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天子亲临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天子亲临

        见朱厚照郁郁不乐的模样,方继藩才叹息道:“陛下乃是圣君,自有上天庇佑,臣只是区区凡人,哪里有资格救陛下呀,这世上的命运,都是已有上天注定的,就如陛下生下来的时候,臣便听说,那时的寝宫之上,竟隐有金光,这说明啥?”

        朱厚照的脸色好看一些,他一脸期待的样子,故意摇摇头:“啥?”

        方继藩表情认真的道:“说明这天下要降下一个圣天子了,既是圣天子,需要一个臣下去拯救嘛?”

        朱厚照哈哈一笑,道:“有几分道理,朕还是糊涂了,居然没有想到这一茬,还是老方周全,朕是圣天子,你便是姜子牙和伊伊。”

        方继藩满足的点点头,也偷偷的舒出了一口气!

        这铁甲舰在海上,就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抵达了北方省的海域。

        紧接着,一小队舰船出现了。

        铁甲舰立即开始摆出了进攻的姿态!

        直到朱厚照提着望远镜,察觉到了对方的旗帜,方才道:“是北方省的舰船,北方省的舰船,警戒,警戒,向他们送讯号。”

        不多时,一个烟花升腾而起。

        对面也燃放了烟花。

        再过片刻,对面的舰船放下了小舟,登上了人间渣滓王不仕号。

        为的乃是一个千户。

        他第一次见此铁甲舰,整个人已是懵了。

        在北方省海域逡巡,从未想过,在这里居然能遇到故国的舰船。

        舰船上的人员,配给会好一些,是能勉强吃饱肚子的。

        可即便如此,这个千户依旧还是面黄肌瘦。

        他到了甲板上,便见许多人围着他。

        一个宦官道:“大胆,见了陛下还不快行礼。”

        陛……陛下?

        这千户一愣,随即两腿便不听使唤了!

        突的……热泪盈眶,疯狂的拜倒在地,哭天抢地道:“陛下……陛下居然亲自来救我们啦,陛下来救我们啦。陛下,卑下北方省舰队千户官,崇武舰舰长刘腾,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朱厚照看着这刘腾,不禁唏嘘起来,别人打仗,朕也打仗,为啥别人总是这样狼狈不堪呢?

        他倒是问起了正经事:“北方省现今如何。”

        “岌岌可危。”刘腾苦着脸道:“粮食几乎没了,死伤甚重,当初带来的药品,大多都已告罄,卑下们在唐先生、江先生还有刘先生的带领之下,拼死坚持到了现在……”

        “将士们不怕死啊,陛下,只是将士们……已经离家六年,卑下们已是离家六七载,自来了此,每日朝不保夕,不知何时会倒下,不知故乡中的亲眷们现今如何,更不知道他日死在此,尸骨能否被带回乡去,不知能否入土为安。”

        这千户的话说的颠三倒四的,似是因为数年来情绪一直紧绷,现在突然之间放松了下来,因而情绪有些崩溃。

        朱厚照听罢,也不嫌他嗦,唏嘘道:“现在朕来了,那么……全前进吧,准备入港,来,带这兄弟去吃顿好的。”

        刘腾被待为上宾,刘瑾亲自招待,他愉快的取出了他的私藏之物,一条烤鱼。

        在重新加热之后,摆在了刘腾的面前。

        刘腾吸吸鼻子,他的眼眶还是红的,身子孱弱,弱不禁风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武官。

        只是看着烤鱼……他却是沉默了。

        “吃呀,快吃呀。”刘瑾死死的盯着自己贡献出来的烤鱼,自己都开始流口水了。

        刘腾沉默了很久,才下了决心似的道:“我……我……公公……我想吃米,鱼……鱼不好吃。”

        刘瑾:“……”

        北方省的粮食大多告罄!

