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春雷1979在线阅读 - 第036章?喜禄帮上忙

第036章?喜禄帮上忙

        原来大华服装厂一开始是准备落户在湖贝村啊?

        没想到却被赤勘村截了胡。

        这样他就非常理解阿雄为什么不能带自己去赤勘村的大华服装厂了。

        显然,这两个村子因为服装厂落户在哪个村的问题上,杠上了。

        这不难理解,大华服装厂落户在哪个村,就会征用这个村的土地,就会为了跟这个村搞好关系而替村里解决年轻人就业的问题,甚至因为大华服装厂招募外地厂妹的原因,村里的空房子有人租了,甚至会带动租金上扬。同理,外地务工人口村里多了起来之后,也会带动着村里的经济。这一切,都跟村子的利益息息相关,跟村民的福利紧密相连。

        而且大华服装厂作为早一批响应改开号召,落户深圳的合资工厂,享受着政策的同时,也时刻被外界关注着。大华服装厂能选择在赤勘村落户建厂,在外界看来,证明赤勘村治安好,民风好,投资环境好,比其他几个地方更适合投资建厂,瞬间就把周边几个村子给比下去了。以后但凡有港商台商外商再来投资选地办厂,那地方领导肯定就会往赤勘村这边推荐。至于其他几个村子,以后只能在赤勘村屁股后面捡西瓜皮吃了。

        这就是一步落下,就步步落下。

        本来这个一步登天的机会是属于湖贝村的,却被赤勘村半道截了胡,难怪阿雄说,他要敢领春雷去赤勘村看服装厂,村长会打断他的腿。在韩春雷看来,这还是轻的,真要带自己过去看服装厂,湖贝村村民都能用吐沫星子把阿雄家门口给淹掉。

        了解完这些来龙去脉之后,就算阿雄真敢,他也不会让他嗲自己过去了。一呢韩春雷不坑哥们,别小看了南方村子宗族势力的抱团和严明的族规,阿雄真要敢冒大不韪当村里的叛徒,分分钟被绑着进祠堂训诫严惩一番。

        二呢他刚才也听出来了,现在大华服装厂是赤勘村村长蔡福金的侄子,阿雄的同学蔡井泉在打理,这说明什么?说明大华的那个香港老板跟赤勘村或者说蔡家人的关系如今匪浅,也说明阿雄这个同学蔡井泉能力非凡,不然金主怎么可能放心把厂子交到他手中。那如果让蔡井泉知道是阿雄领自己来大华的,恐怕接下来就很难再谈下去了。毕竟赤勘村截了湖贝村的胡,自然也时刻防着湖贝村的人再截回去,万一他们把自己当成湖贝村的人,那想从大华再一手货的计划,恐怕就泡汤了。

        这时,晚饭那也吃得差不多了,红姐和阿雄妈妈已经在院里开始收拾起碗筷,突然听着院门嘎吱一声!

        门一开,是张喜禄回来了。

        “哈哈,还能赶上晚饭,”张喜禄走路轻飘的到了大石墩儿前,见着阿红正要把剩菜收拾走,赶紧阻道,“红姐,先慢点收,让我先垫两口,垫两口。”

        说着就抓起最后一块烧鹅塞进嘴里,呜呜咽咽地一边嚼着,一边抹着嘴边沁出来的油,大呼好香。

        阿雄妈妈给他盛了一碗饭,张喜禄就着剩菜,吧唧吧唧大口扒拉着饭,那吃相,简直惨不忍睹。

        “喂,阿喜,你不是约着厂妹去逛商场了么?怎么饿成这个鸟样?”猪肉灿八卦道。

        张喜禄没有回他,把碗里的米饭都扒拉完了后,又把盘里剩下的卤肉倒进自己的碗里,浇了开水进去,泡成汤水来喝。

        嗝儿!

        他狠狠打了个饱嗝儿,这才把碗递给了红姐,龇牙咧嘴地笑道:“饱了!”

        红姐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白了他一眼,啐道:“当自己大少爷啊?吃完就自己拿进厨房洗洗涮涮去。”

        “嘿,我错了,红姐。”张

        喜禄干笑两声,跑了趟厨房又回来,这才对猪肉灿说道,“阿珍拖着我,逛了一下午的百货商场,这走走又停停,看看又试试的,哪有时间吃饭啊?只能回来吃了。”

        阿珍就是他泡的那个厂妹。

        张喜禄比划了一个手挽着手的动作,猪肉灿一脸艳羡地说道:“阿喜,你真牛,来深圳才几天啊,这么快就把上妹了,我都来这边好多年了,可连摸手是啥滋味都不知道。”

        张喜禄哈哈一笑,道:“改天我带你却蹦叉叉,教你怎么和姑娘搭茬说话,怎么摸姑娘的小腰。”

        猪肉灿瞬间眉宇飞扬,刚要张嘴,却听红姐冷哼一声,道:“你要敢去那种流氓场所,我打断你的腿!”

        猪肉灿顿时面色一垮,郁闷道:“姐,我都二十七岁的老爷们了!”

        张喜禄也帮腔道:“是啊,红姐,阿灿都二十七岁了,总不能一直不处对象吧?”

        “处对象可以,但是学你和阿强耍流氓,坚决不行!”

        红姐瞪着张喜禄,一字一字说道。

        “呃……”张喜禄缩了缩脖子,一脸爱莫能助的看着猪肉灿。

        也是,如果红姐不管得严,阿灿早就跟阿强混到一块儿去了,还要他张喜禄带去跳舞?

