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奋六世余烈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奋六世余烈

        方继藩顿时无语。

        看着弘治上皇帝,敢情这些年来,自己每一次给他戴高帽,他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好像对于这些‘溜须拍马’之词很是不喜,原来……这一切竟都是假象哪。

        果然……是人就好这一口。

        只不过,有的人听的面露喜色,一脸美滋滋的!

        有的人矜持一下,显露出自己对这些吹捧之词的唾弃,可内心深处,大抵还是极受用的。

        方继藩于是尴尬一笑,眨了眨眼,一本正经的道:“上皇,儿臣所言,字字真心,句句肺腑。”

        方继藩说的极认真,眼里一副幽怨的样子。

        弘治上皇帝大乐道:“朕知道,朕自然一切都知道,朕岂会不知道呢?你是朕的女婿,朕历来对你纵容,如此看重你,你若不是真心,朕倒是要找你算账啦。”

        一旁的萧敬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身躯颤了颤,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又多了几分迷茫,最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人生真的……索然无味啊!

        正午用膳时,上来了不少的土豆、蔬果和肉食。

        弘治上皇帝点着里头的土豆之物,一脸兴致的道:“这个是朕亲自种出来的,还有这个……都来尝一尝,来尝一尝吧,朕现在是陶渊明,虽未能悠然见南山,却也是采菊东篱下,而今……这天底下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朕不管外事啦,这般颐养天年倒是好的。”

        朱厚照和方继藩论起吃,便永远都是张牙舞爪,永远吃不够的样子,一番狼吞虎咽,便如风卷残云,秋风扫落叶一般,大快朵颐之后,单方面宣称了对菜肴的胜利。

        见朱厚照和方继藩都吃的香,弘治上皇帝倒是带着满足感。

        他依旧还是溺爱的看着朱厚照和方继藩,萧敬给他奉上了茶,他轻轻呷了一口,才道:“若是这个时候,你们的母后,还有秀荣,载墨,天赐他们也在此,该有多好啊……”

        说到此,方才面上还带着微笑,转瞬之间,突然眼眶微红,好字出口,嗓子便有些哑了。

        萧敬见状,立即诚惶诚恐的给朱佑樘递上了巾帕,朱佑樘抬手将巾帕推开,随即又极认真的道:“不必,不必!此乃人之天性,朕……是有些没有控制住……人到了这个年龄,不就是盼着一家人能团聚,盼着儿孙们都在身边吗?朕不用帕子,所谓发乎于情,止乎于礼。朕……哎……”

        说着,他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朱厚照想了想道:“父皇,何不如……父皇随儿臣回去吧。”

        “回去?”朱佑樘摇头:“朕若是回去,这么多人,也跟着回去给你添乱吗?朕……还有谢迁这些人,咱们这些人……都老啦,朕说的……不是年岁老了,这上上下下,自朕而始,再至百官,所思所想,尽为腐朽不堪之物。朕不会让他们给你添乱的。你们年轻有大抱负,要做的事,定是空前绝后,要推行的,也非古法。朕和随驾的百官们若是也回去,只是给你们添乱而已,朕不能让他们成为你们的累赘,成为你的负担,留之无益!可是当初是朕带着百官们来此的,难道就此将他们撇下吗?他们……当初也曾是朕的肱骨之臣,为朕鞍前马后,尽心竭力。他们没有用处了,就如朕现在也没有了用处一般,朕……为了儿孙,将他们带来此,就是为了不讨你们的嫌,不给你们添乱,朕不能走,也割舍不掉他们。”

        听到此处,朱厚照觉得鼻子一酸,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虽说很多时候都是大大咧咧的,可是父皇为他所做的,他又怎么不明白父皇的用心?

        方继藩亦不禁为弘治皇帝所做的动容,于是道:“儿臣下一次来就藩,一定想方设法营造一艘大船,将张太后和女眷们都送来!”