        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为了节省粮食,水师上下,当然自行解决,平日都是捞上鱼虾作为吃食,只是吃了六七年,虽是各种变换着花样吃,可早就吃的反胃了。

        刘瑾则是嫌弃的看了刘腾一眼,随即又仿佛知音难觅一般叹了口气。

        米倒是有的,不过也不多,供应刘腾却是足够了。

        于是刘腾就着刘瑾准备的白饭,不需菜肴,一口气吃了四大碗,一面吃,一面哭。

        而此时,舰船终于缓缓的抵达了港口。

        只是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恐怖庞大的舰船,在那港口上的人……显然如临大敌。

        可当有人探查到,来船居然是大明水师时,起初,先是汉人欢呼,荷兰人尚不知怎么回事,当他们得知大明的援军抵达,一时之间……竟也不知该是什么情绪,整个鹿特丹港,骤然之间,处在欢乐的海洋之中,人们甚至涌至海岸,涌在沙滩,甚至进入了海水里,这海水齐腰时,他们才不舍的停下,似乎只希望距离这舰船近一些,再近一些。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朝廷是不会放弃我们的……”有人撕心裂肺的嚎嚎大哭。

        有人在沙滩上打滚一般,歇斯底里。

        那海平面上,硕大的船影,缓缓的移动。

        在这慢慢入港的过程之中,先是港口沸腾,此后消息很快的传递至不远处的城中。

        这座饱经战火的城市,曾无数次击退敌人的一次次进攻,又依旧矗立于此,高高飘扬着的日月旌旗,从未倒下,随即进行一次次的反击,收复附近的城镇,准备迎接新的进攻。他们有无数的苦难,却也有一次次胜利,可任何一场胜利,都及不上今日。

        因为……胜利固然可喜,可真正让将士们所喜极而泣的,却是故乡的亲人,终于……来了。

        自己并非是弃子……是堂堂正正的大明卫戍卒。

        唐寅听闻了消息,赤足从塌上起来,直接一路狂奔。

        待到了港口,便现几个师兄弟已接连到了。

        连王细作竟也来了。

        众人对视一眼。

        唐寅目光炯炯,略显激动的道:“这是铁甲舰,乃是我在天津卫时奉旨督造,这定是援军无疑了。”

        众人往那庞大的铁甲舰看去,只见那上头缓缓放下了一艘小船,那小船先行朝着栈桥而来。

        没多久,小船上的人登岸。

        朱厚照第一个跃上去,紧接着,是方继藩,是徐经。

        港口处,数不清的水兵阻拦着欢呼的人群,生恐让他们将栈桥压垮了。

        朱厚照等人迎着所有人的目光,走过了长长的栈桥。

        唐寅等人已是翘以盼。

        可当朱厚照人等越来越近时,猛地……唐寅人等身躯一颤。

        热泪已是止不住流下来了!

        居然是太子殿下……

        还有恩师……

        还有徐兄……

        他们万万料不到,此番来援的,竟是如此的规格。

        唐寅已是拜倒,高呼道:“太子千岁。”

        激动的众人,这才醒悟过来……

        皇太子……

        竟是皇太子亲临……

        于是,无数人的眼睛,都齐刷刷的只朝着朱厚照的方向逡巡。

        欢呼声,渐渐的落下。

        朱厚照已走到唐寅的面前,凝视着他。

        事实上,从前……朱厚照是不喜唐寅的!

        爱做诗的人,都很讨厌。

        浑身上下,都好像有一股酸臭味。

        可现在,见这家伙瘦不拉几,浑身臭烘烘的样子,好像……反而顺眼了许多。

        朱厚照伫立着,淡淡道:“唐寅,你可知罪?”

        唐寅哽咽道:“臣与诸师兄弟在此驻守,六七年来,一无所长,毫无功绩,实在万死。”

        朱厚照道:“错了,你的罪过在于,朕现在乃是天子,你为人臣,何以不知天子,却呼朕为太子。”

        天子……

        唐寅似浑身触电一般,惊诧无比。

        人与人是有分别的。

        皇帝将国家大事交给太子,交给辅臣,一声不吭就跑了,这在许多人看来,这天子实在是……不像话。

        可这世上还有一种人,他们远在边疆,每日与敌人战斗,此时,若知天子亲临,抛下一切,来此救援,那么……

        唐寅眼泪扑簌而下:“臣……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万岁……”

        身后,万岁声不绝于耳,直冲云霄。

        朱厚照的唇边勾起了一丝再也忍不住的微信,道:“罢了,朕这一次原谅你了,不可有下次,见过你的恩师吧。”

        恩师……

        唐寅抬头,就看到了朱厚照身后的方继藩。

        只是这一刻……他终于觉得自己的情绪要崩溃了。

        恩师还是那个样子,虽是出海,却没有出海人那般黝黑的肤色,还是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样子……

        还是那样可亲的样子!

        唐寅朝方继藩叩:“学士唐寅,见过恩师……恩师……您……您还好吗?”

        他小心翼翼的问着,声音颤抖……

        六年了哪,人生有几个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