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大局已定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大局已定

        朱厚熜说的极认真。

        他在方继藩面前,显得极真诚的样子。

        意思说得很明白,既然行不了上策,那就老老实实的行中策,做出了选择之后,那就一条道走到黑了!

        方继藩愕然之后,笑了:“你还是那个聪明的孩子啊。”

        朱厚熜连忙道:“在姐夫眼里,我永远只是个孩子。”

        他说着,从袖里取出一个簿子来,又道:“姐夫,其实这些年来……我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黄金洲不是别的地方,此处山高皇帝远,朝廷对这里鞭长莫及,众宗亲来了这里,虽是口口声声都说忠心于朝廷,却也有一些人暗中男盗女娼,实在令人心寒。姐夫,你看……这里头,我细细查出来了许多的事,譬如这鲁王,居然暗中和西班牙人勾结,私下里与西班牙人贸易。还有……周王世子不法……姐夫现在是摄政王,少不得需要整肃一下黄金洲的风气。治黄金洲,首先要治的是人,要治其人,需赏罚分明,方才使人信服。”

        方继藩接过簿子,借着灯火,只略略一看,他也算是服了,这小报告不少啊,谁谁谁某年某月干了啥事,人证在哪,物证在哪,甚至……亦或者不过是风闻,里头也记录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方继藩把目光从簿子上收回来,看了朱厚熜一眼:“你何时开始着手细查这些的?”

        “三年前……”

        方继藩忍不住感慨:“三年前,那便是十五岁,我十五岁的时候,定没有你想得这样深远。”

        朱厚熜立即道:“不敢,不敢。”

        方继藩随即又笑,意味深长的道:“这样说来,诚如你所言,你早料到有这一日了,不过……依着我看,倘若这一次,你的那些王叔们当真中了你的邪,让你施行了上策,那么这簿子中的所记录的事,将来也可成为你控制他们的手段了,是吗?”

        朱厚熜倒是老实,点头道:“姐夫果然明察秋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宗亲们被惯坏了,突然来了这黄金洲,一个个还要守着自己的藩地,迟早会有大变,我早做准备,无论是最终……会是什么结果,这簿子中的事,都可以成为工具,若是兴王府可以做主,那么就正好靠这些去控制诸王。可若是兴王府成不了事,那么兴王府上下就为姐夫鞍前马后,将这簿子献上,也可算是一件功劳。姐夫留了这簿子,可用,又可以不用,用了叫杀一儆百,以儆效尤。不用……那自是姐夫宽以待人,那诸王叔们若是得了风声,也免不得对姐夫感激涕零。”

        方继藩也忍不住服了,这想得不是一般的周全了!

        方继藩哈哈大笑道:“宗室子弟中,你最是聪明,甚至到了多智近妖的地步,不过你不必担心,我方继藩从不忌惮智慧的人,何况你也是我的舅子……过一些日子,我要奏请天子,在这黄金洲设立宗令府,管辖宗亲之事,到时保举你的父王为宗令。你的父亲性子纯和,你却要多多协助。”

        宗令是个表面上位高,却实际上没有什么权力的职位。

        可朱厚熜心里却是一喜,他心里清楚,这是姐夫向人昭示,兴王府未来只在摄政王之下,往后但凡有对宗亲的好处,兴王府便可得最大的那块肥肉。

        方继藩又道:“过一些日子,我将成立一个商行,专司整个黄金洲矿山的开采,到时……要让这所有的宗王以藩地入股,你近些日子将你的聪明收一收,去读读书,学一学这经济之道,你的聪明才智和识时务,我已算见识了,将来这商行交给别人,我放心不下,还是交你来最好。”

        这个孩子绝对是一个妖孽,方继藩甚至觉得,若不是自己两世为人,学了后人们的皮毛,又或者……不是自己混了这么多年,积攒的家底深厚,可能一百个自己,都不会是这个妖孽的对手!