        看着方继藩一脸自信的样子,弘治上皇帝笑了笑,而后道:“再迟一些吧。这里的日子还是有些清苦,你们的母后,很早很早之前就跟了朕,一辈子没吃过苦,总不能到了老来,还教她受这份罪。”

        朱厚照和方继藩便都默然,上皇这是事事都为他人想到了,最后苦了他自己,可是他们能反对吗?

        这几日都随着弘治皇帝冒着雪絮,穿着厚重的狐皮衣,去看弘治皇帝带着百官开辟出来的一些田地,还有禁卫们砍伐出来,预备明年营造屋舍的巨木。

        弘治皇帝对于此,似乎极满意,他这辈子……似乎都在操劳中度过,从未曾歇一歇,而今来此……倒不觉得疲惫,反而不再劳心,偶尔也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

        有他做了表率,百官和禁卫们还能怎么样,只好老老实实的一起干活了。

        当然,少不得还有大量的劳力被征募了来,毕竟……真正的粗活,也指不上这些当年养尊处优的君臣们。

        弘治皇帝上了一处山丘,眺望着这座简陋的城市,朱厚照则是骑着马,在雪地里肆意的撒欢。

        方继藩自是最不喜动的,他陪着弘治皇帝在一旁,弘治皇帝披着猩红的披风,在寒风吹拂中,面上的皱纹如刀刻一般,却依旧觉得精神!

        弘治皇帝道:“继藩哪,无论是大明,或是佛朗机,还是是奥斯曼,又或是天竺,都认为在这世间之上,定会有一处无忧无虑的所在,即为人间天堂,朕想知道这样的人间天堂,是什么样子。”

        方继藩略一思索,就道:“陛下,儿臣在黄金洲见方氏的子弟们在此开垦,于是他们有了遮风避雨的屋子,出行和耕种有了牛马,有了足够他们衣食无忧的耕地,儿臣在想,这对他们而言,或许现在就是人间天堂了。一个饥寒交迫之人,能吃饱肚子的地方,便是人间天堂。一个挨饿受冻之人,若是能一家人衣食无忧,想来……也是最幸福不过的事。”

        “所以……”

        弘治皇帝意味深长的看了方继藩一眼:“所以你那脑疾之症,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是吗?”

        弘治皇帝突然点破,顿时令方继藩手足无措,方继藩立即哀嚎道:“上皇,儿臣是真的……”

        弘治皇帝反而微笑道:“你还是害怕,你在害怕什么呢?朕不会吃了你的。朕只有一子一女,朕这辈子只求子女们能平安,秀荣跟了你,你的子孙是秀荣的血脉,也是朕的血脉,这天底下,除了厚照,再没有人比你和秀荣,与朕最亲近了,你也是朕的至亲,否则朕岂会纵容你到现在呢?有病没有病,这都没有关系。”

        方继藩便沉默,不做声了。

        朱佑樘道:“过一些日子,你们要及早回航,大明……离不开皇帝,也暂时离不开你,你们来了,朕很欣慰,在此……陪着朕,朕也喜不自胜,可是……朕可以在此怡然自得,你们却不可以。有些人生来就是不一样的,就说厚照吧,他天生下来,锦衣玉食,有无数大儒教授他学问,无数人侍奉着他,这些……难道是白来的吗?这靠的……乃是列祖列宗们的余福和恩荫,可这世上没有天生下来的福气,也不该是他理所应当的尽情享用的。列祖列宗留给他的,是江山社稷,是百年的基业,也是一份逃不开的责任,你们还是赶紧回程吧,不要留在此了,你们还有许多该做的事情!你看看厚照,他骑着马,拿着弓箭在雪地里射死一只灰兔,便高兴的手舞足蹈,可天下还有许多比猎兔子更紧要的事……”

        这时,却见朱厚照飞马而来,高高兴兴的提着一只兔子,大叫道:“父皇,老方,快看,朕猎了一只兔子,咱们晚上又可以打牙祭啦。”

        呃,这是应景吗?

        方继藩一脸无语的看着朱厚照……

        …………

        大家数数,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