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化敌为友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化敌为友

        这靳正兴此时已是魂飞魄散。

        摄政王的话,他已听不清了。

        只一句滚字……却突然之间,让他在黑暗之中,仿佛一下子见到了一道光。

        这光令他浑身冰寒之后,瞬间多了几分暖意。

        滚……滚……滚……

        靳正兴此刻,突然觉得自己的眼角,竟是淌出了热泪来。

        他激动的无以复加。

        自己不用死了?

        他忙是磕头如捣蒜:“多谢不杀之恩,多谢殿下不杀之恩,殿下……殿下……”

        方继藩作势要抬腿踹他。

        他下意识的脑袋一歪,躲闪,立即道:“滚,学生这便滚。”

        世上再没有比这个滚字,更令他在此刻心花怒放,就好似媳妇给自己生个儿子似得。

        一下子,便嗖一般不见了踪影。

        方继藩背着手,叹了口气,还是自己心太软啊。

        他随即,捡了靳正兴留在桌上的那一首反诗,放在了烛火上,顷刻之间,火光乍起,这纸张便烧了个干净。

        “去告诉王伯安,过几日,去提钱粮。”

        王小虎收了刀,显得有些遗憾,好歹是摄政王身边的近卫,西山第一杀手,可不知咋的,或许是因为摄政王的仁慈,自己从来没有拔刀见血的机会,每一次……和机会失之交臂,都令他有一些小小的遗憾,就好似自己的职业生涯之中,少了点儿什么。

        他躬身道:“遵命。”

        …………

        靳贵看到了魂不附体的儿子,结结巴巴的说着自己在西山的经过。

        靳贵大怒:“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王法了,他堂堂摄政王,做这样下作的事?这……这……”

        暴跳如雷啊。

        “老夫……老夫要弹劾这个狗东西。”

        “不可啊,不可啊……”靳正兴跪下,抱着自己父亲的大腿:“儿子可是真真切切提了反诗的啊,那摄政王行事……残暴不仁,说杀人便杀人,何况……他的党羽遍布朝野,爹,爹哪,万万不可,咱们……就服了这个软吧。”

        靳正兴不想死,更不想今日的厄运,再降临自己头上,他滔滔大哭,不断劝说。

        靳贵却觉得自己下不来台面。

        他当然清楚,反诗,既然是自己儿子写的,这是铁证如山,何况,陛下历来信任方继藩,这诗一送上去,定一个反贼,不算过头了。

        只是……他咽不下这口气啊。

        自己堂堂户部尚书,受这个鸟气吗?

        我靳贵,也是有头有脸的人。

        于是靳贵默不作声。

        “哼,逆子,你自己算账便罢,却还在此胡言乱语,老夫一世清名,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儿子,这是寻常的事吗?钱粮调拨,乃是国家大事。这件事,你不必管啦,老夫就不相信,那方继藩能如何,我堂堂正正,两袖清风,哼!”

        说着,靳贵拂袖而去。

        只是……

        靳贵虽然还在坚持。

        在部堂里,依旧没事人一般,他想清楚了,这件事,若是妥协,就坏了规矩,自己平日里,以清正严明而自诩,不能因此而折腰,真要那诗递上去,自己据理力争,再有许多同僚作保,有刘公和李公为自己说话,陛下也未必……就轻信这等荒诞无稽之事。

        可这两日,他下值,却发现……自己家里,多了许多人。

        老家来人了。

        来的人络绎不绝。

        先是在京的亲戚……毕竟现在京师繁华,不少官宦,都将家眷接来,在此安顿。

        紧接着,便连在保定的,也都坐火车来啦。

        “叔公……”

        靳贵看到了一个老人,拄着杖子,有几个堂兄弟搀扶着,叔公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努力睁开眼,一见到靳贵就磨牙,这本是佝偻着身体,苟延残喘的老者,在这一刻,却不知突然从哪里来的气力,举起杖子便要动手打人:“畜生啊畜生,你这是要灭我们靳家满门哪,我们造了什么孽,本指着你飞黄腾达,振兴门楣,谁料到,你这畜生,却要惹来弥天大祸。”

        “叔公……”靳贵觉得很尴尬。

        随即……自己便被叔叔婶婶,堂兄表弟,儿子、侄子们围住了,大家都哭:“不能啊,你就算不要命,可不能害了我们全家,那摄政王是什么人,你第一日知道吗?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你和他去作对,你不要命啦,也便罢,你且死了干净,我们这些做亲戚的,定是给你风光大葬,可你不能害我们哪,难道教我们跟着你一起死?”

        一边一个后辈补充道:“就算不死,也被送去黄金洲……”

        于是……众人又滔滔大哭。

        一家子竟是哭做了一团。

        靳贵烦躁不安。

        却又听人道:“不好啦,不好啦,刘姆妈要跳井,要跳井啦。”

        靳贵一听,头皮要炸了。

        他自幼失了母亲,是刘姆妈的乳水喂养大的,虽说刘姆妈乃是下人,可在靳贵心里,却和生母差不多。

        他吓的脸色惨然,匆匆随着声音过去,一旁的亲眷们还在拉扯嚎叫,听的他恨不得自己想要跳井。

        果然到了天井边,被人拦着的刘姆妈席地而坐,也是滔滔大哭:“我喂了个白眼狼出来,这才几天好日子哪,他便不想活了,我是下人,不姓靳,可我也晓得,摄政王凶巴巴的,要杀你全族,一个不留的,我跟着大贵死便罢,死且怕什么,怕只怕,我自个儿还有两个儿子,承大贵帮衬,如今也算是有安生的日子,到时候,刀也要架在他们脖子上了。”

        靳贵一听姆妈呼唤自己大贵的小名,那一股从小到大的记忆顿时涌上心头,他做了官,历来板着脸,不苟言笑,现如今……听这大贵二字,竟一下子令他鼻头发酸,泪眼模糊了。

        一旁那叔公,竟是挣脱了搀扶的人,箭步上前:“那就死,死了干净。”

        眼看着人要栽进天井里去,好说歹说被人又拉住了。

        靳贵便听到哭声,骂声,不知该是荒唐,或是抽离了空气一般的窒息,他茫然的抬头,一跺脚:“干了,我干了,老夫干了,老夫明日就拨付钱粮,明日……就明日!”

        他咬着牙,身躯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