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天下将大兴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天下将大兴

        方继藩总是以德服人。

        在这一方面,他总是能让徒子徒孙们感受到他的仁义。

        仁义的理念……贯彻始终,而弟子们,方才会上行下效。

        一想到自己在此时此刻,又做了一件好事,拯救了苏莱曼的名声,也算是对得住这位故人,方继藩便感慨万千。

        有的人依靠杀人来建功立业。

        而他方继藩依靠的……却是救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可这样染血的功劳,方继藩不屑为之,他乐于帮助别人,因为拯救人的性命,方才称得上是伟大。

        王义已是毫不犹豫的赶往深宫之中,那苏莱曼此时已悲痛欲绝,浑浑噩噩。

        他哪里想到……这好端端的城,十数万禁军,怎么说没就没有了。

        当他从别人的口里得知,原来竟是李政等人献城,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

        于是,他狂笑,又滔滔大哭,事到如今,祖宗的江山,一腔的热血,无数的算计,却是化为乌有,一切都无影无踪了。

        王义见他大叫,几个将士竟有些制不住他,于是上前去,一巴掌下去,板着脸怒吼:“住嘴。”

        眼前这个人在别人眼里是亡国之君,是曾经的奥斯曼皇帝。可在王义的眼里,算个什么东西!

        这一耳光下去,却将苏莱曼打懵了。

        王义龇牙道:“今日起,你叫方感恩,蒙恩师垂怜,这便将你送去黄金洲,来人,给他换一身衣衫,立即送去码头,记住,此事不可声张。”

        世上再不会有苏莱曼了。

        只有一个叫方感恩的人。

        而之所以叫姓方,或许是为了能够更好的融入黄金洲吧。

        感恩二字,自是不杀之恩,也权当纪念方继藩的仁慈。

        两日之后,一艘舰船已是出发,进入地中海。

        而在这里,这座屹立千年的城市,迎来了它新的主人。

        李政等人……依旧还是留用。

        虽然他们总是让人有气,方继藩总恨不得上前踹他们几脚。

        可不得不说,在安稳人心方面,他们的贡献是极大的。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为臣纲,父为子纲……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在明军攻破了伊斯坦布尔,并且将此定为西京之后,奥斯曼故地,除占领的区域之外,其余所有的卡夏不得不纷纷归附。这十年来,传播儒学的儒生们,自然趁此机会,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他们迅速的建立起了一个同窗、师生的关系,在地方上,拉起了一道绵密的关系网络。凭借着这些网络,再借助明军的统治,确定自己在地方上的优势地位。

        一旦他们形成了优势,便立即通过联姻等方式,不断的确保这样的优势存在。

        如此一来……读书不只是学习汉人文化,也不是读四书五经的事了。

        因为在地方上获取了优势,他们自然抱团,不断的哄抬读书人的地位,于是……四处散播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思想。又因为有了科举的晋身之梯,使他们获得了比别人更多的特权,于是乎……他们早早便开始勾结地方官吏,凭借着功名带来的特权,开始蚕食土地,发家致富。

