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在线阅读 - 六百一十二章 那些陪在你病床旁边的人(下)

六百一十二章 那些陪在你病床旁边的人(下)

        而看着床上方然咬着牙哆哆嗦嗦的忍着浑身伤痛的沉重感还有伤势恢复的那股麻痒感,看着他那一脸悲愤炸毛的表情,让孟浪微微颔首的毫不怀疑,要不是没法动弹,

        老弟肯定已经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我扑过来了

        “行啦,行啦,老弟,省省吧,你就是咬碎后牙槽,现在也是奈何不了你老哥我的,呦吼吼吼~~”

        脸上双眼弯成月牙,滑稽表情一样的孟浪发出了他自己都觉得欠揍的笑声,床上忍着浑身传来的又麻又痒、又疼又沉感觉的方然看着他气的脸都抽了。

        “咬死你咬死你老哥我一定要咬死你先让你一百遍然后拍下来和你的女装照一起发到你家人群里去”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莫得办法,歌以咏志

        看着孟浪那一脸已经不能说是幸灾乐祸,简直是就差在他床头蹦迪了的样子,方然挪开黑化的空洞眼神,忍着浑身的哆嗦自我催眠的颤颤巍巍道。

        孟浪:“”

        喂,老弟你是不是嘟囔了些我没听太清但是超级不妙的话。

        “嘛,老弟,凡事都要辩证的考虑嘛,你换个角度想,一醒来看到老哥我在你身边说着骚话,至少说明了你的伤势平安无事啊。”

        看着自己一脸黑化自闭了的老弟,孟浪搓着手嘿嘿笑道,然后佯装感叹的无辜摊手:

        “要是老弟你一醒来看到我一脸正经,对你百般温柔,不断的对你嘘寒问暖,告诉你想吃点啥吃点啥,那你是不是连打我的心都没了?”

        “那我还真是谢谢老哥你这别致的安慰”

        床上的方然嘴角忍不住抽搐哆嗦的回答,然后又继续咬牙:

        “还有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为什么两种可能都是一醒来就见到老哥你这张老脸!”

        “啧,老弟你在多余的地方还真是有些多余的洞察力呢。”

        试图扯些很有道理的歪理糊弄过去被识破了的孟浪抱胸咂舌,一脸麻烦的对视着床上方然咬牙切齿的目光,

        安静了几秒,还是方然率先没忍住噗的笑了出来。

        “老哥,你这脸还是那么逗比”

        然后又扯到了不知道哪的伤势,疼的直吸冷气。

        “得了吧,老弟你现在就跟木乃伊一样还好意思说我”

        无奈的轻叹一口气,收起了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孟浪也是失笑的摇头,然后往椅子一靠从桌子上的饮水机上接了杯水放到方然枕边,还不忘插上吸管。

        “话说老弟你失踪的这四天都干什么去了。”

        “四天”

        微微发愣一呆,听到孟浪口中的时间,方然有些不真切,在他的记忆里,离开自己安稳的生活已经快一个月的时间了。

        时间继承场景里,一百年前的意大利,那个年幼少女的一切历历在目。

        “四天么发生的事情有点多一时有点说不清楚”

        张开嘴咬过孟浪递给他的吸管,水的滋润感让他的喉咙舒服了不少,虽然和身上的伤比起来方然都无视了喉咙难受的感觉了。

        “也是,光是听说了那个阵仗都觉得不可思议。”

        略微得到了一点都有什么人出现在了北极圈里,光是听名字孟浪就感觉到了头疼的无奈叹气,然后无语的看着自己面前把自己弄的媲美法老待遇的方然。

        “话说连护照都没有,真亏老弟你能一个人跑到北极啊。”

        没问详情,没问结果,甚至没问任何理由,孟浪就只是又无奈又无力的吐槽了他一句。

        每个男生,或多或少都有这样一个该说是默契还是理解的朋友、兄长

        “虽然肯定是给不少人添了很多麻烦就是了”

        躺在床上回想这次又无条件借给了他力量的维罗妮卡,方然也是想揉揉脸但也只是想想而已的苦笑。

        “话说老哥我昏了多久我们现在在哪”

        “从把你从北极救出来了之后,你昏迷了三天,期间一直泡在生物舱里,今天上午你睁开眼睛恢复意识,我们才把你弄出来推上手术台。”

        叹气的看着和平时自己认识那个精力十足的样子完全不同,脸色苍白虚弱安静躺在床上的方然,孟浪有些叹气的回答道,然后帮他又接了杯水把吸管弄成他一转头就能咬到的样子。

        “三天我还上了一次手术台么”

        听着自这些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事情,无论是昏迷还是做了次手术,一下子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的方然看着天花板,感觉身体有些发软的说道。

        “不然你以为呢,那么多骨折骨裂,那么严重的伤势是闹着玩的?”

        孟浪的声音硬了起来,这句话,方然没听出玩笑的意思,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感觉到了把自己的生命压上天平对你身边的人是多么的不负责任,他只能咧开嘴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过也只严肃了一句,孟浪知道自己这个老弟虽然不靠谱,但也不用多说,因为说了可能也没用,下次该浪还给你出去浪,做出的决定根本拉不回来,

        从夜色明珠那次起他就知道了。

        “至于我们现在在哪”

        孟浪让开身位,让方然能看到并不大的窗户外,是一望无际的夜色云海,隐隐约约在黑暗里能看见明亮的月光。

        “局里那位大少爷留在华夏的私人飞机,从你在摩尔曼斯克做完手术上飞机,现在晚上了,应该还在俄罗斯的境内吧。”

        “俄罗斯”

        听着又是一个国家的名字,从来没出过国的方然这短短几天就来了一次跨国旅行,不光如此,还做了一次大手术,让方妈妈知道的话,不知道会被担心成什么样子。

        “那个我家里”

        难以遏制的涌现出紧张和不安,瞒着家里又做出这样的事情,方然有些神色迟疑犹豫的低声开口。

        “安心吧,小然妹子暂时没告诉你家里,我今天已经打电话告诉她你平安无事了,还帮你暂时瞒下了受伤的事情,还有有小或留在学校你不用担心。”

        像是猜中了他的担心,还没等他说完,孟浪就开口回答道,堵住了他接下来所有的话,让方然只能虚弱的垂着眼帘沉默。

        “总之真是麻烦你了,老哥话说夜笙姐呢局里的大家都来了么?”

