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御驾回京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御驾回京

        邓健心里一颤。

        他看着王不仕,却心知王不仕的话虽是猜测,可这猜测,绝对是八九不离十的。

        毕竟……这些年来,王不仕的买卖越做越大,财富如滚雪球一般的增长。

        虽然王不仕已经极力想要低调,四处布施钱财,资助自己的族人,捐助大量钱财给书院,甚至……大量的将银子往各个义庄里送。

        可实际上呢……

        他的财富非但没有缩水,反而在疯狂的膨胀。

        眼光二字,说来轻松,可实际上,谁能从无数的蛛丝马迹之中嗅到绝佳的获利机会?

        更何况,有的人即便是绝顶聪明,察觉到了什么,可又如何呢?

        想要发大财,只凭借着嗅觉,还是不够的。

        还需要信心,只有对自己绝对的自信,才是第二步。

        当然,有敏锐和自信,还是不够。

        这个世上,能发现商机的人太多,对自己有信心的人也是不少。可是……绝大多数人,到了第三步,却不免踟蹰了!

        因为凡是都会有个万一,任何一次投资,都可能会出现风险,绝大多数人……哪怕再聪明,却在风险面前望而却步,宁愿小富即安,等到机会失之交臂时,方才捶胸跌足,后悔不迭。

        可王不仕不同,他敢于承担这个风险,拥有着寻常人少有的决断力,一旦确认了商机,便毫不犹豫开始调动大量的资金进行投入,整个过程绝无拖泥带水。

        邓健其实对于王不仕,还是极敬佩的。

        他点点头道:“明白了,调集资金,重仓四海商行。”

        “这件事,要暂时保密,知道吗?”王不仕严肃的叮嘱这个重点!

        邓健自然明白这里面的关系,拍着胸脯道:“王老爷你放心,我邓健义薄云天,岂会走漏了口风?我……我……我是少爷家里养出来的人,方家的家风,王老爷你是知道的,这府中上下,哪一个不是规规矩矩的,岂会做这样的事?王老爷太小看人啦。”

        说着,他再不迟疑,立即告辞!

        这等事,时间是最重要的!

        王不仕背着手,看着信誓旦旦的邓健,却是不禁苦笑。

        ………………

        没多久,邓健就出了王家,也不坐车了,似乎是嫌慢,却没有立即往王家的各大商铺调集资金,而是直接骑马,飞马便往西山的方向赶去。

        到了西山,邓健立即寻到了王金元。

        王金元倒是不敢怠慢邓健。

        邓健在方家的资历,可比他高得多呢!

        人家爷爷的爷爷就在方家为奴了,论资排辈的话,他真心比邓健要差远了。

        因而,王金元满脸堆笑的先是给邓健见礼,邓健亦是笑眯眯的样子回礼,虽都在笑,可大抵二人内心深处都在骂对方渣滓的。

        “不知邓兄弟今日来此,有什么见教。”王金元道温和的问道。

        邓健便道:“陛下和少爷要回来了,凯旋而回,一举击溃西班牙人,这是一场大捷。”

        邓健一开始便先声夺人。

        王金元顿时一愣。

        算起来,少爷出去了近两年,可至今没有音讯,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虽说西山的所有产业,都大抵进入了正轨,倒也不必事事要少爷拿主意,有他王金元在此,便已足够了。

        可少爷没在,王金元的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啊。

        “当真?”王金元一脸肃然的看着邓健。

        事关自家少爷,可开不得玩笑!

        “当真!”邓健斩钉截铁的道!