        人要有自知之明啊!因而对于朱厚熜还是需有所提防的,未来将他放在任何政治或者军事上去培养,方继藩都寝食难安,既然如此,不如让他去做买卖吧,也算发挥他的长处,且还使他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朱厚熜似乎对此早有预料,连忙喜滋滋的道:“多谢姐夫,姐夫……我一定好好跟着学,学的好能为姐夫分忧再好不过,若是学的不好,姐夫也要骂我。”

        方继藩一挥手,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方正卿。

        方正卿剑眉虎目,精神奕奕,一身戎装,手一刻不停的按着腰间的刀柄,犹如一头迅豹。

        相貌堂堂,堪称龙凤。

        只是……

        方继藩心里却想,哎……别人家的儿子啊。

        方继藩登上马车,旋即,马车渐渐没入了夜雾。

        浩浩荡荡的护卫,亦如烟散去。

        直到眼前再看不到一点人影,朱厚熜依旧伫立在府前!

        他喉结滚动着,和方继藩对他的警惕不同,朱厚熜心里却是莫名的恐惧,从他向姐夫密报,此后大军集结,围住王府别院,再到撤退,这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才是真正的立足之本哪,方家极雄厚的财力,与数十万方家人的支持,还有西山书院的影响,再加上方家对无数王学读书人的向心力,以及方家在新青岛营造的港口,建立的驰道,源源不断开采和挖掘出来的矿脉,新临淄建立起的一个个作坊。新济南所建的一处处军中营地,开垦出来的耕地。

        这些……才是真正的王霸之本,是实力的源泉,绝非是一些小聪明,区区的阴谋诡计,可以动摇的。

        真正的实力面前……朱厚熜感受到的是战栗。

        他默不做声,很快就开始调整了自己的心态。

        既然选择了中策,那么……自己从此之后便有两个职责,一个是极力说服自己的父亲,用心的为方继藩打理宗令府,管辖诸王公。另一个,便是努力学习经营之道,让自己慢慢的适应融入方家这个庞大机器的体系之中,好使自己有被利用和驱策的资本。

        想通了这个关节,其他的事……他已不在乎了。人活着,要知道自己真正的角色是什么。太祖高皇帝之后又如何,江山社稷这是自己的堂兄朱厚照所考虑的事,而作为旁系,自己要考虑的是如何安身立命。

        他微微一笑,呵了一口气。

        新青岛的夜,有些冷。

        …………

        次日一早,在这阳光都变得薄弱的寒冬里,朱厚照没有贪图舒服,立即下了命令,准备带着人出发了!

        他需一路北上,前去拜见上皇,这也是他来此地的目的之一!

        方继藩自也高高兴兴的起来,朱厚照却是眼尖的发现方继藩一脸疲倦,朝他笑道:“怎么,这鬼样子,昨夜去做贼了?”

        方继藩倒没有隐瞒,将昨夜发生的事全权禀奏。

        朱厚照顿时瞪大了眼睛:“诸宗亲之中,就没有一个挺身而出?”

        看着朱厚照略显气愤的,方继藩不由感叹,这家伙即使做了皇帝,还是那个熟悉的调调啊!

        他能清晰的看到朱厚照眼中所流露出来的失望,虽然方继藩也想扯谎一通,安慰一番,却还是老老实实的道:“陛下,不曾有。”

        朱厚照沉默片刻,倒是认真的道:“朕的选择是正确的。”

        随即,朱厚照又咬牙切齿起来:“可朕还是气不过啊!真是岂有此理!这群混账,竟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亏他们也都是太祖高皇帝的血脉,竟都是这样不堪吗?若是挺身而出,朕倒还宽慰一些,也敬他们是一条汉子啊!”

        听着朱厚照愤怒的吐糟,方继藩能深刻的感受到朱厚照对自己族人的怒其不争。

        不过这个结果也不是多令人意外,朱厚照最后也只能叹了一口气,一挥手道:“罢……就没有指望过他们多出息的,还是赶紧去见父皇吧,只是但愿父皇见了朕,不要揍我才好。”

        说起这个,其实方继藩心里也颇为忐忑,自己这个摄政王……不知上皇会怎样的看待呢?

        于是一番准备,二人在护卫的重重护卫之下,一路沿驰道进发,这一路都没有停歇,只是越往北,天气越是冷冽,朱厚照的心情……也愈发的沉重,上皇寻的地方……似乎有些不好。

        …………

        感谢看书总是醉醉哒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感激涕零,无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