        他们有了名誉,有了利益,有了绵密的关系网,甚至在奥斯曼各州府,夺取到了话语权。

        那么这个时候……他们就成了人上人。

        他们犹如老树盘根一般,深深的扎根于奥斯曼。

        自然而然的……整个奥斯曼上下……风气开始改变。

        读书方才可以改变自己的境遇,读书……方才可以进入他们的圈子,也只有读这四书五经,读这君君臣臣之道,方才可以成为人上之人。

        奥斯曼早已形成了新的读书热潮。

        人都是最现实的,趋利避害,乃是人的本能。

        不只是旧贵们疯狂的读书,便是较殷实的人家,也开始读书。

        他们相互之间,操持着汉话。

        满口文绉绉的报效君恩,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

        其实……此时此刻……这样的人……已经渐渐和汉人没有多少的分别了。

        最可怕的是这一群开始不断膨胀的读书人群体,当他们一旦开始生活习惯和语言和寻常人产生不同,他们自然不免……开始区分出贵贱。

        汉话,自然成了雅言,不能说的人,自是和卑贱的奴隶没有什么分别。

        四书五经,乃是圣人之道,不学习的人……与猪狗无异。

        方继藩有时候……其实挺佩服这些儒生的,在和平的时代,他们总是能迅速的调整自己,迎合新的统治者需求,挣扎求生……其适应能力和生存能力,让人叹为观止。

        当下……对于朝廷而言,整个奥斯曼故地,最重要的是进行教化,和拉拢人心,而以李政为首的这一批儒生,则恰好,与朝廷一拍即合。彼此心照不宣。

        于是……旨意下来。

        奥斯曼故地除设立西京之外,同时设立十三省,所施行的……乃是大明洪武皇帝旧法,几乎这些旧法,是照着葫芦画瓢一般照搬而来。

        李政拜为西京国子监监正,其余之人,各赐爵位。

        为了招揽大量的官员,朝廷除延续了苏莱曼时期的科举之外,又连加两次恩科,招揽人才。

        西京与十三省,实施海禁之策。

        当然……这只暂时针对此地之人,四海商行,依旧可以派遣船只,在地中海以及各处海峡沿岸进行贸易。

        此战之后……

        太子依旧暂时镇守西京。

        而方继藩却已起身回京复旨。

        回去的路途上,已得知一条自玉门关往西京的铁路……朝廷已开始规划,而沿途上,已开始有进行地形勘探的人员了。

        方继藩回京,此时再见到朱厚照时,朱厚照的面上,竟是多了几分沉稳。

        一个人……玩也玩够了,闹也闹够了,剩下的,也只不过是寂寞而已。

        朱厚照倒是安分了下来。

        天下有太多的事需要处置。

        皇帝职责,已变得分外的沉重起来。

        除了新开拓的疆土需要皇帝处置之外,随着两京十四省新政的推行,朝廷愈发的发现,原有的体制,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管理。

        譬如商业的繁华,朝廷必须建立有一个行之有效的章程,进行管理。

        那么,朝廷就不得不新出一个商务局。

        可因为商务局的关系重大,那么领导这个部局的大臣,决不能是寻常之人,品级还需要足够高,甚至……需和六部尚书平级。

        而商税的增加,也带来了巨大的问题,那便是商税和农税不同之处就在于,商人的活动有许多种,那么就必须根据不同的情况,收取商税,又为了保证商税能够征收,那么势必……需要大量的税吏,以至于,税吏的人数,超过了十万之数。

        如此庞大的一个税务系统,岂可还置于户部之下,于是乎,又不得不建立税局,这税务关系重大,税局的大臣,自然也需尚书来主持。

        于是……朝廷增设十九局,与原有的六部,各自施行着自己的事务。

        朱厚照作为天子,明显感觉到奏疏的数量,比父皇在时,增加了十倍以上。

        如此庞大的奏疏,哪怕是内阁,竟也开始觉得繁重了。

        不只如此……又因各部各局所牵涉到的事务,越来越细化和专业,再不只是原有的来了灾情,下旨赈灾这样简单。

        有些部局所送来的奏疏,作为内阁大学士,竟是两眼一抹黑,看不懂……

        毕竟……过于专业了。

        此时的朱厚照,所面对的就是这样的情况,给搞得焦头烂额,成日挠头。

        哪怕是聪慧如他,且肯下功夫,竟也发现,这千头万绪的事,哪一件都极重要,可哪一件……他都未能尽心如意。

        甚至……朱厚照觉得,莫说自己一个皇帝,便是将自己分出十个天子,也未必能应付如此繁重的工作。

        至于内阁……更是叫苦连天了,几次请旨,要求增设内阁大学士,可实际上……依旧是杯水车薪。

        见着了方继藩,朱厚照顿时大喜,开口道:“老方,你来的正好,你若是再不回来,朕便要下旨将这皇帝之位禅让给你啦。”

        方继藩:“……”

        这才刚回来,陛下……你就又想下毒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