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秘密的森林在线阅读 - 13、我还没谈恋爱

13、我还没谈恋爱

        “line~”

        【马鹿小姐(马鹿):5.15的时候我会再回来首尔一趟,那几天我就自己解决住宿的问题吧,免得麻烦你天天跑到外面去睡】

        看到林允儿发来的这条很容易引人误会的消息,坐在办公室里的林深时微微一笑,他想了想,就发了个简单的回复给她:【嗯】

        这条回复发过去后,他就集中精神,准备开始专心工作了。

        他知道再过几分钟,林允儿应该就会登上飞往中国的飞机。

        即便是他们俩再想聊一会儿,估计也不太可能了。

        不过,林深时并没有立即放下手机。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聊天界面,手指点开备注名称修改,似乎想要改掉“马鹿”这个备注名,但沉默片刻后,他还是摇摇头,把手机放到了一旁的桌面上去。

        “算了,现在的马鹿还只是‘马鹿’而已……”

        一句外人根本听不见的喃喃低语响起,林深时在翻开一份文件夹的同时,嘴角也浮现出了点神秘的笑意,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有趣的事。

        “笃、笃。”

        “本部长?”

        办公室的门外传来了一道年轻清脆的声音,正在伏案工作的林深时抬头看了一眼就随口说:“嗯,进来吧。”

        门从外面被轻轻打开,端着托盘的奉伽绮踩着高跟鞋向林深时走来。

        “给您。”

        “嗯,谢谢。”

        接过奉伽绮恭敬递来的那杯咖啡后,林深时的目光在自家小秘书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腿上一掠而过,不由莞尔地问:“怎么样?还适应吗?”

        奉伽绮下意识弯下身来,扯了扯西装裙紧绷的下摆,对林深时不好意思地小声说:“现在还没有……不过我会尽快适应的!”

        过去奉伽绮不是没穿过职装,可她从未在工作场合穿过类似的西装裙,像丝袜、高跟鞋这类的女性常备品,她在生活中更是碰都没碰过。

        用梁恩彩的话说,这就是一个有点糙的呆萌妹子。

        好在,也不知道是经过宋光日的洗脑,还是梁恩彩这位标杆真的起到了作用,奉伽绮到底是迅速克服了自身的心理障碍,开始从各个方面向一名专业的秘书看齐。

        实际上对于身边人的工作打扮,林深时的要求一向不高,只要你能穿好职装、佩戴好员工证,就算你一天换一个发色、天天穿拖鞋上班他都无所谓。

        然而奉伽绮本人却很在意这一点。

        没人规定过秘书该是什么样的打扮,可奉伽绮心里很清楚,既然她成为了林深时的秘书,那么从今往后,只要林深时带她出席任何的工作场合,她就是这个男人的门面。

        谁会喜欢一个天天穿黑衣长裤平底鞋、发型土气、甚至最近还有些近视的女孩子?要是奉伽绮仅仅作为她自己的话,她无所谓丢不丢脸,从小到大她接受的武道教育就是这样,但她绝对不能让林深时因为她而丢脸。

        因此,最近几天林深时他们上班就看到了这么“新奇”的一幕。

        原本奉伽绮还想听取宋光日的建议,去找位专业的造型师进行改造,可惜林深时目前的工作时间几乎是一天十几个小时连轴转,作为秘书,她不光要上班时间紧跟着他,下班后还要抽出时间来补充功课和学习,所以这个计划只好先往后拖延。

        “其实我觉得你以前在综贸时的样子就很不错了。如果真不习惯的话,不用勉强自己,就轻松点做自己就好了。”

        林深时重新把目光放回文件夹上,嘴里有意无意地说。

        听到他的话后,奉伽绮的心头稍稍一暖,低低头温顺地说:“是,我知道了。”

        “哦对了。”

        林深时处理完手头上那份文件后,忽然也想起什么,侧身看向女孩,饶有兴致地问:“听老李说,你这两天一有空闲就往创意部那边跑?怎么,对这方面感兴趣吗?”

        “啊,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奉伽绮害羞地抬起一只手挠了挠额头,“光日和正尧欧巴他们不都去了公司的客户部吗?所以我就想去公司的创意部观摩一下……因为最近刚好也自学到了广告文案的创作之类的部分。”

        “是吗?那需要我帮你找一位老师吗?我们公司的copywriter(广告文案撰稿人)听说在业界内都是顶尖的水平。”林深时一边轻笑起来,一边又翻开了手边的一份文件夹。

        奉伽绮眨眨眼,悄悄瞅了瞅林深时脸上的笑容,脑中不禁冒出一个想法,本部长最近好像笑的时候变多了?是因为到了新公司后心情变好的缘故吗?

