低下头,却是颤颤的道:“不知公爷所吟之诗为五律,还是七律?”

        方继藩一愣,眨了眨眼睛,随即恼羞成怒的道:“狗东西,哪里有这么多话。”

        宦官吓的忙道:“这……这不是留空嘛,奴婢……奴婢可根据五律、七律,确定空格。”

        咦?还能如此?

        方继藩突然觉得古人们每一个都很不简单,似乎个个都是能人,这一点,方继藩就想不到,可见隔行如隔山!

        于是方继藩虚心好学道:“你自己看着办吧,多留一些,说不准本国公诗兴大时,作诗两、三呢。”

        哼哼,我就是我,方继藩不慕虚名,否则我方继藩作诗三万,教我方继藩之后,再无诗人。

        既然大胜,自然少不得庆祝。

        在舰上,进行了一场简短的庆功会。

        随即,那随性的帆船,便开始给铁甲舰进行补给。

        这些随行的帆船,带着大量的弹药、淡水以及煤炭,指望他们接敌,没有啥意义,可让它们辅助,却还是有一些能耐的。

        在补给之后,随行的木质战船开始在此收捡战利品,点验俘虏,统计战果,而后,铁甲舰们开始出,按照朱厚照的命令,前往北方省。

        现在,奥斯曼与西班牙、葡萄牙的海军,统统覆灭。

        如今在这欧洲和北非的大6上,还能飘荡的船只,几乎都是老旧舰船,亦或者是一些只能载货的商船罢了,充其量,也不过改装成武装商船,可在真正的战舰面前,几乎不堪一击。

        因此……整个海洋,都已成为了大明的内湖。

        想去哪里,便去哪里,甚至根本无需制定精细的战略。

        而接下来……便是抵达北方省,将这北方省作为支点,开始建立起一个全新的秩序。

        十数艘铁甲舰,徐徐通过直布罗陀海峡时,因是在白日,这里港口上的西班牙人察觉到了这不之客。

        只是可惜,他们也只能望洋兴叹而已。

        方继藩站在船舷上,朝他们热情的招手,问候了他们的亲人,而这些人,只能通过望远镜瞭望,然后一脸懵逼的看着这舰队,徐徐通过。

        …………

        算起来,北方省已经历了六年战争。

        六年的时间里,数不清的敌人,如潮水一般的来,又如潮水一般的褪去。

        起初的时候,荷兰人还是麻木的。

        可随着敌人越来越焦虑,因此,那原本骑士一般的战争,变的开始冷酷无情起来。

        他们但凡攻略一处,便开始杀戮,说过之处,寸草不生。

        为了彻底断绝汉军的补给,甚至在撤退时,在土地上撒上海盐,他们劫走每一头的牲畜,烧毁一切可以遮风避雨的屋子。

        如此……原本冷漠的弗里斯人和荷兰人,一下子变得愤怒起来。

        他们毫不犹豫的加入了汉军,众志成城。

        弗里斯人组成的步兵团,以及荷兰的步团甚至可以做到坚守一座堡垒一年半的记录。

        现在在这片土地上,汉军的人数在六千人上下,而荷兰的本地人,却能从中招揽一支一万一千人的正轨兵团,以及六七万人规模的辅兵。

        可是……那源源不断的联军,却是数之不尽,在历经了六年,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血战之后,整个北方省,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粮食几乎已经告罄,只有舰队突破了封锁,偶尔从英国那里购置一些粮食,生产力大大的破坏,以至于土地大规模的绝收。

        刘文善在此,推行了配给法。

        战争期间,所有的粮食必须统一的分配,每一名士兵每日多少口粮,每一个市民是多少,都需精打细算,一粒粮都不得轻易的浪费。

        唐寅和戚景通带着舰队,四处寻觅粮食,甚至……将舰船变成渔船。

        只是可惜,这里没有大黄鱼,以至于在宁波的经验,在此变得失去了用处。

        王细作作为总督,开始慢慢的得心应手。

        只是……每日的战事,都如绞索一般,时刻让他感到窒息。

        一次又一次的绝处逢生,使本地的荷兰人和弗里斯人认可了这位总督,本地的商人和贵族们,也相信王细作和自己是一体的。

        这些日子……攻势明显的开始放缓。

        令残留下来的半个北方省,终于开始松一口气。

        可致命的冬天,即将来临了。

        粮食依旧没有着落。

        人们不得不吃着烘烤的黑面包,这等硬的像石头一样的东西,需用锋利的刀子努力的切割,方可一块块的切下来。

        而后,便是小块小块的塞入嘴里,用唾液慢慢将生硬的面包泡软,方才可以下咽。

        所有的茶叶,都已没了。

        以至于刘文善、唐寅、戚景通、江臣几个,只好将白水当做是茶叶,学着喝茶的样子,慢慢喝着白水。

        刘文善的运气不错,他的茶缸是紫檀的,从前一直泡茶,这泡的久了,哪怕是倒入白开水,依旧还能感受到一股茶香。

        于是乎,师兄弟几个,总在来了茶瘾时,轮流拿他的茶缸喝茶。

        而刘文善脾气好,也只能做到不吭声。

        “要入冬了,今日城中,竟有百姓割下树皮,借此来充饥,咱们的粮食,只怕也要告罄,也不知……英国的商人,是否会如约带着粮食来,哎……再这样下去,真的担心度不过这个冬天。”唐寅幽幽的道,显得很担忧。

        来了北方省,方才知道这里的环境十分险恶,现在显然已经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了!

        刘文善本是打算出使法国的,可法国人打定了主意,坐山观虎斗,毫不动摇。

        “又是一年了啊,马上要过年了。”突然,戚景通出了感慨。

        要过年了……

        只是,这短短的几个字,猛地,好像触动了所有人的心事,居然……

        几个默坐于此的人,突然……眼眶里竟是湿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