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父子君臣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父子君臣

        殿中。

        弘治皇帝抬了抬头,看了朱厚照一眼,随即露出了微笑。

        他站了起来,萧敬连忙上前搀扶。

        此后,弘治皇帝咳嗽,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拜着,心里尚在打鼓。

        只是此刻,心里又不禁为之担心起来。

        弘治皇帝道:“起来吧,起来吧,你们一个是皇帝,一个是摄政王,见了朕,何须行什么大礼。”

        朱厚照起身,方继藩却心里琢磨起来,摄政王三个字很刺耳啊,他忙道:“陛下,臣岂敢称之摄政,这实是……实在是……”

        哪怕是今时今日,方继藩面对着上皇帝,依旧怀有敬畏之心。

        上皇帝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道:“君无戏言,世上岂有朝令夕改的道理?”

        他顿了顿,又道:“朕久在黄金洲,又怎会不知道这黄金洲是什么样子,这是一个好地方啊,能在此颐养天年,也是朕的幸事。”

        弘治上皇帝说罢,竟是笑了:“这个布置,是皇帝想出来的罢?”

        说着,深深的凝望了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顿时觉得心虚,九五至尊了许多日子,觉得自己已经有足够的能耐霸气了,可现如今再面对自己的父皇,依旧又恢复了当初的模样。

        若在往常,方继藩是完全不介意背一口锅的,可今日……却知道这事儿自己绝不能出头,于是默默的低着头,心里数着绵羊。

        朱厚照看了方继藩一眼,最后只好硬着头皮道:“是。”

        弘治上皇帝却叹了口气,而后又露出了微笑,道:“皇帝长大了啊,已渐渐成熟,能够轻松驾驭天下了。如此……甚好……”

        说着,他坐下,用火钳子细细的拨弄着炭火。

        朱厚照也不知父皇这话到底是讽刺还是夸奖,竟是一愣。

        弘治皇帝却是继续道:“什么是天子呢?”

        弘治皇帝说着,加重了语气:“在臣民们看来,天子便是他们的天,是他们的父亲,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九五至尊,一言九鼎。”

        “这些话,是说给臣民们听的,可是为君者,却万万不能相信。皇帝应该相信自己和普通的庶民没有任何的分别,不过是靠着祖宗的厚福,方才得以克继大统,正因如此,做皇帝的,未必比寻常的臣民更聪明,更遑论,未必比他们更孔武有力了。皇帝也是血肉之躯,有生老病死,有七情六欲,明白了这一点……方才能认清楚自己。只有清楚了自己,方才会滋生敬畏之心。”

        弘治皇帝叹道:“有敬畏才是好事,敬畏祖先,因而不敢使自己辱没了门楣。敬畏臣民,因而不敢胡作非为,为政时,如履薄冰,生恐怠慢。最重要的是……要敬畏天道……”

        “天道?”朱厚照听得云里雾里得,看着自己的父皇,满心疑惑,他无法理解,怎么好端端的,父皇居然一来便和自己说这些话。

        弘治皇帝道:“朕在此处见这里寒冬腊月,大雪皑皑,一眼看去,万里冰雪,方才知道,在天道面前,人是何其的渺小。所以要常怀着敬畏之心,不要狂妄自大,不要自以为这天底下的事,凭着自己……便可改变任何事!祖先的基业交给了皇帝,那么为君者,只需做好两件事便可以了。”

        弘治皇帝凝视着朱厚照:“其一:统一天下,以消除战乱。今我大明放眼天下,方知天地之大,远非想象!我大明为天朝上国,中土之国,为君者,当效法秦始皇,剪除不臣。天下臣民的愿望,不过是安居乐业而已,消弭战争,才是他们的愿望,这……便是天道。”

        “这其二:则为制度垂范,以求长治久安。能得天下,固然已是了不起了,可若不能制度垂范,不能长治久安,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

        弘治皇帝接着道:“百姓们的根本愿望,方才是天道。你是皇帝,要做的便是不要去违背他们,顺天而行,去满足你的臣民,完成这两件事。至于敕封继藩为摄政王,可见你已心性成熟,已自有自己的定见了。黄金洲的诸王公是什么样子,皇帝知道,朕也知道,你我心里都有数,他们既然不能匡扶朝廷,不能为朝廷守住黄金洲。那么……就让能守住的人来!所以……朕得知你的诏书之后,心里甚是欣慰,做天子的能深谋远虑,因势利导,顺势而行,一举消弭掉未来黄金洲的隐患,这……令朕放心了许多。”

        听到这里,无论是朱厚照,还是方继藩,心里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关算是过了?

        他们对视了一眼,方继藩道:“上皇英明,儿臣佩服的不得了……”

        “此番你们来黄金洲……所为何事?”弘治上皇帝压压手。

        方继藩心里轻松了,上皇还是那么的深明大义呀,于是立即道:“上皇,臣与陛下率水师驰援北方省,一举歼灭西班牙,葡萄牙舰队,解了北方省之围,所以顺道便来了。”

        弘治皇帝听罢,一愣。

        随即,他眉梢隐出喜色:“西班牙者,豺狼成性,野心勃勃,他们仗着舰船之利,处处与我大明争锋相对,一旦剪除了他们的舰队,那么……他们便成了没有牙齿的老虎,如此……佛朗机可定,好……好的很哪!”

        弘治皇帝龙心大悦,显出喜出望外之色,眼眸也一下子亮了几分,整个人显得精神了许多:“一旦稳住了中佛朗机,那么接下来,理应就是奥斯曼啦了吧?这奥斯曼也不容小觑,他们幅员广阔,兵卒无数……假以时日,终究还是心腹大患。”

        “父皇说的是极,儿臣……”

        朱厚照说到此,弘治皇帝一摆手,道:“好啦,你是皇帝,既然心里已有了主意,那就不需和朕禀奏,朕现在颐养天年,也不愿听这些了,朕只希望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捷报。”

        弘治皇帝说完了,便走向方继藩,凝视了方继藩一眼,目中露出了慈和之色:“今日你成了摄政王,就更该好好辅佐皇帝了,朕……朕一直将你当作自己的亲儿子看待。朕在这里,萧伴伴每日陪着朕,可朕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细细思来……总好像身边少了一个人,心里便不是滋味。”

        萧敬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听到此处,目光很是复杂的抬起来,看了方继藩一眼。

        这心底,竟像是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明明……咱已花费了一辈子的心血,努力了一辈子……可最终……

        朱厚照眨了眨眼,似乎还没回过味……

        方继藩明白了什么,便道:“这是因为上皇乃是重感情的人哪,历朝历代的天子,大多冷酷,唯有上皇您……才是真性情,上皇不但文治武功,且还仁德宽厚,此乃天下人的典范,莫说是与天子们相比,便是这古往今来,多少君子,也不及上皇一半呢。儿臣最钦佩的,便是上皇德厚可亲这一点,只要在上皇身边,心里便舒坦的不得了,如沐春风,心里畅快。”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顿时大笑,乐呵呵的道:“哈哈哈哈……对对对,就是这个味,朕很多日子没有听见了,心里甚是想念呢,此言从继藩口里出来,才有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