        心中暗暗猜测,她也对林深时摇了摇头说:“不用麻烦您了,我也不想打扰前辈们工作,我就自己私下观摩学习一下就好了。”

        听她这么说,林深时也没坚持,点点头便继续处理起了面前的文件。

        老实说,他能猜到一点奉伽绮的心思。

        身处高位的好处就是工作过程中不会再出现什么敌人在背地里绊你一脚的情况,不过随之而来的坏处也不是没有,其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hart广告原职员们的管理问题。

        由于林深时安插进去的李正尧三人,作为公司内部最重要的三个部门之一的客户部现如今算是稳定了下来,如此一来,只剩下媒介部和创意部这两个部门中或许还存在不安分的因素。

        奉伽绮的举动除了学习以外,恐怕也是想替他这个本部长去不时敲打创意部一下。

        这种冒坏水的主意,林深时一看就知道不是奉伽绮这傻丫头能想出来的办法,十有八九出自于李正尧,反正目的正确,手段也不算出格,他索性也就装作不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关于您办公室的布置。”

        “我办公室的布置?”

        “嗯。之前秘书处的人不太清楚您的个人取向,所以只是简单布置了一下本部长办公室,昨天我和其他职员一起,挑选了一些工艺品,您现在要不要看看照片?如果有您中意的或者有其他什么建议的话,我之后会和秘书处的职员尽快帮你处理完。”

        听到奉伽绮这话后,林深时的神情略显惊讶,他把几份文件夹交给她,不假思索地说:“不用了。我觉得现在办公室的布置就行了,没必要再添加什么工艺品。”

        “您不喜欢吗?我原本还以为……”奉伽绮本想说点什么,一看到林深时的侧脸,还是及时地收住了声,只是独自在内心思考。

        如果本部长不喜欢工艺品的话,那么她以前在综贸的时候,在他桌上看到的那座陶瓷雕塑又算什么?

        想着想着,奉伽绮刚要疑惑地抱着那些文件离开林深时的办公室,突然又脚步一顿,再次犹豫地扭头看向了林深时。

        “怎么了?还有事?”林深时也注意到了奉伽绮的动作。

        “那个……本部长。”

        “嗯,有话就直说吧。”

        “我这么问没有想要窥探您隐私的意思……只是,或许您有女朋友了吗?”

        一瞬间,正在纸面上书写的钢笔笔尖停了下来。

        林深时整个人安静了两秒,这才侧头迎上了奉伽绮忐忑的目光,面不改色地问:“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我是本部长您的秘书,如果您有爱人的话,平时的日程安排当然最好要安排出一定的空档来,而且本身我也兼任了您生活助理的职务,如果您有爱人的话,我总得知道不是吗?”奉伽绮貌似一本正经地回答他。

        林深时注视着女孩,眨了眨眼睛,下一秒就平静地说:“以后不要老是听老李的馊主意,我早跟你们说过了,我昨天买的那束花只是送给一位朋友的礼物而已。另外,虽然我目前还没有女朋友,但如果有女朋友的话,你也不用担心,因为我不会让私人生活影响到工作。这样的回答,满意了吗?奉秘书?”

        奉伽绮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连忙垂下头去说:“是!我知道错了,本部长。”

        “好奇心谁都有,这是很正常的事,怎么说你也算是我徒弟,以后想问什么问题不要拐弯抹角的。”

        尽管林深时的语气后面也缓和了下来,但依然盖不住奉伽绮此时的沮丧心情,她很小声地点头应是,然后默不作声地向林深时鞠了一躬,就要转身离开本部长办公室。

        这时候,林深时桌上的座机也凑巧响了起来,他按了下接听键,秘书处职员的声音马上传了出来。

        “本部长,有一位客人想要见您。”

        “客人?”

        林深时抬头瞧向了还没出去的奉伽绮,向她示意询问:“我今天有什么预约吗?”

        通话那头的职员语气相当为难。

        “没有……那位不是预约的访客。”

        “那就让那位客人先留下个人信息,等我之后有空再联系对方。”

        从奉伽绮那里得到相同的回复后,林深时就要按掉通话键,结果那头的职员也着急起来。

        “那个……可是,是集团的曺海淑曺专务来找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