        “哪里来的消息。”

        “泉州市泊司快马加鞭送来的,好了,来不及解释了,总而言之,这是对四海商行的大利好,这是自王不仕那儿听来的,这王不仕的预测,从未有错,他现在命我抽调资金,重仓四行商行为首的股票。我邓健是什么人,我生是方家的人,死是方家的鬼,我当然应下来啦,但是万万不可失了报效少爷的心思,我对少爷可是忠心耿耿,天日可鉴的哪,所以我立即来报讯了,西山这里……也要及早有所动作,要趁着消息走漏之前,立即行动起来,你放心,王家调集资金还需一些功夫,西山这里……可以提前下手,到时……西山自是获利最大,让王家在后头跟着喝一口汤便是了。哼哼,我邓健,为了少爷言而无信又怎么了,为了少爷我甘愿赴汤蹈火,便万箭穿心,死在乱刀之下,也甘之如饴。”

        王金元也绝非是省油的灯,只听了邓健前部分的话,至于后头的话,自是自动略过去。

        他心里骇然,自然清楚,倘若一切如王不仕的猜测,将意味着什么,若是操作的好,选准某些股,或者是某些行业进行操作。这绝对是意味着……数不清的财富。

        而王不仕此人,深不可测,他既已是料定的事,那么十之八九,是不会有错了。

        王金元心里激动,这真是双喜临门了,不但少爷要回来,合该西山又要大赚一笔。

        他沉默片刻,咬咬牙道:“如此……如此……我想一想,我想一想。”

        他背着手,焦灼的踱步。

        倘若说论起眼光和判断力,他绝不如王不仕,可论起如何操盘和布局,王金元在这商界,绝对是数一数二。

        无他,手熟尔!

        毕竟,他接手西山的产业,一步步的将其壮大,现在西山的产业,数之不尽,无数的股份,数不清的作坊,更是不计其数的矿山和土地,更别说,还有钱庄,还有书院了。

        王金元是幕后的管理者,每日和无数的账目打交道,调动着数之不尽的资源,正因如此,早将他历练成了一个实干精明的商界大佬。

        他的脑袋转的很快,没多久便道:“四海商行,当然要重视,可其他行业,只怕也有不少……能获利,资金方面倒是不成问题的,先从钱庄挪借,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别人我不信,王不仕的话,却是可信的。你放心去给王家办差吧,西山的事,有我。等少爷当真回来,西山若是得了大好处,你放心,我自会到少爷面前为你请功。”

        邓健心里却骂道,我邓健和少爷是什么关系,还需你在他面前请功?

        不过他毕竟也是见过许多世面和历练过的人了,面上倒没有显露出不喜,而是笑道:“这就多谢王大哥提携了。”

        王金元皮笑肉不笑,搀扶住邓健道:“哪里,哪里,都是一家人嘛。”

        …………

        京里……

        似乎有暗波涌动,大量的资金调集,自是会有蛛丝马迹的。

        只是可惜……背后的操盘手,显然是动作极快,果断无比。

        数不清的资金,猛地开始出现在了市场。

        当人们开始后知后觉的回味过来。

        一切……却都已结束了。

        察觉到异样的人,开始议论纷纷时,似乎……又开始恢复成了日常。

        而各大商行,显然已开始紧张起来。

        他们的嗅觉也不低。

        尤其是发现市场出现剧烈波动时,商行豢养的许多分析人员,也开始疯狂的算计着。

        可即便此时……有人计算出了什么,似乎……可似乎……已是无济于事。

        几日之后,太子带着百官,浩浩荡荡的抵达了天津卫。

        真相一切在今日终于大白于天下。

        原来……铁甲舰队,回航了。

        大明皇帝……御驾而还。

        这消息……骤然之间炸开。

        商贾们听闻之后,第一个反应……竟是激动得手舞足蹈。

        陛下回京了。

        在他们的心目中,当今皇上,最是圣明。

        亲征佛朗机,更是符合每一个商贾们的愿望。

        毕竟……亲征,就意味着需要大量的军资和粮饷,这便需要市场的供给,大家的货物便能卖出去。

        何况一旦亲征,若能得胜,就意味着能开拓出更广阔的市场!

        四海商行在西洋倾销的货物,可都是自各家作坊里收购来的,有订单,有买卖,谁不喜欢?若是将来……还能打开其他的市场,岂不妙哉?

        此时,几乎京中上下,再没有人将战争视作是好大喜功,残害百姓之举了。恰恰成了英明神武,吊民伐罪的大喜事。

        天子做了表率,这便是圣天子哪。

        因而,圣驾还未迎来,这京里便此起彼伏的放起了鞭炮,鞭炮隆隆,似过年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