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形势大变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形势大变

        当然,只是借而已,想来只是小事。

        至于以后还不还,这是凭本事借来的,想来……

        方继藩在几个徒弟的脸上巡视了一眼,最后目光定在刘文善的身上,微微想道:“这事儿,就交你办啦,对了,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们,就在不久之前,西班牙无敌舰队以击溃了奥斯曼海军,而很不巧,这无敌舰队,以及葡萄牙海军,又被我大明水师所灭,刘文善啊刘文善,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师养了你这么年,也该到你为为师分忧的时候了!”

        此前,大家只光顾着高高兴兴的迎圣,却并不知道这消息。

        唐寅,刘文善人等听了这消息,顿时愕然。

        随即,唐寅喜上眉梢。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消息意味着什么。

        唐寅掩盖不住激动的道:“实在太好了!水师一灭,则天下尽为我大明所有,恩师,制海的重要性,学生与徐师弟通过书信,早就有过讨论。大国欲富强,非有海岸不可。而有海岸,若海权不在其手,则我大明只要有舰船,则无处不可去,无处不可制之。”

        唐寅和徐经,一个是航海开拓,一个是编练水师,他们对于海权,都有极深刻的见识。

        这天下的所有大国,都是拥有海岸线的,那些没有海岸线的国家,根本就不足为虑。

        而只要有海岸线,那么操控了制海权的大明舰队,便可出入如无人之境。

        因为任何海岸线,都是漫长的,长则千里,短则百里。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在这漫长的海岸线上驻防,只能选择一些要害的位置。

        如此,一旦受到了拥有海权的国家攻击,这仗就没法打了。

        就如大明一般,哪怕空有上百万军马,可你的海岸线如此的绵长,你守哪里?

        你守广州,我就集中力量打天津卫,你守福州,我便打宁波。

        而等你疲于奔命的自陆路调拨了援军,靡费了十倍于我的钱粮增援而至死,我已将你洗劫一空,扬长而去了!

        可以说,舟船的便利性,比陆地的车马要强之十倍以上。

        因而,理论上而言,若是从前的大明只需有三万精兵,一支足够强大的舰队,便可使整个大明陷入内乱。

        譬如袭击上海,威胁大运河的起点杭州。

        譬如袭击天津卫。

        这都会将整个大明的漕运陷入瘫痪之中。

        现在的状况也是一样,对大明如此,那么对于天下诸国而言,这些幅员并不广阔,兵力远远不足的其他诸国,简直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了。

        在朝中,徐经,唐寅人等,乃是出了名的制海派。

        其他如欧阳志等人,却是稳妥一些,他们尝到的乃是铁路的好处,认为朝廷的更多资源,该用于铁路连接东西南北,以铁路动脉,降伏四夷。

        只有刘文善,此时,眉梢竟不见喜色,反而陷入了深思,他苦苦冥想了好一会,缓了缓才抬头看着方继藩一眼道:“学生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方继藩依旧只低头吃喝,口里含糊不清的道:“不要问我,你既想到,自管去做便是了,为师哪里能什么都管,什么都知道,教授你们这么多学问,难道是让他们吃干饭的?”

        刘文善忍不住苦笑,却是感激涕零的看了恩师一眼。

        恩师还是那个恩施啊!他的最厉害之处,恐怕不只是因为他胸腹之中,有着包罗万象的学问。

        而在于,他懂得放手,肯让弟子们自己去磨练。

        如此,方才能启发弟子们的思考,不断的调动弟子们的主动性,在历练里提高自我!

        可见……恩师不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真正厉害之处,还是育才!

        古有孔夫子三千弟子,育出七十二贤才。今有他家恩师桃李满天下。

        刘文善越想,越觉得恩师实是深不可测。

        心里……莫名又有些感激,他自知自己资质愚钝,若不入恩师门下,得恩师悉心调教,只怕早已泯然于众人,此生浑浑噩噩的就一辈子了!

        他心里无尽感慨和感激,随即站了起来道:“那么,陛下,恩师,臣请告辞。”

        “走吧,走吧。”朱厚照好爽的一挥手。

        在船上缩食了那么久,一顿饭吃下来,心情愉快起来。

        方继藩觉得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肉多了一些。

        其实他还是喜欢米饭的。

        要不……在这欧洲,也种上稻子?

