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木叶之鼬神再现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想不到标题了

第五百七十八章 想不到标题了

        第五百七十八章

        “家里有客人吗?”

        鸣人好奇的打量着带土,因为他那移植了初代火影细胞制造成的半面身躯从外表看起来有些奇怪,但除此之外,他倒是没有其它的反应。

        就算带土身份曝光后,在各国的通缉名册上也都有他的画像,但鸣人当然不会记得这种东西。

        带土望着已经十二岁的鸣人,眼神倒是微微波动,当初玖辛奈分娩时他曾经出手袭击…

        他见过鸣人刚刚出生的时候。

        鸣人身后,自来也与君麻吕皆都是面色微凝,因为他们知道鸣人口中的客人指的就是宇智波带土。

        这是水门回来前向两人交待过的。

        他们和鸣人一起走出玄关,带土对自来也恭敬的点了点头。

        依照辈份,带土算是自来也的徒孙。

        自来也对带土也是怀有敌意,君麻吕看到带土,眼神却微微一震。

        因为宇智波带土的事,水门当着君麻吕的面给鸣人讲过。

        “你好。”

        鸣人脸上露出笑意,向带土靠近过去。

        自来也却是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摇了摇头道:“别过去。”

        “为什么?”鸣人皱眉。

        这时,厨房中的玖辛奈与纲手也都是望了过来。

        玖辛奈柳眉倒竖,道:“自来也,您…”

        自来也向鸣人解释道:“因为你面前的这个人很危险。”

        “他在你出生的时候曾经想要袭击你的母亲…”

        话还没有说完,鸣人经过提醒就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快步跑到客厅一角,拿起了一个相框。

        相框中有一张照片,是十几年前水门班刚刚结成时的合照。

        鸣人看了看照片上的黑发男孩,然后又是望向沙发前的带土,低喃道:“你就是带土?变化真大啊…”

        他摩挲着下巴,丝毫没有因为自来也的话产生什么反应,水门都已经说过了。

        鸣人的记忆力其实蛮差的,但对于爸爸三个弟子的性命,尤其是宇智波带土与野原琳,却是怎么也忘不了。

        从他记事起开始,每一年玖辛奈和水门都会带着鸣人到木叶的墓园中去给带土与琳扫墓。

        “看样子,你与爸爸之间的误会都已经解开了。”

        鸣人突然长舒了一口气,微笑着对带土说道。

        带土一怔,他没有想到水门老师的孩子似乎是在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后,首次见面,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鸣人竟然毫不敌视他?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想见一见琳姐姐啊…”

        鸣人低垂着眼目,看着手中的合照,道:“听爸爸和妈妈说,琳姐姐是这个很善良的人,可她却被坏人还害死了!”

        说到这里,他小小的拳头不禁握拢,眼目中真切的流露出的愤恨,对于一个在自己出生前就已经过世的人,鸣人却怀着亲人一般的情感,所以才会这么的愤怒。

        “宇智波斑那家伙还用这种方式利用了带土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带土绝对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但本质上他与鸣人的性格本质是一类人。

        而且说到的还是有关琳的事,他不禁情绪浮动。

        这时,鸣人走近到带土面前,道:“其实爸爸一直都很自责,没有保护好你,保护好琳姐姐,但我不觉得那是爸爸的错。”

        “因为那个时候村子处于相当危险的战争中啊…”

        带土摇摇头,然后竟是冲着鸣人弯身行礼,歉疚的道:“你说得对,我曾经把责任归结到水门老师身上,是我太自私了,是我错了…”

        第三次忍界大战,雷、土、风、水四国同时向木叶发难,战局吃紧,即便水门拥有飞雷神之术,很多时候也会分身乏术。

        更何况琳的死是斑所设定的计划,自然会选择时机引开水门。

        带土曾因此怨恨自己那被世人称为金色闪光的老师。

        那是他的思想太过偏执了,这件事,水门没有任何责任。

        “这也不是你的错啊,都是那个宇智波斑!”

        鸣人宽慰带土道,他的性格完全继承了水门夫妇。

        在恩怨这种事情上,这一家人几乎都是显得神经大条。

        鸣人的这番话,毫无疑问有些天真,死在带土手上的冤魂不少,并不能因为一句话便将一切都视作没有发生。

        然而,内心一味的执着仇恨却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那些逝去的生命,并不会因此而复生。

        反倒是鸣人这种有些天真的说法,顿时让自来也与纲手对带土的敌意减轻了不少。

        自来也原谅了自己的弟子长门,带土与长门一样,都只是斑的棋子。

        “大蛇丸那家伙呢?”纲手对自来也问道。

        “不知道,他使用过秽土转生后,似乎就离开了村子。”

        大蛇丸曾经是木叶的三忍之一,再加上当时木叶中的忍者防备无比空虚,以及水门等人的注意力都在鼬与斑的对峙上,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大蛇丸离开了。

        他们那背叛了村子的同伴,却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了村子与忍界。

        两人皆是垂了垂眸子,接下来再也没有对带土露出什么敌意。

        …

        直至傍晚,水门处理好了所有的事物,与鼬一起回到了家中。

        这时玖辛奈已经将晚饭都准备好了,她替水门脱下火影羽织后,微笑着说道:“开饭啦。”

        客厅中的自来也、君麻吕都是起身向厨房旁的饭桌走去,带土坐在位置上迟疑,就在这时,鸣人直接拽起了带土的手道:“走吧。”

        带土跟着站了起来。

        两人一起来到饭桌前,自来也君麻吕他们已经落座,而当带土看到桌子上的那些料理时,身子僵在了原地。

        因为那些料理,都是他从前最爱吃的。

        “快坐啊。”

        鸣人拉开了一张凳子,拽着带土让他快点坐下。

        “怎么了?带土,你不喜欢吗?”

        玖辛奈歪着脑袋,打量着饭桌上的料理,她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做错了。

        带土不住的接连摇头,道:“不是,真的很谢谢你们,水门老师,玖辛奈大人,自来也大人,纲手大人,鸣人…”

        他眼中泪光凝聚,内心止不住的情绪激动…

        …

        …

        (求本章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