        “没,上个月刚经历了那样差点覆灭的事情,出于安全考虑局里的大家都留在了华夏,考虑到北极这边的层次,也不适合来太多的人,”

        他靠在椅子上无奈的抓了抓头,一点点给方然解释说明。

        “所以这次只来了和你住在一起的我,有资格和那些a级对话夜家大小姐,还有抢救你这条小命的复苏,子夜那边是夫人让知道你身份的黎泽,还有方术老兄知道你遇到危险,他主动要求的跟了过来。”

        听着这一个个自己熟悉的名字,方然的神色越来越出神,等到孟浪说完,默然了一下他才略微沙哑的歉然笑笑:

        “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啊”

        “你个混蛋还知道啊”

        略微佯装咬牙的轻叹,感觉到了头疼的孟浪扶额无奈,然后直直的看了方然一会,突然用吸管戳着他的脸轻叹开口:

        “老弟,你知道么,这次前前后后可都是夜家那位大小姐在替你操心,在知道你失踪了的第一时间就动用夜局全部的力量找你,得知了你可能卷进女王大人的事情里之后,她毫不犹豫的就准备自己前往北极,”

        看着方然微微睁大双眼,孟浪一手撑着脸一手拿着吸管轻轻戳着他的脸,像是无所谓无聊自言自语一样说着这样的事情。

        “最后借助子夜的力量做下承诺解决这次的矛盾,也是她去和夫人申请要求的,甚至在我换班看护你之前都是她一直不放心的守在你身边,等着你醒。”

        没有开灯但是却仍旧因为窗外云海明月显得很亮的房间,方然躺在床上听着孟浪和他说出这种事情,一下子在病床上出神的愣住,

        因为这些事情都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他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不见了几天时间,就让其他人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关心,他也没有想到他的行踪会被夜笙所知。

        为什么呢

        “老弟,虽然不知道你不见的这段时间,和什么人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度过了什么样的难关,但你得知道除了那些以外,还有很多重视你的人为了把你救回来付出了多大努力”

        躺在病床上双眼睁大出神的这一刻,方然看到孟浪的神色难得的有了些配得上他长相的安静认真,有些出神的和自己说着这样的话,然后在下一秒似乎有些感同身受的合上双眼,用力的抓了抓头叹气无奈苦笑:

        “毕竟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微微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沉默了好久,很难得的听到孟浪这样和他说话,直到最后

        他只能用略微虚弱沙哑但是很肯定的声音简单回答。

        “嗯”

        “还有最先在冰海里找到你的复苏,还有为了你甚至连隐藏实力都不顾了的方术老兄,还有这次又来帮忙了的黎泽兄弟,还有局里这次没来的大家,还有你没见过的那几个成员,”

        “局里的每个人都为了这次能把你救回来,出了自己的那份力。”

        难得的没有打闹拌嘴,以‘老哥’这个年长可靠的身份开口的孟浪看着他笑了笑:

        “就像上次你救他们一样。”

        说到这,他张大嘴长叹了口气,看着让自己操碎了心的笨蛋老弟,看着他不知道自己拼命的又干了什么弄的一身伤,有些不知道是感慨还是刚好想到了看着窗外的云海月色开口:

        “老弟,人这种存在就不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自己抗下的生物,参加者更是这样,只要还活着就会和各种各样的人产生联系,我们帮助别人的同时也依赖别人,想着别人出事自己就要全力帮忙遇到自己有事的时候就想着一力承担什么的”

        昂起下巴,孟浪抬起双眼居高临下的瞥了方然一眼,音量不高却有些重量。

        “别傲慢了,你以为你是英雄电影的主人公么!?”

        “这次的事情,要是你知道借助夜局大家的力量,要是哪怕在你跑出去之前和我商量一下,都不至于弄成现在这样。”

        无声哑然,看着孟浪此刻的神色方然没有任何话语反驳,只能看着头一次露出这种表情的孟浪毫不留情的指出了自己这次所犯的最大错误。

        老哥很靠谱,他其实一直知道的

        然后就在方然苦笑想要道歉的时候,

        “嘛,像这种教训严厉的话等你回去肯定会有人和你说的,老哥只不过先给你个彩排,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眼前的身影脸上那股严肃认真的神色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恢复了平时那股逗比坏笑,语气又跳脱了起来,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刚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的说着。

        不靠谱大大咧咧的笑嘻嘻神色重新挂在了孟浪的脸上,他一脸粗蛮恶作剧的伸出了手,抓住方然没法动弹反抗的大好时机,用力的按在了他头上一顿乱揉,把他的头发弄成鸡窝的哈哈大笑:

        “至于现在”

        猝不及防的偷袭让方然一下子整个人神色呆滞的愣住,有些发呆的看着月光微微洒入房间,他眼前孟浪跟刚才一样竖起大拇指的飒爽笑容。

        “老弟,我先接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