        江臣一直默不作声,等方继藩出恭小解时,他小心翼翼的跟着方继藩后头,待方继藩出来,他一脸委屈的道:“恩师……”

        “噢。”方继藩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人好奇怪,撒尿也跟着,怎么跟个下流胚子一样。

        “恩师……学生有话,一直不吐不快。”江臣终于憋不住的道。

        方继藩便道:“你说吧。”

        江臣神情略带郁郁,委屈的道:“学生蒙恩师厚爱,只是一直不成器,在这北方省,竟也难有功绩,学生……学生觉得愧对恩师……”

        方继藩背着手,叹了口气,只是……这总督府却是欧式建筑,并没有亭台楼榭,因而……这一声叹息,似乎少了些许诗情画意一般。

        总觉得像是有违和感。

        方继藩道:“龙生九子,总会出一两个不成器的,为师已经习惯了。你为何还要耿耿于怀呢?你天资就是如此,这不是你的错啊,这是你父母的问题,你不要总是耿耿于怀,为师还是很心疼你的,好啦,走吧,别妨碍为师饭后百步。”

        江臣听了恩师的话,也不知恩师是安慰还是骂人,不过……确实感觉心里好受了许多:“学生陪恩师走走。”

        看他低头谦恭的样子,方继藩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有默默的叹息!

        …………

        大明水师又开始出击。

        大家都知道,这还不是过安逸日子的时候,于是在短暂的休整之后,一支舰队,径直向拉芒什海峡而去。

        此处海峡,分隔了英国和法国,又是整个东欧洲进出的要道。

        唐寅此次为铁甲舰队的总兵官,其目标,就是威胁英国与法国。

        西葡舰队覆灭的消息,这么大的事情,自然很快就传递至整个欧洲。这个消息有多震撼众人,自是不用多说!

        而实际的情况,跨海的西班牙军队,依旧还在北非,与奥斯曼人鏖战。

        只是……这场战争,很快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因为西班牙人发现。

        派往北非的大量陆军,随着制海权的失去,已经被切断了补给。

        大明宁波水师,只需二三十艘风帆战舰,横在直布罗陀海峡处,那数不清的战争物资,便彻底的断绝。

        西班牙人不禁惶恐起来。

        对面的十数万西班牙精锐,在此刻,他们的性命,居然只握在数十艘风帆舰上。

        那些补给的舰船,一经出海,随时可能成为猎杀的目标,可是……

        他们自是不能放任这些精锐不救的,否则,不但海军的家底丧尽,便连整个西班牙陆军,也将彻底覆灭。

        更可怕的是……奥地利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失去了海军的支援,数十万的奥斯曼大军开始对匈牙利和奥地利疯狂的扫荡。

        奥斯曼人开始引入了较为新式的火炮,成为了攻城的利器。

        整个欧洲……形势已经大变。

        这已不再是大明的侵入如此简单了,而在于异教徒数百年来矢志不渝的梦想,即将达成。

        在权衡利弊后,于是西班牙人开始急于向直布罗陀海峡的宁波水师缔结一份协议。

        甚至已到了不惜任何代价的地步。

        葡萄牙彻底暴露在舰队的炮口下,态度也开始变得游移不定起来。

        唐寅率水师已至英法的海峡,指挥着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本着先打他一下再谈一谈的精神,预备对法国的一处海港发起攻击。

        可就在此时,一艘快船,自鹿特丹疯狂抵近,带来了一个恩师的消息。

        “镇国公有命,请唐总兵立即罢兵。”

        唐寅皱眉,眼眸里尽是不解之色,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法王的特使,已至北方省,刘文善先生正在与其洽商,刘先生建议镇国公,为了表示诚意,还是不打为好,法王特使很有诚意,说一切都可以谈,若此时动兵,难免有伤天和。”

        唐寅听罢,不禁苦笑。

        “来都来了啊。”他摇摇头!

        特意跑来这里,正准备一场激战,然后突然收兵?

        后头一个个军将,个个皱眉沉思。

        他们开始为自己的军功而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