        韩春雷知道再过一会儿,红姐就要开始三娘教子训阿灿了。再呆下去,恐怕战火烧会到自己,随即他拍了拍张喜禄的肩膀,说道:“喜禄哥,上楼一趟去我房间谈点事,我有货源的消息了。”

        说着,把张喜禄拉扯回了二楼。

        阿雄也在猪肉灿可怜兮兮的目光注视下,逃离了战场。

        ……

        二楼。

        进了房间,韩春雷轻轻将门合上,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喜禄哥,你明明知道红姐最烦什么人,你别自讨没趣。”

        “嘿嘿,一时得意忘形,忘了这茬儿。”

        张喜禄不是傻子,知道春雷把自己拉上来是给自己解围,红姐来深圳,一直守着活寡这么多年,坚持寻找失踪的丈夫苏大河,明知道像阿雄这种条件这么好的本地男人暗恋自己,她也不为所动。所以,这种女人最烦的就是渣男。很不幸,张喜禄和阿强都被她列入了渣男臭流氓行列里。

        她不太喜欢这俩货,自然也不喜欢他们带自己的弟弟去耍流氓。

        “你也知道自己得意忘形了?”

        韩春雷说道:“我看你是飘了!还挺会装的,逛了一天的百货商场,没时间吃饭,我看你是兜里的钱嚯嚯光了,没钱吃饭了吧?”

        张喜禄尴尬地挠了挠腮帮子,嘿嘿干笑两声,问道:“你咋知道的?”

        韩春雷说道:“你要兜里还有钱,你能这么早回来?估摸着约人姑娘吃完饭,去看个电影,趁着电影院里黑乎乎的,摸摸人小手,对不?”

        “对啊,”张喜禄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突然一愣,瞪大了眼珠子,问道,“你咋知道的?”

        韩春雷翻了翻白眼,笑道:“渣男耍流氓攻略!通常这年头的不良青年都这套路。”

        “你才不良年青,我和阿珍可是……”

        “别可是了,那是因为还没泡上。等追到手了,吃干抹净了,你再说这话,我就信!”

        韩春雷打断了张喜禄的对天发誓,这世上的确有一见钟情的,也许也有跳个舞就海誓山盟,非卿不娶的,但那个人绝对不是张喜禄。

        喜禄是他重生在这个时代的第一个朋友,他比张喜禄自己都要了解张喜禄是什么德性。

        张喜禄被韩春雷这么说,也不生气,的确,他还真没想过那么远的事,阿强教他的,追女把妹要趁兴,至于海誓山盟的话,妹子信了就好,自己信不信不重要。

        韩春雷言归正传道:“话说回来,明天我想去趟大华服装厂,你那个阿珍能领我们进去吗?”

        “这个没问题啊,我俩分开的时候,她还跟我说,让我去大华厂找她玩呢。”张喜禄点点头说道。

        韩春雷嗯了一声,“那就好,只要有人能领他们进去转转,看看大华厂里面的情况就够了。”

        阿雄这事儿没法帮忙,他还在寻思找什么法子,没想到张喜禄不务正业把个妹,居然还帮上忙了。

        第二天一早,韩春雷和张喜禄就去了隔壁的赤勘村。

        赤勘村和湖贝村相距不远,正好赶上阿雄和阿强在一早在村口出巴士。

        他俩坐着阿雄的私线巴士,在离赤勘村村口不远的一个地方下了车,徒步走了差不多有五六分钟的样子,到了赤勘村的村口。

        赤勘村也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村子,元朝时,蔡氏祖先从东莞迁居,在赤勘村开基,迄今将近七百年。所以,赤勘村基本上都是蔡姓族人,村里祠堂供奉的也是历代蔡氏先人。

        现在这个点正是开工上班的点,所以他俩走在村里的路上,不乏看见三五成群的年轻女人拎着饭盒,往着一个方向走去。

        那个方向估摸着就是大华服装厂。

        很快,他们跟着女工人群,来到了大华厂。

        一站到大华服装厂门口,并非他脑海中那种高墙电网,装着自动伸拉门的现代化厂房。一看这大华厂的外围,更像是一座废弃了的公社大礼堂,黄坷垃的土墙上还留着充满时代烙印的标语,虽然白漆斑驳,但依稀可以看得清楚:

        “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

        当然,最醒目的还是大门口竖着的那块牌子大华服装厂。

        不过让韩春雷注意的是厂牌左边墙上那条标语,一看就是用黑墨新刷上去的,标语上写着:

        “解放思想,改革开放。”

        这条标语字体方正,颜色醒目,和那几条白漆脱落,颜色斑驳的时代标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在告诉所有人,一个旧的时代已经落幕,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然开始。

        当~当当~~

        大华厂里传出打铃敲钟的声音,马上就要到点上班开机器了。

        韩春雷看着厂门口,上班的女工争分夺秒般涌入,一派欣欣向荣充满着盎然生机之景,他情不自禁想起两年后诞生于蛇口工业区的一句话,一句从诞生之初就充满着争议,最后被伟大总设计师点赞,后来被誉为蛇口春雷的话:

        “时间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钱!”

        张喜禄刚注意在人群里找阿珍,没听清他讲啥,大声问道:“你说啥?”

        韩春雷摇摇头,岔开了话,问道:“你那个阿珍呢,是不是早就进厂了?”

        “嘿,来了,在那呢!”

        张喜禄指了指最后几个姗姗来迟的女工,然后朝其中一个女工挥舞着手臂,高声喊道:“阿珍,阿珍!”